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碎裂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胡就业脸色极为难看,这种要求杨相公怎么可能答应?

    这些青铜山匪徒摆明是要劫财害命啊。

    他怒吼道:“不给个方便不是?我日嫩管管,你等也知我胡就业,可是要拼个鱼死网破?”

    那边众匪哈哈大笑:“胡大郎,你等的本事我们自然知道,但我们人多。”

    他们阵阵哄笑,竟不再理胡就业,商议起战后如何处理战利品,有人说自己喜欢小孩,肉嫩,又有人说自己喜欢妇女,可吃又可玩,言语种种,都没有丝毫的人性存在。

    胡就业原地顿了一会,阴沉着脸回来。

    他曾在杨河面前夸下海口,说自己在这一片是响当当的人物,各方都会卖个面子,没想到交涉失败,自己大失脸面。

    陈仇敖仍然一声不响,面色平淡,只是眼中闪烁着无比的寒光。

    他们的交涉声这边仍然听到,听到那些匪徒的要求,这边一阵的骚动,特别那些新来不久的难民,很多人明显慌乱起来。一些人眼中更有掩饰不住的恐惧。

    相比对面凶残的匪徒,他们青壮人数还多,自己这边也不知能不能挡住。

    杨河环顾左右,众人神情都落在眼中,让他欣慰的是老人还算镇定,七个兵也算沉着,特别张出恭兄弟与陈仇敖四人。

    他厉声说道:“你等都听到了,对面都是些没有人性的畜生,不想你们的家人妻小遇难受害,就杀光对面的匪贼!”

    齐友信第一个怒吼:“杀光匪贼!”

    这个大明里长吼叫着,高高举起手中的腰刀,他经历过马贼之战,知道和那些匪徒没什么道理好讲,他现在也是杨河的心腹骨干了,当下第一时间应和暴呼。

    然后是杨大臣,罗显爵,又有几个甲长,米大谷、林光官等人,特别四甲的甲长杨千总,更是咆哮大吼,用力举起手中长矛。

    韩大侠与儿子韩官儿没有大吼大叫,但都握紧手中的兵器,神情坚决。

    在他们的带动下,所有的青壮都咆哮起来,他们热血沸腾,似乎自己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见转眼队伍的士气就鼓舞起来,七个兵都露出佩服的神情,就是胡就业与曾有遇也不例外。

    看对面匪徒已经慢慢涌来,杨河喝道:“准备作战!”

    ……

    此时杨河杀手队顶在最前面,连杨大臣、韩大侠、齐友信三个队长队副一起,他们有青壮男子六十三人。

    然后又有杨河、韩官儿、罗显爵三人,再加七个兵,共七十三人的青壮战兵。

    对面匪徒人数众多,杨河让杀手队排成两排迎战,米大谷、崔禄一二甲在前,林光官、杨千总三四甲在后,每排二十人,董世才第五甲作为预备队,这样迎战的人数会多些。

    连杨河一起,他伍中还有五个弓箭手,杨河、杨大臣、韩大侠、胡就业、胡就义。

    还有曾有遇的火箭也可以算上。

    而且他的火箭还是购买张出逊制造的火箭,制作精良,威力巨大,有效射程七八十步,轻松的达到百磅中力弓的标准,与胡就义的八力强弓相媲美。

    他伍中还有张出恭的一杆鸟铳,威力巨大,百步利可洞穿铁甲。

    有张出敬、张出逊的两杆翼虎铳,同样非常精良,三十步可破棉甲与锁子甲。

    还有韩官儿与罗显爵合用的一杆三眼铳,三十步可对不披甲目标形成严重杀伤。

    杨河认为,他的防护力量还是很强的。

    他亲自指挥,吩咐杀手队排成了两排,众队兵左手持盾,右手持矛,各甲长站在尾端。

    看对面匪徒逼来架式,他还将己方的远程力量分成三组,张出恭的鸟铳,还有曾有遇的火箭为第一组,他们在七十步轰射,杨河交待要注意打他们的老贼。

    他的强弓,还有杨大臣、韩大侠、胡就业、胡就义四人的弓箭为第二组,杨河吩咐待匪贼进入五十步后直射。

    众匪徒从坡下逼来,普通的匪徒在前,长矛、腰刀、短斧、棍棒各兵器不等,五个刀盾兵押阵,还有八个弓箭手跟在最后。

    他们不徐不疾,慢慢而来,看得出来,这些山匪有一定的作战经验,他们逼来时散得很开,抛射命中率很差,杨河就吩咐待他们进入五十步后直射。

    这样命中的把握就大了很多,也节省了箭只,毕竟现在箭矢补充不容易。

    最后张出敬、张出逊的两杆翼虎铳,韩官儿的三眼铳在匪徒进入三十步轰射。

    看杨河指挥若定,布局合理,快速就作了安排,特别战术的布置非常有针对性,张出恭等人都涌起了巨大的信心,就是胡就业与曾有遇二人都没有话说。

    杨河已经下了马匹,他决定参加战斗,加入远程力量的第二组。

    杨大臣又将手中的铜棍递给了杨河,然后杨河拔出斩马刀,将握把旋进棍内螺纹空洞,又成了一把凌厉的七尺长刀。

    杨河将长刀插在身旁坡上,让胡就业等人对他看了又看,他们很早就注意到杨河的上力弓与斩马刀,都很诧异这读书人怎么能用如此凶悍的武器?

    看起来又不象是装点门面。

    杨河安排后,就是七个兵,也忙碌准备起来。

    张出恭的鸟铳临出门时已经装了定装纸筒弹药,火门巢上也倒了引药,此时他拿出火摺子,取盖后一甩,点燃了龙头上的火绳。

    张出敬、张出逊二人同样如此。

    还有罗显爵,他负责为韩官儿点火,也点燃了手中的火绳。

    他旁边韩官儿在三脚架上架着三眼铳,铳内早装填了定装纸筒弹药,火门上还有鹅毛引药管。

    胡就业兄弟从弓壶中抽出自己的七力弓与八力强弓,面临作战,胡就义那胆小怕生的脸上浮起一丝悍勇与专注,与平时颇为不同。

    不过他也似乎在害怕什么,低声道:“哥,不要让土匪冲上来啊。”

    胡就业调着自己的弓弦,安慰他道:“放心吧,有大哥在这里,定不会让那些匪徒近身。”

    杨河看看他们,七个兵中,就胡就业与曾有遇二人让他摸不透,布阵时,他们就似乎习惯性的看看左右,显然是在看哪有可能逃跑的退路,那曾有遇右耳上还有一个伤疤,那是曾被贯耳游营的标志。

    他环视左右,冷然说道:“此战有进无退,有敢后退怯战者皆杀无赦!”

    杨大臣与齐友信也喊道:“都听到了,有敢后退的,胆怯的全部斩了!”

    众青壮凛然遵从,韩大侠调着弓弦,也是眼神冰冷的看了四周一圈,特别瞄了胡就业一眼。

    胡就业、曾有遇二人似乎充耳不闻,自顾自忙着,曾有遇的镋钯上绑着火绳,他从腰间取出火摺子,也将火绳点燃了,从身后的箭曩上取出一根火箭,将火箭搭在了山间。

    远程力量准备完毕,杨河让齐友信、陈仇敖、罗显爵注意为弓箭兵、火器兵遮蔽箭矢,他估计匪徒弓箭手介时可能抛射。

    匪徒们仍好整以暇的慢慢逼来,黑压压一片,他们不时怪叫哄笑几声,持续给这边增加心理压力。

    杨河很注意他们中的老贼,看那八个弓箭兵落在最后,五个刀盾兵混杂在众贼中,除举着盾牌外,还很注意借着那些匪徒掩藏身形。

    看他们越来越近,快要逼近七十步,杨河沉声道:“鸟铳火箭预备……”

    立时张出恭举起手中鸟铳,以照门看准星,两点一线,瞄向了一个目标。

    曾有遇也瞄向一人,将火箭身缓缓向后拉,喷筒后的引线越来越凑近点燃的火绳。

    “放!”

    杨河猛然一声大喝。

    一声爆响,张出恭扣动扳机,龙头上的火绳下落,同时火门装置也是快速一闪,燃着的火绳落入了火门内的引药中。

    火光伴着大蓬的浓烟腾起,几乎在瞬间,猛烈的烟火从铳**出,立时大股浓密的白烟弥漫。

    那龙头击落后,在弹簧片的作用下,又自动回到了待击发位置。

    “嘭!”

    七十步外一个匪徒刀盾手忽然手中盾牌碎裂,同时他胸口飙出一股血雾,一声闷哼,人就直直飞了出去。

    他从山坡上滚落,然后嘶心裂肺的嚎叫起来。

    柔软的铅弹在火药推动下凌厉无比,特别圆形的弹丸没什么穿透力,很容易形成阻力,结果在体内横冲直闯,翻滚变形,形成巨大的创口,给那中弹的匪徒带去痛不欲生的感受。

    他渗人的惨叫着,在草地上翻滚、痉挛。

    却是一个背着标枪袋的凶悍匪徒刀盾兵。

    与此同时,曾有遇也射出了火箭。

    箭矢的初速当然不如铅弹,不过转眼也到。

    “咻——”

    火箭的尖啸。

    带三棱头的,有着精良箭镞的箭矢撕裂了空气。

    空中有着明显的烟火轨迹,但很平直,这就是张出逊精心打制的火箭。

    “噗!”

    一个拿着短斧的匪徒胸膛都被这一箭穿透了,鲜血喷溅而出,箭矢巨大的力道带得他飞滚出去,然后从斜坡上一路滚落。

    杨河眼前一亮,这一铳一箭的成绩让他意外不到,杨大臣等人也是高声叫好,都是雀跃。

    不过张出恭打了一铳,却顾不得观看,又从铅子袋中掏出一发定装纸筒弹药。

    而曾有遇射了一箭后,又从箭曩中抽出一根火箭,再次搭在镋钯上。

    火箭的射速比弓箭略慢,但比起鸟铳来,那却是快得太多了。

    而且越到后面,火箭优势越大,因为发射火箭不需要臂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