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苏钢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续南明最新章节!

    众人又进了庙,杨河想了想,让严德政拿来自己的包裹。

    他从中取出那杆手铳,对张出逊说道:“可否看看这个手铳?”

    张出逊接过后道:“好铳啊。”

    他仔细端详,口中啧啧有声:“定然是大师傅打制。”

    不过他看看火门那边,眉头一皱,又“卡卡卡”的熟练将击锤扳到待击发位置,然后扣动板机。

    “啪、啪、啪。”他连试几声,最后摇头:“簧片不行,打不着火,可能被人拔走了。”

    张出恭也接过手铳观看,也试击几次,皱眉说道:“簧片最初应该是苏钢,被换成了堕子钢。”

    杨河说道:“有办法吗?”

    张出敬有些迟疑,张出逊与大哥互视一眼,一咬牙,说道:“有,正好小人这边有相应的钢材。”

    他进入后院,也不知在哪里翻找,最后小心翼翼取出一包东西,打开后,里面一些钢条钢锭,质地细密,散发着金属的精光,特别舒中错形,附反载颖,显然经过多次灌炼。

    “老四,真的要取来用?很贵的,老大的鸟铳上都舍不得用。”

    张出敬嘟哝着,满脸的不舍,似乎二愣子脾气又发作了。

    张出恭瞪了他一眼,也有些不舍的看看这些钢条,对杨河笑道:“这些苏钢,是小人机缘巧合下才获得,原本是做钻头用的,正好相公这边要簧片,就用上一些。”

    杨大臣看张出敬脸上涨得通红,似乎要哭出来,他瓮声瓮气道:“这钢很贵吗?”

    张出恭抚摸着这些钢材,脸上满是爱惜的神情,他说道:“前两年这苏钢一斤要五两三钱左右,现在估计要六两银子,而且有市无价。”

    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这钢一斤要六两银子,而且有市无价?

    他们都是骇然的看向张出逊手中的钢材,瞬间感觉那包苏钢沉重无比,罗显爵甚至下意识的离远了一些。

    杨河点头,这个价格在他意料之中,这种工具钢向来昂贵,大明好钢稀少,一斤五六两银子,有市无价才正常。

    同时他心中暗叹,好钢太少了,物以稀为贵,这样的钢铁是普通人消费不起的。现在物价腾贵,所以银子的购买力下降,若六两银子放在太平盛世,换算成米价,差不多一斤苏钢就值后世的三千块钱,可以说是天价了。

    所以这种好钢,官府、军头怎么舍得投入到燧发枪上?他们怎么舍得投入这份钱?除非钢材的价格比精铁贵不了多少,但到了这个地步,大明的冶炼科技又会达到什么水准?

    小小的一个弹簧片,却关系到科技的一系列进展,就象火帽也是一种点火方式,看上去与燧发枪没什么两样,却关系到化学的进步。

    没有好钢做弹簧片,提高点火效率,燧发枪再好,也被束之高阁了。

    他看张出恭兄弟三人都是满脸珍惜的神情,恋恋不舍,知道这种好钢在他们生命中的意义,当下微笑说道:“此钢大不凡响,还是留待以后备用吧。”

    张出恭断然下了决心,他对杨河郑重说道:“即投相公,当全心效劳,又何须在意这些身外之物?”

    他对张出敬、张出逊道:“二弟,四弟,开工。”

    ……

    张出恭三人打开炉火,他们三人用的是木炭,就见张出逊披上围裙,熟练的走到炉前,拿了火钳扒了扒里面的木炭,红光冒出,看来炉火一整天都是备着的。

    看着火苗,张出逊不断的加炭,看炭火差不多,他取出一块苏钢放入炉内,然后看着钢材加热,烧红烧软,颜色慢慢变化。

    他认真端详着,清秀的脸上再也看不到半分腼腆,满满的专业神态。

    杨河暗暗点头,打铁火候是最重要的,此时没有什么温度计,全凭铁匠的个人经验进行判断。

    这火候的学问,很多人打铁多年都不能掌握。

    看着钢材变色到一定程度,然后张出逊夹出来,不但是他,就是张出恭、张出敬二人都是一齐抡起锤子敲打。

    “叮叮叮叮……”

    密集的锤打声音,三兄弟你来我往,尽往钢料上招呼。

    旁边各人小心翼翼的看着,大气也不敢出,似乎又在享受那种音乐的钢铁之声。

    锤打到一定程度,张出逊又将钢料插入炉火,待火候一到,即又取出锤打。

    一般材料要经过几次的锻打与火烧,胚子才会出来,不过这只是粗胚,还要经过淬火、精磨等多道工序成品才会完成。

    特别淬火更是非常有技艺含量的一道工序,何时淬火,淬火多久,都影响着成品的品质,淬火技术更是衡量铁匠师傅的技艺高低。

    还有种种巧劲的使用,手部力道的控制等,很多打铁学徒学了十多年才能出师,能三五年出师的,几乎都是天才。

    可以看出,张出恭兄弟三人就是天才的一部分,早前张出恭也跟杨河说过,火器等方面,他跟张出敬不是很擅长,他们主要是打制冷兵器,火铳等制作方面,只跟着抡抡锤子。

    这也曾经是他们家中的安排,老大老二,打刀剑矛箭等,老三老四,打制各种的火器。

    特别他的三弟张出谦更是内中高手,张出逊言自己的技艺只得三哥的一半。

    但是……

    他们没有说下去,杨河也没有追问。

    乱世中悲惨之事太多,很多伤心事还是不要触及为好。

    ……

    几次锻打后,张出逊手中出现火镰击铁与弹簧钢片的粗胚,然后张出逊单独在铁砧上细致加工,他非常精细的敲打,又用锉刀锉平一些隆起粗糙处,然后淬火打磨。

    最后,这些精心打制的部位出现在他的手中。

    张出逊用手指弹了弹钢片,脸上现出满意的神情,他用螺丝刀将手铳的部位拧下,将钢片与火镰等部位装上去,一一搭配好,手法非常的娴熟,有一种专注的魅力。

    杨河看他用的螺丝刀是一字螺丝刀,这种螺丝刀并不好用,经常会将构造不结实的螺钉槽破坏,使得螺钉无法拧出。

    不过梅花刀与普通十字螺丝刀要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才出现,现在中西方工匠使用的都是一字螺丝刀。

    毕竟此时螺钉头都只开一条槽。

    张出敬已取来了火石与引药,张出逊接过将火石夹在击发锤内,将嘴巴上的螺栓拧紧。

    他在火门巢上倒入引药,“卡卡卡”的将击锤扳到最大待击发位置,然后扣动板机。

    “啪”的一声响,击锤火石从火镰上击划而下,浓烈的火光夹着烟雾瞬间腾起,发火成功。

    杨大臣等人都是兴奋的低叫一声,张出逊又在火门巢倒入引药,再次击发,又是成功。

    他连续五次,都是成功,然后脸上露出满意舒心的笑容。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