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以儆效尤!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寒风瑟瑟,血色战场。

    杨河策于马上,他提着缰绳,横着斩马刀,一阵风而过,不时拂起他的斗篷猎猎。

    周边的九爷、钱礼魁众镖师激动的追逐着残匪,今日一战,恐怕以后在他们漫长的时光中,都是良好的谈资了。

    杨大臣带着七个兵,还有韩大侠父子,一些队兵,同样追杀着步匪。

    贼匪已是惊恐欲绝,所有人都在喊叫逃命,没有一个人敢留下来搏战。

    战前他们嚣张跋扈,眼下只是些丧家之犬。

    看杨河在马上若有所思,静静不知在想什么,身旁的齐友信,严德政等人都不敢上来说话,只低声吩咐周旁队兵打扫战场,救护伤员,还有赵中举,孙招弟等妇女,也是抬着担架跑上跑下。

    杨河微微一瞥,看辎重队正收罗战场,贼寇奔来时,挑着大大小小无数的包裹担子,还有步贼,马贼身上,也有众多的包裹辎重等,收罗战场后,想必队中又可以收获一笔。

    他策马而行,忽然神情一动,下了马匹,一个队兵伤员正被两个壮妇抬在担架上。

    看他大口呕着血,这伤势怕是不行了。

    看到杨河,这伤员眼中露出希翼的目光,他手伸来,哑声道:“相……相公……”

    杨河上前握住他的手,沉声道:“你说。”

    伤员挣扎着道:“求……求相公可怜……我妻小儿女……”

    杨河说道:“你放心,我定会善待她们,就是你,我也会带着,一直到安居之地。”

    伤员脸上露出安心的神情,他说道:“谢……谢相公……谢……”

    然后闭目逝去。

    身旁的赵中举等人看来,都是眼眶一红。

    杨河缓缓站起来,一时有些失神。

    听远处传来乱哄哄的声音,他转身去,却是杨大臣等人押解一些俘获的贼寇前来,约有百多数,还有早前被裹胁的百姓,很多也被寻来,三三两两跟着,脸上满是希翼与不安。

    看他们越来越近,杨大臣等人不断对那些贼寇拳打脚踢,或是用刀柄枪杆抽打他们,那些贼寇只是赔脸笑着。

    看他们都被抽出腰带反绑着手,走路扭扭捏捏,滑稽又丑恶。

    很多匪寇脸上颇有不以为然之色,显是觉得这样绑着他们大为不必,他们又不打算跑,否则依他们的速度,这些难民想追上他们,希望极为渺茫。

    一些人还东张西望,不断的偷眼打量身旁的杨大臣等人,显然是寻思入伙后如何与这些“新同袍”相处。

    他们被带到杨河身前,然后跪了一地,都是七嘴八舌哀求饶命,又说希望能入伙。

    此时不说杨大臣,齐友信等人冷笑,就是胡就业、曾有遇都是狞笑起来,严德政叹一声,转过头去,还有张出恭,也是带着两个弟弟走开,胡就义偷偷躲到哥哥身后。

    韩大侠、韩官儿父子冷然看着,陈仇敖一手持着盾牌,面无表情。

    杨河冷冷看着他们,猛然一阵大笑,随后他笑止,看着众匪道:“尔辈不是人的东西,也配与我等共存于世?还想入伙?”

    他厉声喝道:“将他们头颅全部斩下,挂到官道树上,以儆效尤!”

    众匪徒都是一愣,怎么回事,他们是看这读书人打败二掌家,显然是个彪悍犀利的人,跟着他或许又能混出一片新天地,否则依他们的本事,跑到哪只队伍不是座上宾,何必乖乖束手就擒?

    怎么要砍脑袋了?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杨千总拖过一个匪贼,一刀砍下,这贼的脑袋就是咕噜滚落下来,无头的尸身跪在地上,大股大股鲜血喷出,然后无力的扑倒在地。

    周边匪贼一片惊叫,真砍脑袋了。

    他们很多人跳起就要逃跑,然后是一杆杆长矛刺来,不知不觉,伍中的杀手队兵,辎重队兵,已是将他们围了一圈。

    他们长矛刺下,用尽全身力气,毫不留情,伴着血雨撒落,带起复仇的火焰。

    杨相公说得对,不是人的东西都该杀光,正好为队中死伤的兄弟报仇。

    凄厉的惨叫声不停,匪徒们都被反绑着双手,他们就算跳起,又跑得到哪去?

    淋漓的鲜血中,他们个个被长矛刺死,死不瞑目。

    一个粗豪的匪徒跳起来,他吼叫着就要冲出,陈仇敖猛的一盾牌击出,将他击得踉跄摔倒回去,曾有遇手中的镋钯带着风声刺下,三根铁叉就刺透他的身体,将他钉在地上凄厉的嚎叫。

    胡就业的长刀在一个匪徒身上不断劈砍刺捅,带起一片片的血花。

    他狂笑着:“日嫩管管,爽快,跟着杨相公就是爽快。”

    马蹄声传来,却是九爷他们回来了,追击马贼,寻找散乱的马匹物资等,看着眼前的情形,他们都是呆了。

    九爷颤声道:“杨相公……”

    他远远的看到杨河队伍捕获一些匪贼,想着他可能会交给路途哪个官府,想不到就这样杀了。

    这读书人还真是心狠手辣,跟自己见过的秀才生员完全不同。

    越看他,越觉得是个迷。

    听着那边凄厉的惨叫,一声接一声的挣扎哀求,他身边的钱礼魁等镖师都有些不自在。

    他四儿子钱礼爵更是脸色发白,他初见杨河神气活现,但一场仗打下来,种种经历,早没有了那种飞扬的神情。

    倒是他女儿钱三娘静静坐着,她扛着狼牙棒,红缨毡帽下的双眸不时往杨河身上瞟。

    官道马车那边传来惊呼,还有被寻来的众百姓,也是战战兢兢看着。

    很多人全身战栗,害怕那杨相公下一个命令,也将他们拖去砍了。

    这群百姓中,站着两个溃兵打扮的人,都是打着破披风,戴着红笠军帽,已经非常破旧,二人手中鸟铳还拄着,当成拐杖的样子,显然身体非常虚弱。

    他们背着大大的包裹,虽然都蒙头垢面,但仍然年轻,其中一人看着,哆嗦道:“呼延哥,会不会……”

    那“呼延哥”身后的包裹还横插着一个大大的竹木工具,他颤声道:“管兄弟不……不要怕,这相公肯定只杀坏人……”

    很快,百余匪贼被处决完毕,他们连同战场上那些被杀死的贼寇匪徒,脑袋全部砍下来。

    队兵们打散他们的发髻,血淋淋几个几个拎在手中,然后前往官道,在马车一行人惊骇的目光中,将他们脑袋一个个绑在树枝上。

    密集的头颅挂着,沿着官道两侧蔓延。(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