第148章 调整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续南明最新章节!

    多谢关中猛将等书友的猛烈打赏,明天去上海,因为用惯台式,笔记本,手机用不好,恐怕无法更新。

    ……

    一连三天,杨河都在打马吊,痛痛快快渡过几天的假期,劳逸结合,身心得到了极大放松。

    不过从正月初四起,又要展开一年的辛苦忙碌了。

    依着惯例,该送的拜年帖他也差人去送,睢宁这边就是知县高岐凤,巡检邓升,主簿郑时新为人不错,杨河也送去了拜匣年礼。

    邳州那边,就是递运所大使邓官,然后没了。

    黄管事等人回淮安过年,天寒地冻,路途遥远,就罢了。

    不过向杨河送拜年帖的人倒不少。

    睢宁五个朝廷命官,知县高岐凤回帖,巡检邓升、主簿郑时新回帖,县丞刘遵和、典史魏崑岗竟也差人送来拜匣年礼。

    还有各房各班的班头司吏,也纷纷送来拜年礼帖,随之各几两的礼品。

    至于北岸各村寨当家更不用说,杨河感觉光收新年的贺礼就可以发财了。

    还有邳州那边,署指挥使孔传游先一步送来拜匣年礼,让杨河感觉这人很有意思,也回了礼。

    此外还有许许多多不认识的人,都纷纷送来拜年帖,当中颇有各地生员豪强,让杨河感觉自己名声果然传出去了。

    不过重要的还是自己事情。

    ……

    崇祯十五年正月初四日,杨河的公房内。

    相比往常,这里气派了不少,主要从铜山寨缴获不少桌椅器械,杨河除自己使用,也分发下去。

    屋的正中更摆着一个大大的铜炉,上有罩子,四面有着小孔,此时内中烧着红炉炭,腾腾发着热气。

    生火取暖,白炭最佳,高官显爵与宫中使用较多,红炉炭次之,黑炭最差,杨河能用红炉炭已经不错。

    他屋中的铜炉样式也极大,一般大富人家使用较多,普通的财主,有个手提暖铜炉已经值得夸耀。

    这都是缴获而来,铜山匪收刮的财物,尽入杨河觳中耳。

    新年议事,赞画堂、议事堂各员济济一堂,各按身份坐在两旁,黑压压一大片人,或许很多人仍未从年节的气氛中缓过神来,不断的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这内中赞画堂赞画、讲武堂副山长、军法堂主管、户务堂总管、议事堂议员、护卫队突击队军法队三合一队队长、一总的把总杨大臣坐在左侧最上首。

    他过了年十八岁,但头衔已经一大堆,算是杨河下的二把手。

    议事堂议员、民政堂副山长、吏务堂总管齐友信紧坐下边,算是新安庄三把手。

    议事堂议员、民政堂副山长、户务堂副总管严德政再坐下边,算是新安庄第四把手。

    赞画堂参赞、军法堂副主管、哨探队队长、兵务堂总管、二总把总韩大侠再坐下,算是新安庄第五把手。

    连杨河在内,这便是新安庄五巨头了。

    此外兵务堂副总管罗显爵、杨千总也再坐下,二总副把总,工务堂总管张出恭亦是黑马,他任总管之前曾是兵务堂副总管,但出任总管后,这个位置已经替换为杨千总。

    杨河坐在狼皮大椅上,面前摆着大案,上有笔墨纸砚,一叠叠文件等,他环顾四周,二堂各要员坐在两边,内总管级别的人坐在左边,面前都有小案。

    余者主管之流坐在右边,每人一张椅子,没有小案。

    但不约而同的,各人手上都拿着铅笔小本,个个喜气洋洋的。

    环顾左右,杨河满意点头,居移气,养移体,进入庄子几个月,各人都养出一些精气神,气质气色都好了不少,不象以前,个个象难民似的。

    内更有韩大侠父子,张出恭兄弟,陈仇敖,张松涛几人看起来颇为严慎,个个在椅上腰杆挺得笔直,还有操备所主管胡就义,也有出众表现。

    陈仇敖、曾有遇、胡就业、张松涛等人,职位亦稳步上升。

    杨河心中浮现满意,想当年进杜圩时,他只有一个书童,弟弟妹妹二人,现在也有一个雄壮的庄子了。

    不过班子也颇有不足,比如吏务堂只有齐友信一个总管,跟着几个人打杂,这相当于朝廷的吏部,只有一个管事的,是非常不象话的。

    在杨河架构中,吏务堂至少要有文选、考功、稽勋几房,掌升迁除授、降革罚俸、丁忧病故之事,吏务堂才能运作得起来。

    户务堂现在有户籍所、财务所、会计所、公屯所、民政所五所,未来一样大大不足,至少要增加税务所,商务所,农务所,矿务所,仓储所,规划所诸所。

    工务堂更不用说,议事堂六堂中,是杨河未来重点关注的一个部门,然眼下只有张出恭一个总管,还兼职公造所主管,未来增加营缮所,水利所,交通所,规划所等所不可避免。

    礼务堂现在有三所,学务所、教化所、祠祭所,以后一样会有所增加。

    还有刑务堂,干脆一个鬼都没有。

    人才缺乏,读书人稀少,所以班子不完善,这个问题今年必须解决。

    看着济济满堂,交头接耳的部下麾下,杨河笑道:“好了,开始议事,过了年,大伙都收收心……”

    “安静!”

    听下方仍有人窃窃私语,杨大臣猛喝一声,韩大侠的目光也是严厉看来,立时公房内鸦雀无声。

    杨河笑了笑,继续道:“新年新气象,所以这人事安排,我先略为调整一下。”

    众人更是精神一振,都是期盼看来,难道有人要升官,或是被贬了?

    现在吏务堂、兵务堂掌握一些人事,如任命各所下的办事,干事,管事,副主管等等,但各堂的总管与主管,各总的把总与队长,任命权都握在杨河手中。

    对主管与队长,各总管与把总也有一些推荐权。

    暂时杨河只是微调:“设情报所,以胡就业为所中主管,直接向我负责。设统计所,统计治下田土、矿产、河泊、林木等资源,以张松涛为所中主管,直接向我负责……”

    胡就业本来在椅上懒洋洋坐着,铅笔也不知在本上描着什么鬼画符,闻言一愣,随后大喜,裂开大嘴就笑起来。

    他在哨探队颇为尴尬,马术不行,搏战哨探干瞪眼,连新人裴珀川都比不了,现在负责情报,颇为符合他的胃口,这样就可以经常在外逍遥了。

    比起新安庄,老实说他还是向往外面的花花世界,有些不习惯现在的太平安定生活。

    而且……

    总算赶上弟弟了,还是直接向杨相公负责禀报,这官位显赫,比弟弟胡就义高多了。

    想到这里,却见弟弟转头看着他,眼中满是隐藏不住的欢喜,心下就是一叹,自己这是怎么了?

    还有很多人看向张松涛,胡就业是老兵油子,脾气暴燥,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没人愿意惹他,而且搞情报,风里来雨里去,他们自认自己也吃不开,但这荒野流民……

    很多人糊涂这统计所负责事宜,但直接向杨相公负责禀报,这涵义就不同了,很多人心中一叹,读书人就是好啊,这官升得飞快。

    张松涛同样颇有喜色,不过仍然沉稳坐着,他细思杨相公所言统计所事宜,觉得新鲜,还有感觉内中的……浩大。

    “以陈仇敖为突击队队长,兼军法护卫队。以曾有遇任哨探队队长,裴珀川为队副。张松涛任中军官。”

    陈仇敖仍然酷酷的一言不发,只是眼中掠过喜色。

    曾有遇更是笑嘻嘻,心中却在沉吟,自己搏战没问题,但这马术……

    他有种危机感,加入不久的裴珀川,还有那凌战云小子,对他都是威胁,看来必须练好马术了,否则哪天就被杨相公“略为调整”了。

    曾有遇有种感觉,那是老兵油子的第六感,杨相公经常看起来很和善,然本质上是个冷酷无情的人。

    很多人再次看向张松涛,任了主管,又任中军官,天天跟在杨相公身旁,这小子……

    杨河简单的略为调整,杨大臣、韩大侠兼职太多,杨河打算将二人培养为大将,一些职务就削减去,专心负责总部之事吧。

    当然,庄内的军法堂,仍是杨大臣为主管,韩大侠、陈仇敖为副主管,因为庄内实行军法,暂时顶替了刑务堂的功能。

    而杨河在庄中威望素著,一言九鼎,说调整就调整,在座各人虽神色各异,但都安静听着,静静承受带来的结果。

    杨河继续道:“现庄子安定,但很快要开始一年的发展,农务工事繁多,所以庄中政务架子要先撘起来,有人领头,才好办事。”

    齐友信忙道:“相公放心,庄中可用之人,小的都有在留意。”

    杨河道:“连招募的队兵,单单从庄中千多人选用是不够的,吏务堂我会分为文选、考功、稽勋三房,三房主管待定。不过文选房,不单只留意庄中各人,周边各村各寨,有读过书的人,有会识字的人,都要报一份名册上来。现庄中读书人太缺了,很多事情都转不开,以后各房,至少要配一个书办。”

    杨河道:“我会招集各庄各寨的当家,让他们缴纳一份户册上来,各庄,有多少人口,多少田土,多少青壮,多少工匠,全部都要统计。类我们新安庄一样,以后各村各寨,以后一样要实行门牌制。这事情,就由吏堂、户堂联手去办。”

    齐友信脸上颇有兴奋,随后又迟疑道:“相公是要向各庄征收粮米吗?恐怕各庄各寨,会隐匿人口田土。”

    杨河笑道:“要杀猪,也要养肥了,现周边各庄都是穷鬼,能征多少粮草?我们出去抢一把,是十倍百倍向他们征收的粮米数额……”

    屋内哄堂大笑,听到杨相公言说抢掠匪贼之事,各人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笑起来,杨相公没有读书人的迂腐,这点颇合他们的口胃,便是严德政,都是笑笑不说话。

    杨河道:“只是我们掌控这一片,治下人口不清,岂是好事?你们去办事时,只言非征收粮米,仍由早前各庄硝土份额替代粮税。而是为了防止匪贼奸细。”

    他说道:“以后这一片都要设卡,若铺兵一样,每数里一站,没有门牌,就没有腰牌!没有腰牌,就是黑户,以后不得打工!不得随军!不得向新安庄贩卖商货!不得参与修桥补路!没有腰牌,走在治下范围路上,也可以依法抓捕治罪!想必如此一来,各庄各户,皆会钉上我新安庄制作的门牌,配上我新安庄制作的腰牌。”

    齐友信喜道:“如此附近各庄各寨,虚实尽在我新安庄掌控之中!”

    屋内各人愣愣听着,有若打开一扇神奇的大门,获知新奇而魁丽的知识。

    果然杨相公的脑子就是跟他们不一样,随便一个点子,极有可能引起轩然波涛的大事,就这样兵不血刃的入觳。

    以后南到黄河,北到白马河,这一片庞大的地域,就实实在在由新安庄掌控了。

    张出恭眼中带着佩服,在小本上歪歪扭扭写下“门牌,腰牌”几个字。

    胡就业裂裂嘴,这种对自由的限制的事情他份外敏感,这不就是加强版的路引吗?

    果然读书人,花花肠子就是多。

    不过这对他情报所倒是好事。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