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编伍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因为马肉还多,又新从永安集获得米面二石,加上大量的野菜等,赵中举等人熬了一大锅粥,份量颇足。

    不论新人老人每人都喝了三碗肉粥,个个饱饱的。

    喝了粥,新人们的气色都好了很多,杨河依旧吩咐齐友信、赵中举等人督促那些新人洗澡换衣,从庄边的河流取水,一锅锅锅烧开,轮流清洗换衣。

    那些衣着单薄的新人还发下衣物,特别赤脚的孩童,也发下鞋子。

    与马贼等一战后,杨河伍中缴获颇多的各色衣物,还从死去的匪徒身上剥了很多双的鞋子,虽然小孩穿大了些,也可以当拖鞋使用,总比打赤脚好。

    与当初的严德政等人一样,这些新人难民洗过澡换过衣后,个个精神了许多,至少象个人了。

    特别他们当中的男子,洗了头,又将裹的懒收巾清洗一番,颇有面目一新之感。

    杨河在旁看着,暗暗点头,男子的头部清洁很重要,一个人的精神气,往往表现在头发面容上,而懒收巾算是网巾的演进版,在明末百姓中非常流行。

    这些难民男子戴的大多也是懒收巾,上口敞而下口束,取系上比较便利。

    ……

    看这庄子还好,上次作战的伤者也需要换药,杨河打算在这双桥废庄休整一两日。

    不过首先,杨河打算编伍。

    大槐树旁,河神庙前,仍然一阵刺人的寒风过来,夹着细碎雪花飞舞,不论新旧难民都是黑压压跪坐台上,他们身下垫着杂草,新旧难民各聚在一旁。

    杨河倒不用跪坐,因为他有了一张破椅。

    杨大臣持着铜棍,雷打不动的守护在杨河身旁,这个忠心耿耿的书童左边别着腰刀,右边别着双插,披着斗篷,头戴红笠军帽,身上还背着圆盾,给人以强大的压迫力。

    弟弟妹妹杨谦、杨瑛依在杨河身边,妹妹瑛儿还不时乖巧的给他轻敲身子骨。

    严德政站在旁边,又有齐友信,韩大侠等人站在身侧,个个按着腰刀,大壮椅中人威势。

    这一路过来,杨大臣不用说,齐友信几人也算是他的亲信骨干了。

    众人汇集,所有人都是期待的看着杨河,这少年给他们以强大的信心,不说他的气度风姿,就是他展现的能力也让人心服。

    以后,他就是自己头领吗?

    杨河坐在椅中,他往下看去,下方黑压压的人群,各人眼中满满的期盼,特别那些新人难民们。

    他心中有自豪,也有压力,离开杜圩四十八人,现在已经发展到二百人了。

    他沉默半响,说道:“我决意编伍,暂设杀手队与辎重队二队,每队五甲,设队长一人,队副二人。每甲十二人,设甲长一人,甲副一人,伍长二人。杀手队,装备头巾一顶,短身罩甲一件,肩巾一领,布鞋厚袜一双,解首刀一把,长矛一杆,又有圆盾一面。辎重队,队长队副,与杀手队如一,余者暂装备头巾、鞋袜、圆盾与解首刀。”

    他说完编制,看向自己书童,说道:“杨大臣,你为杀手队队长,仍掌律法军纪,核定收获。”

    杨大臣猛然出列,他来到杨河身前,一撩披风,单膝下跪,双手抱拳,声音洪亮喝道:“属下领命!”

    杨河对自己书童微微一笑,在杨大臣退回后,又看向齐友信与韩大侠。

    他说道:“齐友信,韩大侠,你二人为杀手队队副。齐友信,你仍掌收集,内政诸事,并关注伍中可否有值得抬举之人。韩大侠,你也仍领哨探。”

    二人连忙出来,学杨大臣的样子大声领命。

    同时齐友信心中一动,关注伍中?

    难道杨相公的意思,以后要对自己委以什么重任?

    想到这里,他的喝应声更为响亮。

    杨河点点头,又从容说道:“杀手队下设五个甲长,一甲甲长,米大谷,甲副,蔡大秦。”

    立时两个中年男子出列,老实巴交的样子,原来他们与齐友信等同一个庄子,都是普通农户,但一路逃亡搏杀过来,又裹了黑巾,就显了锐气出来,特别比起那些新人难民们。

    他们学前方杨大臣等人样子喝应领命,神情颇有激动,得杨相公抬举,自己也当官了。

    “二甲甲长崔禄,甲副高进忠。”

    “三甲甲长林光官,甲副马祥。”

    “四甲甲长杨总,五甲甲长董世才……”

    一个年轻人与中年人同样激动上来,杨河看向那年轻人,二十多岁,穿着灰色短袍,裹了黑色头巾,锐气中透着几分机灵。

    这人他有印象,与马贼搏斗时颇为勇敢,当时活活打残了一个匪徒。

    杨河问他道:“你叫杨总?”

    这年轻人不知杨河单独问他是什么意思,看杨河那明亮锐利眼神,他有些畏惧,说道:“回相公,小人是叫杨总。”

    杨河淡淡道:“以后你叫杨千总。”

    这年轻人杨总满头雾水,不过他仍是道:“是,小人遵命,多谢相公赐名。”

    下去后,那中年人,新任五甲甲长董世才对他悄悄道:“相公亲自赐名,看来你要发达了。”

    回到人群中,身旁左右的人也这样说,还打趣他道:“杨家哥儿,看来以后要叫你千总大人了。”

    听得这年轻人更是心热,心想:“难道相公看俺威武不凡,打算抬举我?”

    杨河一一任命杀手队各甲长甲副,都是原伍中老人。

    这些人可靠不说,比起新人难民,他们也锐气颇显,堪充军官头目之职。

    但他杀手队四五甲暂不设甲副,因为他伍中老人青壮只有十七人,还含他杨河、杨大臣、韩大侠、韩官儿、齐友信、罗显爵六人。眼下编设队长队副,甲长甲副等,已经去了十一人,而他还要编设辎重队。

    “辎重队,以盛三堂为队长,杨马哥、李薛义为队副,余下青壮,还有新加入二十五个老弱,皆为辎重兵。”

    杨马哥、李薛义、盛三堂皆是沉默寡言,老实巴交之人,也都是伍中老人。

    此时他们都有伤在身,那盛三堂更是左眼中箭那青壮。

    他算是与马贼搏战前加入那伙人,他们八个青壮,现只余他跟罗显爵二人。

    杨河设伍,自然要选可靠之头领,老人用完了,这几人有伤在身,不方便进入杀手队,便在辎重队各任队长,队副。

    三人恭敬上前领命,神情中透着丝丝兴奋。

    旁边各人看着,对这三人没什么好嫉妒的,毕竟是辎重队,他们又为伍中奋勇受伤,那盛三堂更是永远瞎了一只眼,合情合理,都该在辎重队中养老。

    同时老人们心头振奋,杨相公确实对他们这些老人照顾,新人加入,他们身份地位就随之水涨船高。

    眼下个个成了伍中军官头目,以后人更多,自己地位更高。

    一时间,很多人生出杨相公多多扩大人马的心思。

    ……

    杨河一一安排,指挥若定,信手拈来,让人看了心折。

    下面的新人当然只能看着,看那杨相公在上面挥斥方遒,只言片语,就决定了他们的命运安排。

    暂时辎重队不编各甲,只由盛三堂三人在管,然后他们的任务,便是挑用军用物资,如刀矛箭矢,罩甲衣物,平时也要打造种种军械,如给矛头安上木柄,制作盾牌等等。

    伍中一些沉重的物资也不能都压在赵中举等人身上,那些沉重的米面、豆料、马肉等等,也要帮着一起挑运。

    自己马匹每日需要草料,皆由辎重队负责。

    至于原来属于辎重队的严德政等几个老弱……

    “严先生,以后你等就专管帐册教化,背负细软!”

    杨河看向严德政,现连严德政一起,他们几个老弱归属感都非常强,他们也是从杜圩起就一直跟随的老人,活干不了多少,但现身说法,教化新人,却是非常合适。

    严德政可记帐,余者不干重活,但背负些笔墨纸砚,茶叶,银两等精细东西却是可以。

    严德政恭敬出列领命,他浑家孙招弟在旁眉欢眼笑,自家男子越来越受杨相公器重了。

    ……

    此次新加入青壮妇女四十七人,杨河将她们都拔到赵中举与孙招弟两组人中去,赵中举那组原有十五人,拔十五人,她们三十人专门负责伍中洗衣与烧饭。

    孙招弟那组五人,余者妇女全归她,她们二十七人专管采集。

    伍中人多了,需要的野菜也多了。

    她们两组人与韩大侠一起,还将负责战后的救治包扎,赵中举等选些精细的女子,闲时她们也将收容绷带、草药、纱布等医疗之物,杨河专门拔了几斤烧酒,作为消毒之用。

    最后老人青壮中,有韩官儿,罗显爵二人没有安排,杨河让这两个火器兵归自己直辖,以后编设火器队他们就是军官,韩大侠若要带人出去哨探也可带上他们。

    观伍中只有韩官儿,罗显爵,杨千总三人会机灵些,可以跟随韩大侠出去哨探。

    至于新加入的新人,杨河还要再观察。

    以原来老人骨干为军官,很快杨河编伍完毕,他心头振奋,自己也有两队兵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