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葬礼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河走下堂去,伍中除忙着生火造饭,孙招弟、张云萼等妇女还忙着为受伤的青壮包扎医治,她们种种手法,就是那日杨河为她们示范的一样,虽然很笨拙,但整体步骤没有错。

    特别清洗伤口时,清洗的布巾特别放在锅中煮一会,还用细盐与烧酒略为消毒。

    众妇女眼中有着可惜,但杨相公吩咐怎么做,她们就怎样做。

    受伤的青壮则很感激,特别那些新人们,放在往日,他们若是受伤,谁理会他们的死活?

    现在竟如此精心细致的护理。

    不过妇人包扎医治让他们有些不习惯,特别一些年轻人,脸一直红红的。

    但他们也不敢乱动,或是任何言语动作上的不敬,进入伍中,杨河就跟他们强调,进入队伍后,大家都是兄弟姐妹,特别医护队的成员,为他们包扎抢救,可谓有救命之恩,任何不敬,都将受到严责。

    宅院内就有水井,为医护队的包扎救治提供了便利。

    从中也可以看出各人脾气,孙招弟泼辣非常,青壮稍一动弹,或是张嘴呼痛,她就劈头盖脸骂去,骂得那人不敢动弹为止,连龇牙咧嘴都要小心。

    张云萼倒非常细心,不时柔声细语问痛不痛,让被她包扎的青壮都不好意思叫,神情感动的咬牙忍受。

    韩大侠已下堂去帮忙,张出恭等人也好奇的跟出来看,越看越是心动。

    以他们的眼光,自然可以看出,在这样的包扎救治之下,各人若是受了伤,他们的生存率将大大提高。

    然后他们又听到这是杨相公的杰作,个个眼中满是骇然与佩服,随后转为麻木,杨相公还有什么不会的?

    杨河四处看着,此次他队伍伤亡十几人,除了一些受到刀伤者,箭矢造成的轻伤者,也有一些伤势较重的人。

    比如那个左手臂被那匪徒刀盾手斩断的队兵,他就脸色惨白的一声不吭,张云萼的细心安慰都没有丝毫作用。

    他的浑家与两个孩子跪在他身旁轻声啜泣,男人残废了,往后一家人的生活怎么办?

    她们更担心男人成了累赘,队伍可能会放弃她们。

    还有被箭矢射中面门那青壮,一直昏迷不醒,他的家人也是痛苦在旁哭泣,她们一样有这个担心,自己人等会不会被放弃。

    还有七个队兵已经死去,甲副蔡大秦身旁,他的家人就在旁痛苦的呜咽,她们的哭声沉郁无比,引得人一阵阵心酸,很多妇孺都跟着哭起来。

    杨河心中也是一痛,一路过来,尽是生离死别,队伍不断折损,何时才是个头?

    张出恭几人在旁看着,一样神情难过,胡就业、曾有遇、陈仇敖三人倒无动于衷,显然这样的场面见多了。

    杨河走动着,忽然他一愣,韩大侠身旁一人帮忙着,竟是不久前获救的那十几个难民中的一个,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看这人是个年轻人,非常瘦弱,杨河记得他的名字:李家乐。

    杨河看他忙活着,正为一个受伤青壮包扎,手法颇为专业,懂得如何正确的压迫止血,保护伤口,减少疼痛等。

    杨河不由走过去,看这年轻人又为一个骨头受伤者救治,使用的小夹板外固法颇为到位。

    难道这人是个医士?杨河走得更近。

    看他的动作种种,旁边的孙招弟等人也不由惊讶看来,甚至几个妇人还轻声议论起来。

    李家乐也不时看看她们,对她们的救治清洁动作种种,眼中有着新奇与佩服,还有思索。

    杨河打量这年轻人,不超过二十一岁,戴着头巾,身穿短褐,打着行縢,身体虽然瘦弱,衣着也很普通,但眼中透着灵动,神情中也颇有认真踏实的味道。

    杨河问他:“你懂医术?”

    这年轻人抬起头,见是杨河,连忙起身道:“小人李家乐,见过相公。”

    他恭敬回话:“略知皮毛,小人曾在医馆做过几年学徒。”

    杨河颇有兴趣:“你都会什么?”

    年轻人李家乐道:“小人七岁就在亳州医馆做学徒,到了如今,也略懂一些药理救治,草药寻找。”

    旁边齐友信道:“亳州?”

    他声音颇大,连在堂内记帐的严德政都是看来。

    李家乐道:“是的,小人确是凤阳府亳州人士。”

    他说了他的经历,原来他曾是村中富户李员外的佃户,那李员外为人尖酸刻薄,便是荒年也不减租,一家老小生活难以为继,他父母就将他送到医馆当了学徒。

    这多年下来,也学到一些浅薄的医术,认识一部分的草药。

    今年初时,医馆掌柜回乡探亲遇匪身亡,医馆各学徒被遣散回家,生活更是难以为继,他们就打算去邳州投奔一个有钱的亲戚,然路遇流民洗劫。

    他父母双双饿死,只剩他一人裹挟在流民之中,然后又遇到青铜山匪贼,他跟一部分难民被抓上山来。

    还好……

    他看向杨河,眼中有无比的感激。

    杨河心中则是欢喜,没有医士,医馆学徒也不错,至少是正牌的医治行业。

    韩大侠只是猎户,懂一些些草药与包扎,赵中举,孙招弟等人此前对此也一无所知,现在总算有一个专业人士。

    ……

    杨河将年轻人李家乐编入医护队,以后他的任务,就是沿途寻找草药,战后救护伤员。

    午时,众人饱饱吃了一顿,还吃了烤肉,又是欢声笑语,活者庆幸,死者哀伤,世事无不如此。

    杨河决定在这山寨休整两日,让伤者略为恢复,下午时,他让人在山后挖了一些大坑,将死去的队兵埋入,那面门中箭青壮还是死去,使得此战阵亡者最终达到八人。

    新坟初立,上面插着一些木板作为墓碑,然后众人一起向坟前施礼祭拜。

    杨河作了一揖,他看着八个坟,心中蓦然涌起一股悲伤,眼泪就滚落下来。

    他长吟道:“汝等生于乡,而葬于斯,离故乡百里远矣,可知此为归骨之所耶?”

    “呜呼!纸灰飞扬,朔风野大,魂兮归矣!”

    “生前既不可想,身后又不可知,哭汝既不闻汝等言,犹屡屡回头望汝也,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众人悲从中来,都是一齐大哭。

    杨河泪流满面,他看着八个坟,再看那些哭泣的家属,看她们哭着跪倒在地。

    他扶起她们,郑重道:“杨某在此立誓,有我杨河在一日,定保你们衣食周全一日,我们一同往前。”

    看着这些感激不尽的亡者家属,杨河心中的沉痛没有减弱半分,他可以给别人安慰,谁来安慰他?

    乱世中,他也只是大一点的蝼蚁罢了。

    两天后,他们起程,一行人消失在风雪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