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人烟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续南明最新章节!

    不时一阵寒风呼啸过来,快十月了,放在后世的阳历,都快十一月份。

    气温一再下降,夜间清晨似乎都有一股刺人的寒意。

    一行人顺着乡间小道赶路,乱世来临,曾经人烟往来的道路全部荒芜,荒草连天,到处是那种干枯焦黄的颜色。

    周围似乎村落很多,但除了寂静还是寂静,每经过一个庄子,庄前庄后路上总能发现一些饿莩。

    往日看到这些形状狰狞的干尸,杨河还会绕开,现在直接过去,因为他的感官已经麻木了。

    此时杨河骑在马上,他换了一套衣服,头上戴着宝蓝色的软脚幞头,身穿酱紫色的茧绸罩甲衣,身披暗红色的披风,领围上是貂裘皮毛,保暖又华贵。

    杨家在鹿邑本是大户人家,杨河就算当时逃难粗粗带了些衣物细软,也无不精美。

    他马鞍上还挂了很多东西,左前方是一把马刀与一面圆盾,材料比难民们用的盾牌略好些,却是杨大臣从一处废宅内找了一张案几,紫檀的木料。

    他拆开了,慢慢切削成了圆盾,因木料还足,他也给自己搞了一副。

    其实在马上使用皮盾最好,但条件不足,杨河只好拿一面木圆盾将就。

    他马鞍右前方还挂了一副双插,弓壶箭囊斜挂着,却是杨河用来作马弓的那副五力弓,他的上力弓及斩马刀仍然别在腰间。

    马鞍的后方则挂着包裹,内中除了衣物,就是一些金银财宝,有原来自己的,也有这些时间缴获的。

    原来杨河收容了难民后,虽碗筷陶罐之类交给赵中举,让她们来背担,但细软衣裳什么还是由杨大臣背着,此时挂在马鞍上,让杨大臣更轻松一些。

    最后马鞍后方两边各挂一个背篓,里面装着弟弟妹妹杨谦、杨瑛。

    背篓内各有小凳子,可站可坐,背篓边还有木盖,盖上后可以防止箭矢,背篓边也有气孔,盖上木盖可以透气。

    弟弟杨谦一直安静坐着,妹妹瑛儿则站在背篓内。

    她不时的欢叫,还给杨河唱小曲,显然久久后又骑到马心中欢喜。

    杨河微笑听着,感觉到有马的便利。

    他在后世也骑过马,但骑几次就索然无味。

    颠簸又不舒服,马匹又不听话,叫它往东偏要往西,特别跑得太慢,小跑时跟走路差不多,怪不得草原上牧民自己都开摩托车不愿骑马,在后世快要被淘汰的物种。

    但这个时代马匹是最便捷的交通工具,有一匹马比后世的宝马还珍贵,这个身体从小就练习马术,弓马娴熟,他完整继承了这个身体的本事,骑马一点问题也没有。

    只是养马不容易,那马贼留下的豆料不过二十多斤,也就十多升,而马一天吃的豆料就要三升,为节省豆料,这几天他的书童杨大臣大部分时间都在放养马匹,采集干草。

    这事非常辛苦,而且不吃豆料的话,马一天要吃的干草至少三十斤,比原来翻了一倍,还一样容易掉膘。

    就若人没了油水荤腥,就算饭吃得再多,一样容易面黄肌瘦,营养不足。

    最后杨河吩咐加上韩官儿一起料理,两人侍候一匹马,又让辎重队采草,这才好些。

    杨河回头看了看,他的书童杨大臣扛着铜棍走在马的一边,他披着那件缴获自戴蓝色折上巾马贼的类斗篷披风,戴着红笠军帽,左腰处别着腰刀,右腰处别着双插,背上背着圆盾,颇有英气。

    这个忠心耿耿的书童喜欢这件披风,杨河自然奖励给他。

    看他一边走一边逗弄瑛儿,引得妹妹不时咯咯的笑。

    杨大臣身后是韩官儿,他戴着红缨毡帽,肩上扛着三眼铳与三脚架,身后同样背着一面圆盾,冷漠的脸上浮着一丝温柔的笑意。

    看到瑛儿就让他想起自己死去的妹妹,也是那样可爱。

    韩官儿身旁走着罗显爵,他腰间别着腰刀,背后背着圆盾。

    论功行赏后,韩官儿被奖励了红缨毡帽,罗显爵则被奖励了腰刀,算是韩官儿的辅助兵。

    韩官儿的三眼铳属于伍中重要战力,特别近战威力大,若两人相互配合的话,一人点火,一人瞄准,更打得准与狠,就象那日遇到狼群一样。

    所以在韩大侠有了弓箭后,杨河询问伍中谁用过火器,罗显爵言自己用过三眼铳,虽是民用烟花似的三眼铳,跟军用的三眼铳不是一回事,但也算用过火器,杨河就将他分到与韩官儿一组。

    罗显爵被奖励腰刀后颇为振奋,感到自己受到器重。

    他的任务是战时为韩官儿点火,并且提供掩护与保护。

    另一顶披风与红缨毡帽杨河奖给了韩大侠,他现在专门负责哨探,有了盾牌、弓箭与腰刀后,他的哨探能力大大加强。

    此时他走在前方百步外,远远为队伍开路。

    听到瑛儿的欢笑声,伍中很多人脸上露出笑容,瑛儿性情天真烂漫,其实就算没有杨河这重身份在,伍中各人也很喜欢她。

    杨河扫了一眼队伍,神情微微一黯,乱世中壮大队伍也不容易。

    比起前段时间,他的队伍人数少了一些,原本收留新人后伍中共有人数七十,但战死者最终达到九人,加上那天斩杀了伍胜祚,现队伍只剩六十人。

    特别青壮男丁又余十七人,还包含杨河与杨大臣在内。

    不过青壮妇女倒有二十一人,还有大小孩童十七人,如严德政一样的老弱五人。

    这些人中有些伤势在身,不过气色还算好,在废庄的那几天,狼肉全部吃光,还吃了一些马肉,在充足的肉食补充下,受伤人的箭伤刀伤恢复得很快,连那个左眼中箭的青壮都活了下来。

    天天有肉吃,还经过浴血奋战,众人的精气神都发生很大的改变,特别那些青壮,战斗力已不可同日而语。

    又扫了一眼赵中举等人,杨河感慨此时的妇女不愧为吃苦耐劳的典范。

    二十一个青壮妇女,孙招弟那组连她五人,赵中举手下则有十五人。

    此时赵中举等挑着沉重的担子,马肉,加上其它物资,怕每人挑的重量都达到百斤。

    在凉亭水渠那边时,杨河吩咐赵中举将死马处理了,她们用缴获来的盐砖料理一番,使得这些马肉可存放久些。

    不过两匹马,加起来骨肉至少一千多斤,十六个人挑,每人分到的份量不少,加上别的物资,每人还背一面不算轻的盾牌。

    但赵中举等人并没有叫苦抱怨,看着担中肉食,她们眼中都是浓浓满足。

    她们只怕伍中没有食物,并不介意吃点苦,受点累。

    ……

    又一阵寒风呼啸过来,杨河紧了紧披风,天气越来越冷了,还好伍中衣物倒是足够,虽然很多不好看。

    经过一处废庄,仍然是蒿草连天,人类要灭绝了吗?一阵刻骨的悲凉从杨河心头涌起。

    他骑在马上眺望,忽然神情一凝,那是?

    身边的杨大臣咦了一声,还有齐友信与严德政也是顿住脚步,他们齐齐眺望一阵,齐友信颤抖着声音道:“相公……有人烟,是真的好的人烟庄子……”

    这时韩大侠也飞奔回来,他激动地道:“相公,看到了吗?”

    杨河连连点头,确实,他看到了,那边有一个大庄子,炊烟袅袅,不是杜圩那种诡异烟火,而是正常繁盛的人间烟火。

    杨河感觉自己呼吸有些急促,后世见惯了城市乡镇的人流,平稳的生活,太平的景象,在这乱世中竟是如此的罕见。

    众难民也激动起来,人烟啊。

    “往那边走。”杨河下令道。

    众人大步向那边走去,为抄近道还走进旁边废弃的麦田内。

    到处是层层盐檩,黄河沿岸这些州县,似乎很少没有盐碱地的,不论干旱或是排水不畅,土壤中的盐分都容易聚集,最后形成盐碱地。

    不过越往那边走,就见兴修的水利沟渠越发多起来,最后杨河看到连绵的田地,一条条田埂,上面种满了冬小麦,田地边是一个个水塘,塘边栽着桑树与榆树。

    远远的一座圩寨耸立在那边,看那规模,圩墙至少有三、四里。

    杨河出神地看着,似乎听到那边鸡犬相闻,孩童笑闹声,那就是人类正常繁衍所在啊。

    ……

    老白牛:突然发现上手机端“新书强推”了,又惊觉到了周末,所以原定明早八点的两章移一章到十二点,另一章仍在明早八点。

    发现多了很多新老朋友,欢迎大家的到来。

    又多谢“最爱赵中举”、7052、毛瑟K98等书友的打赏投票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