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七个兵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们往桥那边过去,下了桥,沿小道土路转过一片灌木杂草,前方是一大片荒废的田地,上面满是厚厚的沙砾。

    杨河目光一凛,就见田边一个高高的盐檩堆旁,果然站着几个人,看他们举止动作,显然以前都曾是军伍中人。

    杨河数了数,确实有七人,此时他们正在盐檩堆旁说着什么。

    杨河细细看去,这七人似乎又分为两伙,其中一伙似是兄弟三人,为首者戴着扎巾,身穿青红色长身罩甲,身上有火药铅袋,挎着腰刀,腰间又别着解首刀。

    他手上拿着一杆鸟铳,铳口护木下竟然镶着铳剑,三棱样式,颇为锐利,似乎用螺栓锁死在上面。

    看这人二十四、五岁左右,举止稳健,再听声音,杨河猜测这就是先前被称为“恭哥儿”那人。

    他身旁站着二人,都戴着折上巾,一个约二十一、二岁,一个二十二、三岁,脖后挂着红笠军帽,挎着腰刀,手上同样有火器,火器上一样镶着铳剑。

    杨河目光微微一寒,二人手中的火器又象火绳枪,又象三眼铳,“这是……翼虎铳?”

    看他们穿着短身罩甲,身上同样有火药铅袋,与那“恭哥儿”几分相似的相貌,可能是这鸟铳兵的兄弟。

    他们对面一伙则是四人,两个弓箭兵打扮,一个约二十三、四岁,听声音,好象是那“胡大郎”,余下一个会年轻些,二人身上都别有腰刀与双插。

    又一人似是刀盾兵,手上拿个皮盾,身后背个标枪袋,里面还有六七根锐利的标枪。

    最后一人手上拿根镋钯,身后背了一个箭囊,里面装着一些箭矢,好象是火箭。

    看他们几人正在说话,此时却是那镋钯手道:“逊哥儿,俺再向你买五十只火箭,你那可还有货?”

    那“逊哥儿”就是那约二十一、二岁的火器兵,人长得清秀,神情中带着几分腼腆,他为难的道:“火箭制作不易,硝石更不好找,曾大哥,你出的价钱低了。”

    那镋钯手笑嘻嘻道:“兄弟最近手头紧,就原来那个价钱可好?”

    那“逊哥儿”只是为难,他旁边那二十二、三岁的火器兵长相粗豪,似是脾气火爆之人,他喝道:“曾有遇,你个油嘴泼皮,俺知你在废庄中找到一个地窖,光银子就得好几十两,却在这里消遣俺弟?”

    那镋钯手也不生气,只是笑嘻嘻道:“都是一个营伍共过事的兄弟,就便宜些。”

    那“恭哥儿”忽然道:“价钱再添三成,你若愿意,五日后到庙中来拿,不愿就罢了。”

    他镋钯手道:“成交。”

    他们正说话,忽然旁边杂草中一声响,就见一道黑影从灌木杂草中窜出,飞快就朝田边地头逃去。

    几人同时惊喜大叫:“有狼。”

    他们正要动作,忽然一杆标枪如闪电般投出,带着凌厉的风声。

    却是那刀盾兵,他戴着红笠军帽,打着披风,一声不响,一副冷酷的神情,此时却动若脱兔。

    “嗖!”

    那标枪速度快到极致,那狼虽然跑得飞快,仍然准确被标枪投中。

    标枪带着呼啸,狠狠洞穿了狼的头颅,一声凄厉的狼嚎,那狼一下翻滚在地,在荒田上直打几个滚。

    杨河眼睛一眯,这刀盾兵好身手。

    ……

    看那狼没了动静,只伤口处鲜血横流,身体偶尔抽搐。

    那刀盾兵大步过去,要捡起自己的收获。

    “相公,那是我们的狼。”

    韩官儿忽然说道。

    “谁?”

    那边的七个兵猛然转身,“哗”的一声,那“恭哥儿”三人猛的举起手中鸟铳、翼虎铳,那两个弓箭兵飞快的从身上取出双插。

    那刀盾兵顿住脚步,皮盾一下举在身前,一杆标枪已是出现在他的右手中。

    那镋钯手不动声色的从背后箭囊中取了一根箭矢出来。

    只瞬间这七人都戒备起来。

    韩大侠责怪的看了韩官儿一眼,杨河对他摇摇头,他策马出去,“踏踏踏”,马蹄声音。

    韩大侠、韩官儿忙跟在身旁,韩官儿腰刀抽出,神情戒备,韩大侠更是取出弓,一根箭矢搭在上面。

    那戒备的七人看到一骑出来,都是一愣,再看到马上杨河,眼睛一亮,神情明显一松。

    杨河在他们不远处停下马,淡淡道:“我乃生员杨河,尔等何人?”

    杨河明显看到他们神情变化,七个兵皆是肃然起敬,那“恭哥儿”三人脸上更浮起敬畏之色,举着的火器不知不觉低了下去。

    旁边四个兵气势也明显矮了几分,戒备之色,大大减弱。

    看他们神情变化,杨河心下一松,这读书人身份还是管用的,韩大侠父子脸上则浮起自豪的神色,自己头领是个读书人,而且年纪轻轻就是秀才,还骑着马。

    随后“恭哥儿”三人互视一眼,再看杨河一阵,就见“恭哥儿”将手中鸟铳递给旁边那长相粗豪的火器兵,他郑重抱拳,对杨河施礼道:“原来是杨相公,小人张出恭失敬了。”

    他指着旁边两个火器兵道:“这是舍弟张出敬、张出逊。”

    杨河沉吟道:“张出恭?”

    就见张出敬、张出逊脸上浮起怪异的神情,显然是想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了。

    旁边几个兵也是忍俊不禁,只有张出恭神情略为尴尬。

    杨河神情不变,淡淡道:“恭敬谦逊,出恭者,越出常规,超出范围,与众不同,令尊当年取名时,颇有深意啊。”

    张出恭脸上现出激动的神色,他连声道:“相公说得是,就是这个道理。”

    他看杨河策在马上,战马若火一样红,他打着暗红色的披风,戴着宝蓝色的软脚幞头,马上又有劲弓马刀,顾盼间神采照人,谈吐从容,儒雅中又有英气,种种风度气质让人心折。

    不由心下叹息,这就是读书人,睿智又威严,可叹自己兄弟几人都未读过书。

    旁边几个兵已收起武器,亦有叹服,不愧是读书人,就会说。

    每每张出恭报出他的名字,常人只想到方便内急,茅厕茅房等不雅之物,他却能说出一番深刻的大道理。

    他们也对杨河见礼,镋钯手自称曾有遇,刀盾手自称陈仇敖,还有两个弓箭兵中的年轻者,似乎性格胆小,怕见生人,老躲在年长者身后,不过也抱拳施礼,自称胡就义。

    只有那似乎是“胡大郎”的弓箭兵酸溜溜的嘟哝:“秀才有什么了不起,老子也读过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