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骑射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嗖!”

    箭矢越来越近,带着凄厉的呼啸。

    轻箭的初速是每秒七八十米,从发射到被射者的反应只在瞬间,杨河的瞳孔张大,他猛的头一侧,那箭矢就堪堪擦着他的耳旁掠过,给他耳侧的肌肤带来一丝寒意。

    众马奔腾,马蹄声密如骤雨。

    杨河、九爷一行人冲下官道后,张方誉那边的马贼就持续陷入混乱,一些人迎战钱礼魁的正面冲击马队,一些人对付侧翼的突袭,有人则弯弓搭箭,射来箭矢。

    不过慌乱中,他们的羽箭却没什么准头,而且这边十一骑也个个非等闲之辈。

    九爷右手探出,竟然抓住一根当面射来的箭矢,他抓得稳稳的,就如抓住一根稻草。

    那眼力,时机的把握,都妙到颠毫。

    通州十二骑,轰传天下,人言清军去刀发矢,十二人俱以手接,无一伤者,九爷身为十二骑一员,果然不同凡响。

    他身后的女儿钱三娘一样抓住一根箭矢,他儿子钱礼爵则用马弓拍落。

    余者镖师或闪或拍,无一伤者,果然是九爷调教出来的骑士,虽然达不到通州十二骑的程度,但也非泛泛之辈。

    “张弓!”

    九爷大喝一声。

    十一匹战马宛如旋风席卷,短短十几个呼吸时间就来到离马贼不远的十几步,这是最佳的骑射距离。

    立时十一骑个个弯弓搭箭,连杨河在内。

    早前他们都是以腿控马,左手抓着充为马弓的四五力弓,此时听到九爷号令,个个取出轻箭搭上。

    他们就在马上将自己的弓弦拉开,黑沉沉的箭簇对着马贼那边,各有目标。

    杨河将马弓拉开,骑射不是容易的事,骑在马上静止射箭,跟小跑射箭,甚至奔跑着射箭,还有或是直射,或是抛射,那难度都是完全不一样。

    特别奔跑着射箭,身在起伏的马背,就跟在颠簸的卡车上发射步枪一样,都非常困难,准度非常不高。

    还有不同的地形地貌,天气风向,战场形势等等,都会对骑射有所影响。

    在马上拉弓更不容易,除了借力的考虑,最主要是速度。

    骑弓、步弓划分标准其实没那么严格,长稍弓可骑射,短稍弓也可步射,中国的弓都不算长,马上步下都能用,杨河其实在马上也能开十二力开元弓,但好多秒才能射一箭。

    换成别人使用拉力较弱的小稍弓,已经射了三箭五箭,出于火力便利方面的考虑,杨河就算能开硬弓,在马上一样使用五力弓。

    当然,黄忠、李广、岳飞、戚继光等猛将不在其列,马上一样可开硬弓,还左右开弓,连珠猛射。

    杨河从箭囊取出轻箭搭上,他弯弓瞄向一个满腮虬髯的马贼,他正大喊大叫什么。

    这些马贼个个裹着红色头巾,穿着红色衣衫,虽然披风颜色各异,但目标明显醒目。

    杨河瞄向他的身躯,骑射难度高,他也不玩什么射面门,射咽喉等把戏,直接射目标更大的部位。

    “崩——”

    弓弦的一片绷响。

    十一骑几乎都在胯下马匹四足腾空,相对平稳的那一刻,松开自己手指。

    “嗖嗖”利箭的呼啸,然后就是一阵马匹的嘶鸣,还有人员的惨叫,一些马贼坐骑发出凄凉的哀鸣,若山崩似的轰然倒地,还有一些马贼大叫着,从马上摔了下去。

    杨河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射中目标了。

    他的利箭呼啸而去,借着马力,直直射中那个满腮虬髯马贼的肋骨左侧,有若被石头砸中,那马贼中箭的那一瞬间,身子一震,然后就不由自主的向侧后摔倒出去,一直摔落了马下。

    还有九爷,不愧曾是通州十二骑一员,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可以玩高难度的动作,射人眼睛。

    他的箭矢呼啸而去。

    “噗——”

    一个马贼就惨叫着摔落马下,然后捂着自己的左眼凄厉的嚎叫。

    还有钱三娘,这个有着大长腿的强悍女,骑射也非常精湛。

    她在马上仍然射人咽喉,劲箭呼啸而去,就将一个马贼射得翻滚出去。

    钱礼爵的箭矢也没入一个马贼的身体。

    还有别的镖师,或射人,或射马,多有所得。

    他们弓弦射出十一只利箭,竟有七八个马贼或人或马伤亡。

    这个成绩非常了不起,要知道,这是骑射,伤亡的还是马贼。

    十一匹战马如旋风般从十几步外掠过,转眼马贼丛中就一片人仰马翻,他们更是慌乱。

    “绕到侧后去。”

    九爷大声喝道。

    这地方还是不方便施展,右边不远就是沼泽水塘,骑射杀敌,还是到更广阔的空间去为好。

    绕到侧后,还可以更增加马贼们的心理压力。

    马蹄滚滚,十一骑皆以双腿控马,继续朝着马贼们的身后策去。

    这边满是包裹担担,汇集的,皆是被裹胁的百姓,妇孺老少青壮都有,还有少量的看管匪贼。

    前方情况,他们都看在眼里,或是恐慌,或是惊喜,眼见十几骑腾腾奔来,立时个个大叫,撒丫子就跑。

    很快他们逃跑一空,腾出了一大片空间。

    “射!”

    九爷又大声喝令。

    十一骑弯弓搭箭,又是一片箭雨呼啸而去。

    这次虽然是在二十步外射箭,但准确度仍然高,因为很多马贼都是背对着他们。

    “嗖——”

    箭矢破空而去,杨河计算着风力与角度,然后化为手中的本能动作。

    弓弦的紧绷声音,他的箭矢“噗”的一声就从一个马贼的后心处穿了过去。

    那马贼一震,一声不响,就朝前方左侧滚落了马下。

    这次九爷,他女儿钱三娘,也都是射贼后心,转眼马贼又有六七人马伤亡。

    杨河等人从官道冲下,短短到这时候,马贼就伤亡十四五骑,折损率惊人。

    前有钱礼魁等众镖师策马杀来,后又有杨河、九爷他们骑射,马贼的慌乱骚动更是越大。

    十一骑旋风般掠过,跑到了马贼的东南面,这边已经有不少马贼与钱礼魁他们杀成一片,还有众步贼惊恐欲绝的大叫。

    “绕回去。”

    九爷再次喝道。

    他双腿控马调转马头,又往回冲去,众镖师纷纷跟上,个个配合默契。

    杨河骑射没问题,只是暂时跟他们没那种默契,好在还可以跟上。

    他们绕了回来,又是一阵箭雨呼啸,马贼又有五六人马伤亡,总数已经达到二十一二骑。

    杨河、九爷一行人骑射,取得了辉煌的成就。

    当然,这也跟众马贼慌乱一团,大体静止有关。

    这时马贼那边也反应过来,贼首张方誉愤怒的咆哮,让自己一个心腹上前迎战,牵制住杨河这行人。

    很快二三十骑冲了出来,为首者一个凶悍粗豪的男子,杨河记得这人曾踏过那被抛落少女的身体。

    这些人冲来,他们毕竟是正规土匪,常年在马上吃饭的家伙,各种骑战经验都非常丰富。

    终于还是反应过来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