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包扎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战事在不久后结束,在那刀盾手被杀后,余下的匪贼猛然回醒过来,这场原以为轻松无比的战事,竟然造成了惨重的伤亡,算上轻伤者,重伤者,死亡者,己方竟然伤亡过半。

    特别四个马贼不见踪影,不是被斩杀就是逃走,四个最强悍的步贼也已经死去,他们哪还有战心,个个狂叫着四散逃跑。

    杨河领着众青壮追了几十步,又留下对方一些人头后,就放弃不追了。

    他无意多追,虽然这场仗打胜了,但己方一样伤亡很大,连青壮妇孺算上,伤亡人数可能达到二十几人,重伤与死亡者极可能达到十人,可谓惨胜,特别伤者急需治疗,不能耽搁。

    这需要干净的水,韩大侠告诉杨河,前方两百步外有一条水渠,渠中水流仍多,渠边还有一座凉亭,内中可以安放救治伤员。

    杨河往他说的方向看去,那一片被杂草树木掩盖,远远看不清楚,不过韩大侠说那边有凉亭水渠,应该就有。

    杨河吩咐书童杨大臣带部分人在这边打扫战场,余下的人将那些不能动弹的伤者抬到那边去,轻伤者自己步行。

    青壮们仍然亢奋,这是他们正面对决第一次打败匪徒,往日他们只知道逃跑,一次次逃跑,往往这过程中几百个人,最后只剩下他们几十个人,甚至几个人。

    这是第一次例外,所以他们吼叫着,追逐着,那些匪徒中跑不动的伤员,都被他们直接挥棍打死。

    不过也有一些青壮陷入悲痛中,两个马贼的弓箭抛射,还有最后两个马贼直冲进来,就有不少妇孺受伤,甚至遇难。

    杨河就看到一个青壮跪在一个小男孩前,他哭得无比伤心,旁边还有一个妇人同样呼天抢地。这小男孩被冲进来的马贼直接踏死,内脏都流了出来,小脸上还残留着无比的恐惧与痛楚。

    战场其实很惨烈,空气中充满浓重的血腥味,好在弟弟妹妹没事,让杨河安慰些。

    伤者必须马上得到救治包扎,杨河留下杨大臣、韩官儿等打扫战场,收容尸体,余者往水渠那边转移。

    赵中举等人先行一步,依杨河吩咐去准备热水,干净布带,齐友信则组织人手搀扶伤员等。

    他已经看到受伤的女儿,看女儿齐婉德脸上中了一箭,箭杆虽然折去,也粗粗包扎一下,但仍然呻吟不止,气息微弱,不由心急如焚。

    众人急忙过去,杨河带着弟弟妹妹与韩大侠随同前往,杨河不用说,韩大侠作为猎户,也多少懂得救治的知识,前段时间众人被狼群袭击,受伤者就多亏了他。

    果然二百步外有一处水渠,渠水仍多,还是活水,渠边处有一座凉亭,杨河到时,赵中举已经开始烧水。

    她组织妇人们在亭内搭了处火塘,四块石头简陋的摆放,下面烧了堆火,一个铁锅架在上面,里面装满了水。亭边堆了一些茅草,伤员们抬扶到后,就一个个靠躺在茅草上。

    杨河看赵中举也准备了一些布带,从各个难民包裹中收集,但看着这些“干净的布带”,杨河摇了摇头,只得拿来自己的包裹,从内中找出一些柔软干净的内裳,在众人可惜目光中,撕扯成条块作为绷带。

    他心中暗叹,逃难途中物资太缺乏了,没有棉布棉纱制成的专门绷带,也没有专门伤药,勉强找些草药充数,对伤员救治太不利了。

    此战中箭的人不少,这个时代没有抗生素,没有消炎药,非常容易就得破伤风,想想后世在家中被金属片割伤了都要去打针,就知道被利箭射伤的后果。

    在缺乏药物情况下,为防止感染,清洗伤口就非常重要。

    杨河吩咐着,在水烧开后装了几陶罐干净的水,并放了些细盐进去,这让赵中举犹豫一下,因为盐不多了,特别是细盐,但她还是听从杨河的吩咐。

    杨河又吩咐她们将要清洗伤口的布巾放在锅中煮一会,最后指导赵中举等人如何清洗伤口,如何包扎止血,要注意什么细节等等。

    他还亲自动手,为小女孩齐婉德,还有那个左眼中箭的青壮清洗包扎。

    此时二人箭头都留在体内,那青壮早晕厥过去,小女孩齐婉德则还醒着,只是神情痛苦,不时呻吟几声,看得赵中举心如刀割。

    杨河看二人伤口都用布条粗粗包扎,他眉头微皱,这布条一看就是从外衣上撕扯下来,都谈不上干净不干净,这时代伤口多数就是这样感染的。

    他打开小女孩脸上的布条,一根折断的箭杆赫然穿在脸上,箭头则在脸颊内看不到,每次小女孩略一痛苦动作,鲜血就那样留下来。

    杨河用一块在锅中煮过的热布巾将小女孩伤口周边擦抹干净,然后取出一双煮过的筷子,柔声道:“囡囡乖,把嘴巴张开来。”

    小女孩依言张开嘴,但牵动了伤口,鲜血横流中,神情痛苦之极,一颗颗眼泪就那样滚下来。

    赵中举在旁流泪道:“女儿乖,要听相公的话。”

    齐友信在旁焦急看着,他身边是他二儿子齐智祥,还有大女儿齐婉容,最小的女儿齐婉君。他神情还算平静,但一双颤抖的手表露了他内心的真实情感。

    小女孩流泪用力张开了嘴,杨河将筷子伸进去,夹住了穿透脸颊的箭头,在小女孩痛叫中,一下子将箭头箭杆从口中拉出来。

    这是防止造成二次伤害,也好在箭头未伤害口内其它部位,只射穿脸颊后,悬空在口腔内。

    接下来事情好办多了,杨河用一块撕扯好的,柔软干净的布料熬些淡盐水,仔细清洗小女孩的伤口。

    他清洗得非常细致,这个时代箭头都非常容易生锈,若留一点锈斑在伤口中,小女孩就完了。

    事实上这个时候太多中箭十几天后高烧死亡的事情,他在小女孩伤口中也发现一些斑锈泥沙的痕迹,若不是自己亲自动手,小女孩怕以后性命难保。

    他一边清洗一边交待赵中举等人:“都仔细看好了,若以后有人受伤,就如此办理。”

    众人都围着看,眼中满是惊叹佩服之意,特别以新加入的人为甚,杨相公不但文武双全,还懂得医术。

    虽然在杨河看来只是些基础的救治知识,但在难民看来却是高深救命的技能本事,什么时候就可以救自己一命。

    赵中举在旁仔细看着,看杨河认真细致的样子,她眼泪汪汪的,感激非常。

    韩大侠围在旁边,同样看得非常仔细,眼中满是佩服的神情。

    清洗完伤口后,杨河用自己干净内裳制成的绷带为小女孩包扎好伤口,这时候没有麻药,所有痛苦都只有活生生忍受,好在这时的人都非常坚强,连小女孩也不例外。

    她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转,就是忍住不叫出来,让杨河的包扎顺利了很多。

    看着救治好的小女孩,杨河心下松了口气,他欣慰的同时也有些难过,小女孩命可能保住了,但也铁定破相了,对她以后的生活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杨河最后给那个左眼中箭的青壮包扎,这青壮早晕厥过去,箭头拔出后他大叫一声,接着又晕过去,一动不动任杨河施为。

    这青壮杨河就没把握他能不能活,还有那些被马匹撞到的人,被马刀砍中的人——两个马贼冲进来后,就有多人被马匹撞飞,还有几个老者与妇孺被马刀砍中划过。

    这种借助马力在经过人身上拖出的长长伤口,在冷兵器时代往往无解,她们伤口虽粗粗包扎一下,但看上去仍然触目惊心,血流不止。

    杨河的应对方法是清洗伤口后,让赵中举,孙招弟等人用针线把她们的伤口缝合起来,不过有留下一道小口排脓,这点很重要,杨河要赵中举,孙招弟等人劳劳记在心里。

    众难民在旁看得双目圆睁,个个均觉大开眼界,没想到伤口还可象缝衣裳似的缝起来,还很有效的样子,至少血止住了。

    众人都非常庆幸能跟在杨河身边,若放在往日,就算这种伤口包裹多少层,往往也合止不住,而且日后几乎都会死于伤口感染,那种种过程真是惨不忍睹。

    看杨河对他们精心救治的样子,不说家属,就是伤者个个也感激涕零,缝合伤口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但她们只是颤抖着默默忍受,连大声痛叫的人都很少。

    最后众伤员都清洗包扎好,但暂时没有敷上伤药,这需要韩大侠带人去找。

    杨河呼了口气,能做的自己都做了,这些人能不能活下来,就看她们的命数了。

    齐友信本来一直神情焦虑,但看女儿包扎好后安静躺在茅草上,知道她挺过去了,大大松了口气,再次向杨河感谢。

    杨河摆摆手,看身旁的严德政不时咳嗽几声,他关切的道:“严先生没事吧?”

    严德政神情有些羞愧,他道:“相公放心,学生没事……只是……”

    杨河知道严德政要说什么,他摆手止住严德政后面的话语,而此战有一些被马匹撞飞的人,比如严德政等人,现在看起来没事,但难说会有什么后遗症或是内伤。

    对这个杨河就没办法了,需要有名医慢慢施药调理。

    ……

    老白牛:出门在外,这两天都是定时更新。

    在外不能写作,所以这几天每天一更,算了算存稿,不到十天了,要节省着用。

    多谢最爱赵中举、回忆是禁忌本人、天幕落、第一甲第一名、明橘天南、游龙在天、菜农伟大、纵横等书友的打赏投票等。

    发现前两天说了那个感慨,很多书友有疑惑,回应滂雨等书友,这意味绝大部分流量已经转移到手机端,网站推荐效果会越来越不明显,而手机就这么大,推位有限,作者们要出头,可能会比以前困难几倍。

    另感觉手机打字太艰难,我试着打一百字,用了两小时。

    怪不得纵横各书评最多是“签到”两个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