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沉吟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韩大侠父子都是面色一变,张出恭也是眉头一皱,对那弓箭兵喝道:“胡贤弟,平常我也不说你什么,但现在是礼仪大节的时候,又岂可在相公面前乱了体统,有辱斯文尊卑?”

    那年轻弓箭兵胡就义也不安的拉扯那“胡大郎”的衣襟,说道:“哥……”

    他见周边眼光投来,颇有无地自容的感觉,往常他见了读书人就心头发毛,更别说眼前这个读书人,年纪轻轻就有了秀才的功名,所以见大哥失礼,他心下非常不安。

    见周边人皆以鄙视的目光看着自己,对面那对父子眼中更满是不屑,似乎自己是个不知礼仪的野蛮人。

    那“胡大郎”没办法,撇了撇嘴,对杨河懒洋洋抱拳道:“小人胡就业,见过相公。”

    杨河淡淡点头,看张出恭代胡就业向自己赔礼,他说道:“罢了,胡壮士也是性情中人。”

    他看向几人:“方才听几位壮士说,贼寇张方誉正在睢宁劫掠?”

    那弓箭兵胡就业哼了一声,转头不理杨河,然眼角余光,又偷偷打量杨河上下。

    鸟铳兵张出恭说道:“正是,相公要前往睢宁?”

    杨河正要说话,忽然听到桥那边纷乱的脚步声,然后是书童杨大臣的大嗓门:“兄弟们,抄家伙。”

    还有罗显爵的喊叫声音:“快快前去,保护相公。”

    一时张出恭等人都有些惊疑不定,胡就业几人更又戒备起来。

    那胡就业按着刀把,更将恶狠狠的目光投到杨河脸上。

    ……

    很快大群人涌来,个个穿着青蓝色短身罩甲衣,围着深红色的肩巾,头上裹了黑巾,身背圆盾,手上持了长矛。

    一群人同样的服饰装备,颇有气势。

    然后杨大臣大步流星走在最前面,他持着铜棍,气势汹汹,身后的斗篷极力鼓舞。

    罗显爵紧跟在他身旁,手上同样紧握着腰刀。

    又有三个杀手队甲长米大谷、崔禄、林光官急冲冲跟在后面。

    不过齐友信等人未在伍中,显是领了两甲青壮留守庙中,毕竟青壮不可能全部走空。

    一群人涌到杨河身旁,大叫大囔,特别那些新加入的流民青壮,更要表现自己。

    “少爷,没事吧?”

    这个粗壮的少年大步过来,红笠帽下的眼神满是焦急,看杨河这边没事,他才略略一松。

    不过他仍走到杨河身旁,目光戒备的往张出恭等人看去。

    罗显爵也是紧张的看着对面各人,手中腰刀握得紧紧的。

    杨河摆了摆手:“大臣,没事,叫兄弟们把兵器都收起来。”

    他对各人微笑道:“失礼了。”

    ……

    对面七个兵放松下来,那胡就业冷哼一声,右手离开了刀把。

    杨河瞟了他一眼,继续询问张出恭先前之事。

    他们这边说话,那年轻弓箭手胡就义与镋钯手曾有遇,刀盾手陈仇敖悄声嘀咕,一边目光在对面青壮身上巡弋。

    胡就义:“奇怪,那边青壮身上的号衣似是永安集的……他们又不是那庄中的人……”

    陈仇敖:“笨,定是庄里人送的。”

    胡就义奇怪:“那永安集的人一毛不拔,也舍得送号衣?”

    陈仇敖:“人家是读书人,还是秀才,我们哪能比?”

    那镋钯手曾有遇道:“读书人真好啊,走到哪都不愁没饭吃。”

    他感慨说着,语气中颇有羡慕之意。

    那弓箭手胡就业却冷哼一声:“穿上龙袍不象太子,一伙流民罢了,装腔作势。”

    他目光往杨大臣等身上转去,看他们中青壮看来,眼神戒备中颇有紧张,不屑的撇撇嘴。

    不过话是这样说,语中却颇有酸溜溜之意,显是想起自己曾经在永安庄前的待遇。

    杨河与张出恭说完话,神情有些沉重,果然有大股土寇正在睢宁劫掠。

    依张出恭知道的,贼寇至少上千人,内更有马贼近百,相比杨河这只逃难队伍来说,是一只非常庞大而有威胁力的敌人。

    而自己原定的目标正是前往睢宁,眼下前去,一头撞上了怎么办?

    杨河与张出恭说话,杨大臣等人也在旁听着,听到大股徐州贼正在睢宁劫掠,杨大臣不由面有惊色。

    他看向杨河道:“少爷,怎么办?”

    韩大侠与罗显爵等人也是神色惊惶,大股贼寇在自己要前往的地带劫掠,若遇上如何是好?

    特别步贼先不说,那近百马贼,就给众人带去难以想象的压迫力。

    想想前些时间的血战,亦不过才四个马贼。

    杨河面沉似水,他沉声道:“回去再说。”

    他看向七个兵,心头仍有警惕,不过面上微笑道:“多谢诸位壮士告知消息。”

    他不想与这些官兵多接触,对张出恭拱拱手,就要招呼众人回河神庙。

    ……

    那鸟铳兵张出恭看杨河要走,欲言又止,终没有说话。

    不过韩官儿却对那头狼念念不忘,那也是食物啊,而且味道比马肉好多了。

    他对杨河道:“相公,那是我们的狼。杨大哥,看,那里有前些天你射的一箭。”

    众人看去,果然那狼尸身上插着一只箭矢,竟是杨大臣那日射了一箭,这恶狼受伤逃跑,这些天过去后,跑到这里,终没逃过劫数,被那刀盾兵一标枪投刺而死。

    当然,也可以说若没有杨大臣那一箭,造成这恶狼受伤行动不敏,这刀盾兵也没那么容易投中。

    众人都看向那刀盾兵陈仇敖,那镋钯手曾有遇脸上又露出笑嘻嘻的神情。

    那弓箭兵胡就业更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杨河扫了那刀盾兵一眼,终道:“罢了,这头狼就送给这位壮士吧。”

    这边各人都露出可惜的神情,只有杨大臣知道杨河的心思,他喝道:“走。”

    众人簇拥着杨河的马就要离开,忽然那刀盾兵喊道:“等等。”

    他大步往狼尸走去,一副酷酷的神情:“某从不占别人便宜。”

    呛啷一声,腰刀从他腰间拔出,然后一刀两断。

    他一刀劈下,那恶狼就从腰中分为了两半。

    “要头还是要尾?”

    杨河看了他几眼,微笑道:“要头吧。”

    那刀盾兵陈仇敖一声不响,从狼头上拔出自己的标枪,甩了甩,血迹飞甩干净,又插回了标枪袋,从身上扯块布随便裹了裹,就将那恶狼的下半只背在身上。

    看他的神情样子,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那弓箭兵胡就业嘀咕:“真是死心眼……一个死心眼,一个老古板,真受不了。”

    杨河吩咐韩大侠收回那恶狼的上半只,他策在马上,看着面前几个士兵,一时沉吟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