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大旋风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噗哧,噗哧的渗人声响,长矛刺入肉体的声音不断。

    撕心裂肺的凄厉嚎叫。

    一二排有二十四个队兵,他们用力刺出手中的长矛,猝不及防的匪徒至少有十几个人身体被尖锐的矛尖刺穿,不要说他们没有披甲,就是身披铁甲,又如何抵挡长矛的穿刺?

    这些穿着棉袄的匪贼被长矛一刺,立时身上就是一个巨大的窟窿,然后长矛一抽,就是鲜血狂飙。

    血液,顺着抽出的矛尖流淌下来。

    被刺中的十几个匪徒在地上翻滚着,他们拼命的嚎叫,被长矛刺中的痛苦让他们无法形容。

    特别几个匪徒被刺破内脏,更是痛得叫不出来,只是身体拼命的在地上抽搐。

    似乎天地间一静,一二排的队兵都有些傻眼的端着长矛,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穷凶极恶的匪贼就是自己杀死的?

    没等他们回过神来,杨河又是喝道:“刺!”

    他们又是本能的,下意识的用力刺出手中长矛。

    又有七八个匪徒凄厉的滚在地上挣扎,他们冲锋当然有先有后,也不可能平均站着让队兵们挺刺,所以这次被刺透身体的有七八个人,一些人身上更有两三个窟窿。

    只是转眼间,匪徒就有二十多人伤亡,这战绩,已超过了前方任何一组人。

    张出恭喃喃道:“战阵。”

    胡就业与曾有遇看着,这种杀戮能力,眼前这些队兵,不久前还只是普通的难民吗?

    胡就义张着嘴,眼中露出佩服的神情。

    杨河心中沉静,这就是团体与纪律的力量,堂堂正正,列阵而战,所向披靡。

    现在他们还很稚弱,待再经过刻苦的操练,又经常打仗见血,再又有精良的装备,杨河相信这些人可以成为自己麾下重要的战力。

    他鼓励喝令:“不要惊慌,将长矛端平了,紧紧靠着,列阵行进,一、二,一、二,一……”

    队兵们回过神来,他们很多人脸色苍白,眼前的尸体,嚎叫的伤员,浓厚扑鼻的血腥之气,都让很多人有翻胃呕吐的感觉,同时他们心中激动,自己也可以的,自己的杀手队,一样可以击杀匪贼!

    杨千总等杀手队甲长也是激动得难以言表,他们大声叫道:“都靠紧了,拿好长矛,列阵行进!”

    他们平端着长矛往前逼去,虽然歪歪扭扭,却给人以强大的压迫力,这就是纪律与组织,相互配合,形成一个整体,而不再是单打独斗。

    在这样的力量面前,匹夫之勇将慢慢退出历史的舞台。

    而在他们面前,匪徒们步步退缩着,他们个个呆滞,惊恐,犹豫,手握着兵器不知所措,原以为冲到近前,这些难民只是手到擒来,未想到转眼成了一只猛虎,露出狰狞的獠牙。

    看队兵们逼来,手中的长矛还滴着血,他们更是害怕的踉跄后退,有人更磕磕绊绊的连兵器都掉了。

    转眼间,匪徒们狂燥疯狂的冲锋,就面临着溃败。

    也就在这时,一声怒吼,一杆标枪投射而来,凄厉的破空声中,一甲甲副蔡大秦正当被投中,“扑哧”一声,标枪透体而入,他口中涌出大量鲜血,不可置信的滚倒在地。

    随着标枪的,还有几根箭矢。

    “咻——”

    弓弦的响动中,一支狼牙箭正射中前排一个队兵的面门,他大叫一声,就向后摔了出去,手上的长矛也抛向了天空。

    还有几根箭矢射中前排的青壮,让他们惨叫着滚落。

    甚至有箭矢透体而出,显然是强弓。

    却是后方匪徒弓箭手与那残余的刀盾兵赶到了。

    陈仇敖一声大喝,他一直神情漠然的样子,此时双目却无比的锐利。

    他猛的一杆标枪在手,狠狠的一投,那标枪呼啸而去,肉体被刺穿的渗人声音,一个匪徒弓箭兵只觉全身一震,然后锐利的标枪从他背后透了出去,露出森冷的矛头,上面血迹殷然。

    这匪徒弓箭手瞬间就喘不过气来,他口中大量红色的血沫涌出,脸上是痛苦之极的神色。

    他抓住那坚硬的木杆,想要拔动,最终摇摇晃晃,滚落了地上。

    大量鲜血从他身下涌出来,身子仍时不时抽搐一下。

    陈仇敖手一伸,又是一抽一扔,又一杆标枪呼啸而去,直接从一个匪徒弓箭手的脖颈穿过,带着他旋转着飞滚下去。

    他手一伸,又是一杆标枪在手,然后又投出。

    他瞬间投了五杆标枪,四个匪徒弓箭手,一个拿着短斧的匪贼被他投中,个个都是滚在地上哀嚎挣扎。

    还有胡就业与胡就义兄弟,也是拼命的射箭,空中的咻咻声,箭来箭往,胡就义近距离发挥有些失常,胡就业倒还稳定,一个匪徒弓箭手就被他射中咽喉,从草坡上滚落下去。

    不过此时那匪徒刀盾兵已经攻上来了,身旁跟着一些士气复振的强匪,手上拿着短兵器。

    这刀盾兵冲来,手中盾牌横扫,就将面前的长矛扫开,他身形一转,手中腰刀斜劈而下,一刀就将一个队兵的胳膊斩断,然后又一刀横扫,另一个队兵的脑袋被斩得飞起。

    鲜血在空中喷撒,充满了让人心寒的血腥之气。

    他们一群人涌来,转眼战阵就被破了。

    陈仇敖一声大吼,他顶着盾,一把将眼前的腰刀格开,右手的长刀猛斩,一个匪徒差点被他劈成了两半,然后又一刺,长刀贯穿身体的声音,又一个匪徒惨叫着,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嘴中喷出。

    也有匪徒朝张出恭兄弟冲来,此时他手中的鸟铳已装填好定装纸筒弹药,就见他举铳一瞄,轰的一声巨响。

    硝烟弥漫中,就见一个匪徒被打飞出去,然后他将那截火绳一扯,就朝一个匪徒冲去。

    这匪徒正被这声巨响震得有些发呆,见张出恭冲来,他大叫着正要迎敌,这时张出恭的铳剑已经带着凶猛的力量刺入他的身体。

    利刃刺入的声音令人震栗,这匪徒颤抖着,他双手死死抓着张出恭的鸟铳,却没有丝毫的力量来松动。

    他口中大口的鲜血涌出,身躯沉重的倒在地上。

    胡就业挥舞着腰刀保护弟弟,曾有遇的镋钯格飞一个匪徒的兵器,顺势刺入,三根铁叉从他身体后透出,那匪徒凄厉的嚎叫,曾有遇狞笑着,手中镋钯用力,将他死死抵在地上。

    不过这时一个匪徒拿着短斧却要朝曾有遇劈来,曾有遇大惊,正要用力抽出镋钯,却已经来不及。

    “砰!”

    一声手铳的巨响,浓密的硝烟弥漫,那匪徒飞了出去,血雾飘飞,混在冰冷的空气中。

    却是杨河见他形势危急,拔出手铳给了那匪徒一铳,挽救了曾有遇的性命。

    曾有遇心有余悸,他哆嗦着嘴,看向了杨河。

    杨河看向战场,混战成一团,已经谈不上阵形。

    他看杨大臣,韩大侠,陈仇敖等人与匪徒刀盾兵等搏战,然这匪徒极为悍勇,在他的带领下,众匪徒节节突破。

    再看有些散乱的匪徒似乎要从两翼抄来,不正面击破这些匪徒,后果不堪设想。

    他长刀一振,一声大喝,就朝那匪徒刀盾兵冲去。

    那匪徒盾牌一格,竟将陈仇敖格走了,他猛的看向杨河,脸上露出噬血的神情,一声暴喝,同样朝杨河冲来。

    杨河双手持刀,急冲而去,猛的他一声大喝,刀光氤氲开来。

    那匪徒刀盾兵刚举起盾牌,长刀已是直劈而下。

    如烧红的刀子破入牛油,杨河那以精钢打制,刀身不断锻打与淬炼,锋利之极的斩马刀切开他的盾牌,切开他的毡帽,切开他的头壳,然后一直切下。

    血雾弥漫,各式各样的东西流出,这匪徒刀盾手被杨河一劈两半。

    杨河仍不停留,又冲入众匪中,他长刀舞动,一个大旋转,腰力带着长刀绽放。

    璀璨的刀光闪烁,有若一个圆形银亮的旋风闪过。

    杨河顿住,他双手持刀,高高举着。

    四周的几个匪徒呆滞站着,猛然他们的腰间部位不断喷撒鲜血。

    最后他们的身体横切裂开,然后血水就“哗哗哗”的流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