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买路钱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路所见,满目荒凉。

    田畴俱为蓬蒿,廛市止存颓垣。

    从奶奶山北上多丘陵矮山,然后边上就是广阔的平原,往日这边多村寨,现在只余败壁。

    不过也不是没有人烟,各山岭边多结寨自保的村寨,规模有大有小,小的可能数十户,大的数百户,皆有近寨之田,耕种以糊口。

    他们都有防护措施,类似以前看到的永安集那种土堆水坑,或高或矮的寨墙外密密麻麻的大水坑子,等闲的匪徒休想攻破这样的寨子。

    当然,也不是说这样的村寨就安然无事了,可以看到一些小寨子中一片焦土,寨厢俱毁,无一居民,只存活一些大的圩子寨子,小村小寨寥寥无几。

    近乎一种大鱼吃小鱼的过程。

    乱世中也要生活,杨河一路北上,就看到一些村民在寨边劳作,他们警惕之极,一有风吹草动,就鸣锣敲鼓,用力往寨子中跑。

    看这些人多是衣不裹体,食不保腹,大多面有菜色,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乱世中勉强活命的可怜人。

    但也不能因此就对他们大意了,这些自保的村民亦民亦匪,你若是相信他们,或是孤身从寨边经过,这些“可怜、善良”的百姓说不定就会露出獠牙。

    他们会毫不客气的杀死你,抢走你身上的破衣烂衫,寥寥无几的干粮与银钱,甚至倒霉者还会被抓去做菜人,储备起来,跟老婆孩子慢慢度过饥荒。

    杨河这行人不算少,伍中也颇显锐气,一色的黑巾罩甲长矛更给人强大的压迫感,所以从奶奶山北上后,沿途路过的村寨虽多,但都识趣的没人打他们主意。

    只各色目光看来,寨中严防戒备,待杨河等人走远了才松一口气。

    杨河一行卯时出发,约六点多钟,走到现在快九点,差不多走了二十多里,速度不但快了很多,而且总体顺利,让一行人都露出笑容。

    杨大臣仍然扛着铜棍,他戴着红笠军帽,身披斗篷披风,走在杨河左侧,见一路顺利,他高兴的道:“少爷,按这样走,我们很快就可以走到官道了。”

    杨河也是喜悦点头,旁边的齐友信,严德政等人都露出舒心期盼的神情。

    只有张出恭在旁郑重道:“从馒头山北上,大寨子多,匪窝多,相公却不可掉以轻心。”

    正说着,就见山的那一边传来一阵喧闹,然后斜坡上出现了很多人,前方开道的五人都停了下来,接着韩大侠飞奔回来,他对杨河禀报:“相公,有人拦路打劫,索要买路的钱。”

    ……

    杨河策在马上看去,一百多步外的斜坡上站满了人,杨河估计有二三百之数,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都有,大多手上握着棍棒,不过也有长矛、猎弓什么。

    再看看周边的地形,左侧是山,然后斜坡下不远就是大片的沼泽与洼塘,一条不知名的河流从远处流来,由北向南,最后注入睢水。

    这些人却将前进的道路堵住了。

    杨大臣在杨河身边张望,这个粗壮的少年脸上满是愤怒,他对杨河说道:“少爷,这些人敢打劫我们,真是不知死活,让我带杀手队上去冲杀,把他们杀败了,反抢他们。”

    旁边的各青壮,韩官儿,罗显爵,还有几个甲长,如杨千总等人脸上都露出跃跃欲试的神情。

    以他们的实力,要击败眼前这些人不难,看对面青壮人数,似乎比这边多不了多少。

    就是张出敬都有些心痒难挠的样子,只有齐友信沉吟,显然并不赞同杨大臣等人的意见。

    张出恭低声道:“相公,赶路要紧。”

    杨河皱着眉,衡量利弊,他往那边看了良久,最终说道:“没必要的仗就不要打了,抓紧时间赶路吧。”

    他让韩大侠带话给与那些人对峙的胡就业四人,让他们这些地头蛇与之交涉。

    ……

    杨河策在马上,张出恭在旁边低声介绍,对面那些人应该是附近李家庄的人,这庄子不小,约有千口人左右,经常干些拦路打劫的勾当,不过他们也很有眼力,不该招惹的人不律不招惹。

    杨河一行人都是生面孔,他们可能看到便宜了。

    他们这边说话,那边胡就业等人则与李家庄的人交涉,杨河这边都可以清楚听到他的吼叫之声。

    “……米面……哪有米面?你说这世道哪来的米面?”

    对面似乎一个人在喊,说没有米面,银子也行,又报了个什么数字。

    然就是胡就业的怒骂声:“三十两,我日嫩管管,你怎么不去抢?最多十两!”

    那边很多青壮大骂,说十两银子是打发叫发子,不给三十两他们就不走。

    胡就业这边坚持,他张着弓,威胁小心他胡就业射他们一箭,还有曾有遇懒洋洋的声音:“李家大少,你也知道俺曾有遇,俺的火箭可不长眼,你仔细了。”

    陈仇敖也难得说了一句:“信不信某一标枪投死你?”

    对面李家庄的人似乎商议,最后妥协了,就按胡就业说的十两银子买路钱。

    看交涉成功,韩大侠回来取银,杨河看向严德政:“严先生,取十两银子出来。”

    细软什么都是严德政等在背负,银子也在内中,严德政闻言颇为不舍,这个老童生哆嗦着嘴:“贼匪横行,民不聊生。”

    他恋恋不舍的取了十两银子给韩大侠,旁边杨大臣等人也是咬牙看着,这些白花花的银子,很多可是众人从马匪处搏命夺来,眼下却要拿来付买路钱。

    给了银子,那些李家庄的人远远退了出去,只在山坡那边聚着看着。

    杨河也不想跟他们多废话,看他们让开了路,就冷冷道:“走。”

    一行人戒备着,从斜坡下经过,继续往前赶路。

    那些李家庄的人也是看着,看杨河等人继续北上远去。

    ……

    此后如张出恭说的,大寨子跟匪窝多起来,走到巳时,没到十一点,杨河等人又遇到四次的拦路打劫。

    劫匪有正宗土匪,也有附近的自保寨民,好在双方各有顾忌,都没有拼杀,各收了十到十五两银子放行。

    杨大臣等人从开始的愤怒,到现在的麻木,只想尽快赶到官道再说。

    杨河估计从馒头山那边起,又走了十几里路,总共走了三十多里,估算起路程,今天还是可以赶到官道。

    他下令队伍继续前行,道路还算好走,一系列山头向北延伸,形成隆起的地势,从山的旁边走,到最近冲击河流之间地带,都坚硬,结实,没什么复杂的地形路面。

    这算是杨河苏醒后最好走的路,如果没有那些拦路打劫的匪徒就更好了。

    谈起这事,张出恭颇有感触,他说道:“我等人多势众还好,若是单人旅客,走到现在,可能已经尸骨无存了。”

    杨河冷冷道:“以后这些匪徒,统统都要剿灭!那些拦路打劫的村民半匪,一样要绳之以法。”

    此时他们进入前方的道路,却是两山间夹着一条道,两山头隔得有半里左右,这之间颇有灌木与杂草,地形平缓,草木枯黄,寒风席卷,颇有萧瑟。

    似乎走到这里,风都大了许多,寒风凌冽,夹着一些飞舞的雪花。

    杨河紧了紧披风,他回头看了看背篓,弟弟妹妹都是安静坐着,叽叽喳喳的妹妹瑛儿早已一声不响。

    张出恭也正了正自己的红笠军帽,裹紧身上的披风。

    他看小道在两山间蜿蜒,无意识的抚蹭手中鸟铳,走到这里,他脸上就颇有忧色,他对马上的杨河道:“此处却要小心,附近青铜山有一帮人,这些匪贼……”

    猛然一声锣响,然后是呐喊的声音,就见山峦那边冲出一帮人,个个穿得破破烂烂,不过似乎一色裹了红巾,还扛着一面破旗,上书“替天行道”四个字。

    众人都是一惊,好在沿途遇到的匪徒多了,倒也不乱。

    前方的韩大侠,胡就业等人顿住脚步,他们说了几句什么,就飞奔回来。

    张出恭神情凝重:“说曹操曹操到,正是青铜山那帮人。”

    张出逊吃惊道:“是牛头马面。”

    张出敬也是咬牙:“刘良佐部下那两个畜生!”

    ……

    老白牛:早上八点更太早了,就算定时,也经常会在那个时候醒来,导致我睡眠不足,还是换下时间,早十一二点,晚六七点。不过今天就一章,明天起上三江,会多更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