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迷一样的男人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队兵们斩杀那些匪贼,杨河只是平淡看着,他又上了马,猛然他朝百姓一处看去。

    那些百姓都是胆战心惊的接触杨河的目光,看他似乎盯着一处,连忙散开,露出中间两个有些慌乱,溃兵打扮样子的人。

    杨大臣,韩大侠等人都是按住刀把,同样目光冷冷盯着看去。

    众目睽睽下,二人更是手足无措起来。

    张出恭也是看着这二人,他似乎怔了怔,然后来到杨河的身旁,低声道:“相公,这二人好似是被裹胁,小人觉得,他们跟那些贼寇不是一伙。”

    杨河点了点头,他扬声说道:“早前那两个马贼是你二人击毙?为何杀之?”

    众人都是讶然看去,杨大臣等人的脸色也柔和了些。

    那年轻些的溃兵蒙头垢面,脸脏得都看不出相貌,他一直本能的紧握手中鸟铳,此时听闻,眼中却露出迷茫,是啊,为何杀之?他下意识看向身旁那高大些的溃兵。

    那高大些的溃兵同样握着鸟铳,他的脸一样脏乎乎的,只依稀看出几分倔强与严肃。

    他瓮声瓮气道:“我兄弟二人自在荒野中逍遥,却被其裹胁,所以杀之。”

    “逍遥……”杨河笑了笑,“荒野苦寒,你二人有何本事逍遥?”

    胡就业、曾有遇等人都是轰笑起来,凭他们的本事,都只能投靠队伍,这人却说可以在荒野中逍遥,真是大言不惭,自吹自擂。

    看胡就业等人嗤笑,那高大些的溃兵投来愤怒的目光,他梗着脖子道:“小人会打铳,会捕鱼,可以养活自己与身旁兄弟……有水的地方,某就能活下去。”

    胡就业等人的笑声戛然而止,他们目光都看向他包裹中的竹木工具,这人会捕鱼?确实是了不起的技能啊。

    此时有这本事的人极少极少,对荒野中的流民来说,让他们去捕鱼,还不如让他们去捕人。

    “哦。”杨河的目光柔和了些,他说道:“你二人姓甚名谁,何方人氏?”

    两个年轻的溃兵你看我,我看你,最终还是回答:“小人管枫,荆州人,曾是猎户。”

    “小人呼延晟,渔户。”

    虽然张出恭很希望能收下这二人,但对收留溃兵杨河一向谨慎,就是最早加入队伍的七个兵,除张出恭等人,内中的胡就业与曾有遇,杨河也没明确说让他们留下。

    杨河只让这二人暂时混在百姓丛中,虽然第一个印象他们非奸滑之人,他们所拥有的技能也是队伍需要的,但杨河还要再观察,确认放心了,他才会收下。

    对这二人,他也略略有些好奇,那管枫从荆州跑到邳州,这可有些远。

    那呼延晟一口官话,听不出口音,也未说籍贯。

    不过杨河也没兴趣去寻根究底,乱世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还是各自放在心底吧。

    此时辎重队基本打扫了战场,密密麻麻的缴获堆了一大堆,粮食、兵器、银两、杂货,还有马匹。

    队兵与镖师们四处寻找,最终收罗了完好的战马二十五匹,但也有一些马匹逃散,寻找不回来,这让杨河感到非常的可惜。

    此时训练有素的战马,保守价一匹八十两、一百两银子,而且有钱无处买,马匹的优势太明显了。

    又有二十六匹死亡或重伤的马匹,处理后队伍又有充足的肉食可吃。

    余下五匹伤势略轻的战马,杨河与九爷都希望能够医治。

    此时九爷钱仲勇策在马上,身旁是他两个儿子钱礼魁、钱礼爵,还有他女儿钱三娘,对那些缴获的银两货物还好,他们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渴望的看着那些战马。

    杨河心下沉吟,他与镖局合力打败贼寇,等会如何分配战利品,倒要好好商议。

    他询问道:“九爷要前往淮安?回来后有什么打算?”

    九爷一声长叹:“钱某也不知,世道混乱,镖局生意越来越难做。”

    这个魁梧的大汉颇有茫然,世道混乱,他们镖局才有生意做,但如果太乱,一路总是遇到这样的贼寇,那他的镖局肯定维持不下去。

    就象这次,他们镖局伤亡就有八人,内死亡者更有三人,两个镖师,一个趟子手,余下的伤势不等,可能有人还会落下残疾。

    他们镖局出行五十人,一次伤亡就这么大,再打几次,他们镖局都空了。

    要知道,培养镖师与趟子手都不是容易的事情。

    所以这个镖头想想,对前途颇为感到迷茫。

    ……

    因为有缴获要统计,更都有伤者,也不是很赶时间,杨河与九爷就打算在这官道停留一会,救护伤员。

    阎府一行人也没有异议,那阎管事要说什么,王琼娥淡淡道:“救护伤者要紧。”

    他嘟噜了两句,也不再说什么。

    此次虽然大败贼寇,但杨河等人伤亡也不小。

    阎府长随,受伤二人。

    九爷镖局,伤亡八人,死亡三人。

    杨河队伍伤亡更大,伤亡者二十八人,战死者九人,余下轻重伤者也有十几人。

    特别又有一个军官战死,杀手队一甲新任甲副游知印。

    此次还遇到敌手的火器,罗显爵的点火手与一个队兵中弹,他们凄厉的哀嚎着,他们身体中弹,也没有救治的可能,最后只能给他们一个痛快。

    望眼周边,没什么废宅废庄,后方几里倒有龙塘铺铺房,但杨河等人不可能再回去。

    好在前次与这次都缴获有贼寇的帐篷,镖局一行人也携带有帐篷,就在官道上搭着,伤员安排进去,以挡住刺骨的寒风。

    杨河上了官道,他下了马匹,抱住飞扑过来的弟弟妹妹瑛儿谦儿,跟二人温存一会,然后看向眼前的伤员。

    眼前一片的医护场面,杨河这边的队伍,一口大锅在官道架着,一些使用的器械细布都在热水中蒸煮,然后各伤员伤口有用烧酒细致消毒清洗,最后抺上药膏,用干净细柔的布带包好。

    药膏是从镖局那边讨来的金疮药。

    镖局镖师行走在外,自然都携带金疮药,跌打酒,不过他们虽有好药,但包扎手法比较传统,就是把箭头剜出来,抺上药膏,从身上撕下布带扎上了事。

    杨河摇头,这样感染几率还是很大,很多将领也是这样包扎,他们在战场上也有好药,但仍然多十几天后高烧死亡的事。

    所以杨河让自己的医护队替他们护理过。

    杨河看李家乐一拐一瘸,他身体瘦弱,又中了一箭,但仍撅着屁股在坚持忙活着。

    他屁股中箭,但包扎好了,掩在披风之后,倒看不清伤口。

    李家乐对杨河说,好在镖师们送来金疮药,否则一些出血严重的伤员只能用草木灰敷住伤口,但效果肯定赶不上正宗的药膏。

    一些中刀的伤者用针线缝合伤口,李家乐建议以后用桑皮线,制作便利,不易断折,且药性和平,清热解毒,可以更好的促进伤口愈合。

    那些救护好的伤员,他也建议发给一些烧酒。

    伤者第一晚是最难熬的,有了烈酒麻醉沉睡,可以更好的帮助他们回复精气神。

    杨河点头,有一个正宗的医士就是好,虽然只是学徒,也懂得这里面的专业道理。

    看众多妇女忙活着,整理器械,清洗伤口,李家乐则专业救治,井井有条。

    杨河满意,心想以后倒可以形成专业的护理与医士制度。

    旁边的九爷,众镖师与阎府各人都是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让他们感到非常新鲜。

    如此的精心救治,还是第一次看到,让他们感慨不已,这还是难民队伍吗?怕是很多营兵中也见不到吧。

    王琼娥站在马车旁看着,也是若有所思。

    当然,这内中不是没有尴尬,医护队替镖师们护理过,她们虽然都是中年妇女,但男女授受不亲,男女相碰间,足以让镖师们面红耳赤,颇感不安了。

    赵中举跟张云萼柔声细语还好,孙招弟则是怒骂:“你个汉子,动弹个啥,没见过女人吗?还是你家婆娘洞口都发霉了?”

    她丈夫严德政在官道下统计缴获,只当没听到,身旁众人齐齐张开了嘴,然后轰然低声议论开。

    王钿儿害羞的捂住脸,王琼娥倒是笑笑,看着孙招弟,露出欣赏的神色。

    阎管事脸上满是震惊,他也在旁好奇看着,他看看孙招弟,这时他突然道:“杨相公以妇人护理伤者,不惧人言可畏吗?”

    杨河淡淡道:“谁敢嚼舌根,到我面前来,我打烂他的嘴。”

    阎管事一窒,身旁人等都是窃笑。

    不远处众百姓围观着,个个也是惊讶好奇,很多人眼中闪着希翼的光。

    这些被裹胁的人杨河计划收入觳中,所以也不禁止他们围观。

    内中两个年轻溃兵管枫与呼延晟也是夹在人群看,看那杨相公对伤者都如此精心护理,不抛下一个人,他们迷茫的脸上也现着光芒。

    他们打量周边,事事好奇,这只队伍,给他们与众不同的感觉。

    杨河在各帐篷看着,伤员护理好后,都安放在帐篷内,杨河一一看去,安抚各伤员,承诺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

    他来到一个帐篷时,一人挣扎爬起,叫道:“相公……杨相公……”

    杨河看去,却是那荒野流民,他背上有着刀伤,所以趴着,见杨河过来,挣扎要起身。

    杨河示意他不必起来,温言道:“你姓甚名谁,何方人氏?”

    这荒野流民却是挣扎爬起,他不顾背上的伤势,猛然推金山倒玉柱,跪伏在地,呜咽道:“宿州张松涛,见过相公……”

    他哽咽将自己来历说了,本是宿州张家庄人,自幼读过书,但世道艰辛,匪乱丛生,就一直未考取功名。

    两年前一伙匪徒攻破村寨,寨破家亡,全寨男女老少一百五十余口皆死于匪祸,唯张松涛自小酷爱使棍弄棒,与寨中六个青壮逃出,从此流落于宿州乡野之间。

    这两年中,他们到处流浪,艰难求存,身旁伙伴一个个死去,甚至一人被一伙流民欺骗砍食。

    连续的不幸,悲惨的遭遇,家人的离开,兄弟的死亡,尤其是目睹了人吃人的惨况,让张松涛痛不欲生,但并没有击溃他的意志,二年的流亡生活,也极大锻炼了他的生存能力。

    他发誓一定要活下去!

    世间魑魅魍魉横行,他也发誓要找到一种力量或方法,扫除一切邪魔,还大明以安定、繁盛。

    两年来,他一直在追寻,在寻找,现在,他找到了。

    张松涛述说着,他说着自己的经历,说到伤心处,已是号啕大哭。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他的身材也算魁梧粗壮,此时却哭得象个孩童。

    声音更若如杜鹃啼血,凄凉非常。

    旁边众人围着,被他勾起伤心事,无不落泪。

    乱世中,谁又没有痛苦之事?

    谁不想大哭一场?

    最后张松涛说完,他膝行而进,来到杨河身前,高喊道:“小人张松涛,愿为相公效死!”

    一揖到底,匍匐在地。

    周边也是猛然一片声音:“愿为相公效死!”

    队中难民们,纷纷跪下来,不分男女老少。

    杨河惊讶的看看周边,他扶起张松涛,又郑重拱手,大声道:“诸君请起。诸君若不负我,河,定不负诸君!”

    周边被裹胁的百姓不知所措看着,九爷,阎府各人,也是非常吃惊。

    他们目瞪口呆看着这个场面,这只队伍,这个读书人……

    阎管事张大了嘴,钱三娘也是好奇的看着这一切。

    王琼娥扶着马车,喃喃说了句什么。

    她看着眼前,两边的柳树上还挂着人头,血淋淋的形状狰狞,地上则是匍匐满地的难民,个个真心归服。

    她看向杨河,真是个迷一样的男人。(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