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喊话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轰隆隆的马蹄声响若奔雷,一下下震动着这边人的心。

    近百骑骏马奔腾威势不小,杨河一瞥之间,就见周边很多人都是变色,就是九爷钱仲勇一样神情非常凝重。

    杨河心中感慨,马队,骑兵,就是此时的王者啊。

    要对付马贼并不容易,想当初自己只是对付四个马贼,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眼下更有近百骑之多,甚至还有越千人的步卒。

    还好,路上遇到了镖局,多少可以借助一下力量。

    终于,官道上的马贼奔到了,他们骑术娴熟,搏战经验老道,一瞥之间,就知道该如何做。

    滚滚的马队从官道南面而下,有若红流倾泄,他们奔入南面的杂草荒野,在车阵的百多步外策马奔腾,欢呼怪叫,随后勒马提缰,一片唏律律的声音。

    甚至有卖弄马术之贼,提缰时勒得坐骑前蹄高高扬起。

    各骏马打着响鼻,一片浓浓的白气。

    乱哄哄的声音,不久那些步贼也赶到,他们背挑着大大小小的包裹担子,踢打被裹胁的百姓,汇入了马贼之中,一片的吵杂。

    杨河凝神看去,他细细数着,马贼九十六骑,步贼估计是千人,还有二三百被裹胁的百姓,内含近百个被抢掠的青壮妇女。

    他们马贼一色的红色劲装,一色的头裹红巾,一色披着斗篷,每人都有双插与马刀。

    不知他们双插弓力如何,杨河估计普遍应在五六力,这是最适合在马上使用的弓力范围。

    不过也有一些马贼更为精悍,可能配的弓力更强,或是习惯步射。

    这些人配的兵器也更为强悍,重斧大棒,长刀大枪什么。

    又有步贼,内中数十人不可小看,很多人戴红笠军帽,或红缨毡帽,可能曾是官兵,他们或配弓箭,或配盾牌,甚至有人配火器,三眼铳,鸟铳什么。

    杨河心中估算,马贼九十六,步贼七十多,眼前这伙贼寇,有强悍战力的估计在一百七十人左右。

    这一百七十人,也是这伙贼寇的骨干与精华了。

    贼寇汇集,除了步骑骨干,余者各种各样兵器,长矛,棍棒,短刀,短斧,铁尺都有。

    他们喧叫着,不时爆出阵阵狂笑,一边冲这边指指点点,眼神中满是残忍与无情。

    杨河自到这个世界,所遇匪贼,就没一个有人性的,都是充满凶戾之辈。

    ……

    九爷冲对面喊话,出来一个能说话的人。

    那边马贼一阵骚动,随后一骑在十数骑簇拥下出来,却是一个头裹紫色头巾的年轻人。

    别的马贼都是一色红巾,就他一人紫巾。

    这年轻人打着深红斗篷,领围上是貂裘,年在二十多岁,神色满是嚣张与狠毒,他马鞍上横着一个年幼的少女,似乎在低低啜泣,他无所谓的玩弄着,然后出来时,随手一扔。

    那少女被扔到地上,一声惨叫,一口鲜血就是喷出。

    然后数骑上来,就那样踏过去,骨骼碎裂的渗人声音,伴着少女被马踏过的凄厉叫声。

    那年轻马贼不以为意,后面众匪则是轰然狂笑,甚至有人喊:“再踏一下。”

    这边众人个个看得目眦欲裂,连那年轻人钱礼爵都是紧咬着牙,还有匪群中被抢掠的女子大声哭泣起来。

    杨河听到马车那边也传来几声惊叫。

    “真是畜生,丧尽天良!”

    杨河身旁的齐友信恨极说道:“这些匪贼就应该全部杀光,一个都不能留!”

    杨河冷冷看着,他身旁的杨大臣、张出恭等人盯着那边,也是个个怒极。

    这边人群骚动一阵,杀手队军官与镖师们叫骂着,才慢慢平复下去。

    看那年轻马贼慢条斯理在百步外停下,再听他身后的少女,叫声慢慢微弱下去,显然离香消玉殒不远。

    九爷钱仲勇皱眉看着那边,眼中闪着寒光,他儿子钱礼魁与女儿钱三娘策马身旁,都是眼神冰冷。

    这年轻马贼泯灭人性不说,此举更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啊。

    那钱三娘扛着的狼牙棒更提到手中,毡帽下的眼眸冰寒无比。

    九爷钱仲勇缓了气,他提声叫道:“方二掌家,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何故拦住去路?若愿行个方便,钱某当奉上厚礼,否则你也知道,某的强弓可不长眼。”

    对面一静,猛的那年轻马贼方二掌家一阵狂笑,似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喊道:“九爷,钱镖头,我等小辈确实知道您老的威风,通州十二骑嘛。只是好汉不提当年勇,现在是我辈的天下,你们这些老不死就该乖乖的,就象当年我等烧了徐州北关,你们不也乖乖的缩在城内吗?”

    他身后众匪又爆出狂笑,都是高叫二掌家威武,又嘲笑这边的镖局各人,让九爷等人更是脸色难看,颇有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感觉。

    那年轻马贼方二掌家笑了一阵,竟不再理九爷钱仲勇,而是看向马车这边,提声叫道:“对面可是阎夫人?小生张方誉。”

    马车旁一阵骚动,随后听到王琼娥平静的声音:“张方誉,你意欲何为?”

    那带着磁音的悦耳声音似乎让张方誉骨头都酥软了,他笑嘻嘻道:“也没什么,就是当日无意窥见夫人芳容,一直念念不忘,正好巧遇,就想请夫人回去做个压寨夫人。”

    “放肆!”

    不但“黄叔”喊骂,就是一直躲在马车侧后的阎管事也忍不住。

    黄叔喝道:“张方誉,你可知道我们王家?现史督就在淮安,我们王家跟督臣幕下阎先生,姚先生多有来往。就是小姐自己,也跟李如夫人多有往来,你不要自误!”

    阎管事也是厉声喝道:“张方誉,你可是要惹恼我们阎家?我们阎家跟镇淮将军,抚宁侯门下多有交往,惹恼我们,你承担得起吗?”

    还有马车旁的府中人也是大骂不止,张方誉轻薄无礼的话,让他们怒火万丈。

    那张方誉只是笑嘻嘻听着,他支着耳朵,猛然对身后众匪叫道:“一个王家,一个阎家,俺张方誉好害怕。”

    他猛然提声道:“告诉对面的人,我们是什么?”

    众匪皆齐声怪叫:“土匪!”

    张方誉哈哈大笑:“对,土匪,知道什么叫土匪吗?那就是没有人性,无法无天!什么狗屁王家阎家,天高皇帝远,你奈我何?吊舍,脑喽呱唧的。”

    众匪都是狂笑,嚣张得难以形容,车阵这边的人,不论镖师还是王阎二家人,都是脸色极为难看。

    杨河心中一动,这马车一行人来历不凡啊。

    依他知道的,史可法本年下被任命为漕运总督,巡抚淮扬,丧服刚除,就被委以重任。

    上任后,他大力兴利革弊,先后弹劾罢免了三个督粮道,增设漕储道一人,又准备疏通南河,使漕务大有整治。

    他还访察贤明帮助自己处理军政事务,先后有知名文人阎尔梅、姚康、王秀楚、周同谷等人为其画策。

    那黄叔说的阎先生,姚先生,应该就是这二人。

    还有他说的李如夫人,应该就是史可法的妾室李傃。

    史可法夫人先后有两任,元配姓李,宛平人,后续弦夫人杨氏。

    不过崇祯八年时,史可法有一个如夫人李傃,金陵城一位才女,此时年岁应该跟王琼娥差不多。

    能认识总督府家的人,也不知王琼娥是淮安府的哪家大户。

    杨河还注意到他们只说王家,也就是王琼娥本家。

    她夫家应该是姓阎,此时讲究门当户对,显然阎家也是淮安府的大族。

    阎管事也说了,他们家跟镇淮将军,抚宁侯门下多有来往。

    那镇淮将军应该就是此时的镇淮总兵朱国弼了,此时为抚宁侯,南明时进封为保国公。

    此人在崇祯十七年六月擅自撤师南下,随后跟魏国公徐文爵、灵璧侯汤国祚、定远侯邓文郁,还有尚书钱谦益、大臣赵之龙、大学士王铎、都御史唐世济等人剃发降清。

    勋贵中的饭桶,然此时算是权势显赫。

    看来这一夫姓,一妻姓的家族都不是普通人啊。

    只可惜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遇到匪更不用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