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收获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河看那些恶狼慢慢围上来,一双双饥饿的眼睛闪烁着嗜血残忍的神情。

    它们窥探着,巡弋着,似乎四面八方都是它们的身影,但一时却也不敢靠得太近。

    狼这东西最擅欺软怕硬,若是落单的旅人,它们早就扑上来了,但这边人多,而且有了准备,十几根棍棒指着外间,就算腹中饥饿,恶狼也会掂量自己的实力。

    掂量能否吃下这些猎物。

    呛啷一声龙吟,杨河将斩马刀抽出插在地上,他半张着弓,冷冷寻找着头狼的下落。

    这边地形不太好,群狼潜伏的杂草离这边不够远,弓箭优势不能发挥到最大,不过只要射杀头狼,这群恶狼就会溃败。

    忽然,一只体型略大的恶狼引起杨河的注意,那狼也是机警,见杨河目光看来,立时身子一缩,掩入一片乱草丛中,同时那方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嗥叫。

    “嗷——呜—”

    群狼皆仰天长啸,忽然黑影闪动,两头恶狼猛地跳起,闪电般向杨河扑来。

    “嗖嗖!”

    弓弦的紧绷声响起,一根重箭,一根轻箭同时射出。

    重矢带着呼啸,一声凄厉的惨嚎,一只恶狼被杨河射翻在地。

    那箭射穿了狼的头颅,直没到箭尾,那狼重重摔倒在地上,头上鲜血横流,身体抽搐几下就不动了。

    另一狼被杨大臣射中,但跌落在地时,喉中兀自低吼不停,接着杨大臣一根轻箭再追着过去,那狼立时不动,嘴中污血啐涎横流。

    杨河还未松口气,头狼凄厉的嗥叫声又再响起,十几道黑影再次疾如闪电的朝这个方向扑来。

    同时后方群狼骚动,似乎随时在准备第三波的攻击。

    一阵霹雳的连珠箭矢,就听凄厉的狼嚎声不断,当场有四只恶狼被杨河射翻在地,他用的是重箭大矢,基本每一箭都可以射死或重伤一只恶狼。

    杨大臣也射倒四只,他用的箭矢较轻,但这一、二十步距离杀伤力也不小。

    只要被他射中要害,恶狼都基本失去活动能力,就算未射中要害,被射伤的恶狼也都带着箭矢害怕逃跑。

    而且他射得越快,将小稍弓的射速发挥得淋漓尽致,有一息的时候,杨河甚至看到他同时射出三箭。

    嗖嗖声不断,弓弦响动的声音不停,血腥味大作,很快杨河与杨大臣面前就倒了一地的恶狼。

    不过毕竟距离近,杨河用的又是重弓重箭,射速略慢,同时后方扑来的恶狼也似乎改变战略,它们避开正面,有几只从杨河的左面方向扑来,很快就要扑到。

    然后杨河正面还有恶狼巡弋,此时若他的左翼无人,留给他的选择似乎就唯有抛弓取刀。

    “砰!”

    就在这时,三眼铳的一声巨响,吓得群狼尾巴一缩,就见韩大侠手中火绳往韩官儿三眼铳一个孔眼中一点,黑火药猛然燃烧喷出火光,然后铳口冒出更猛烈的火光。

    白烟弥漫,扑鼻的硝烟味进入鼻中,就见几步外一只恶狼被打得翻滚出去,它在空中翻滚时,胸腔上就向外不停的喷洒鲜红的碎屑。

    “瞄准!”

    韩大侠大喝道。

    他儿子韩官儿咬着牙,将手中三眼铳在架上一转,又换了一个孔眼,眼睛再次瞄上十几步外的另一只恶狼。

    韩大侠火绳再一点,三眼铳又一声爆响,更浓重的硝烟味弥漫,那恶狼一阵呜咽,猛然摔倒在地,它的颅骨被三眼铳弹打中,一大片头盖骨都被击碎,露出好大块血肉模糊的创面。

    “瞄准!”

    韩大侠厉声喝道,他儿子韩官儿又换了一个孔眼,韩大侠手中火绳略一吹,再一点,猛烈冒出的火光中,几步外的一只恶狼一直摔飞几米远去,然后沉重的落在地上。

    它似乎被打中了腰部,只滚在地上惨嚎不止,然后一些花花绿绿的肠子流了出来。

    韩大侠猛地从地上拔出腰刀,他儿子同样持三眼铳在手,但方才三眼铳的响声对群狼惊吓不小,却无狼再敢从这边扑来。

    忽然一声惊叫,却是齐友信被一只恶狼扑倒在地,那狼张着大口,就要朝他的脖中咬去。

    原来齐友信旁边一个青壮被恶狼攻击,齐友信意图挥棍去救,却被另一只恶狼偷个空子,扑个正着。

    “官人。”

    他后方不远的赵中举看个正着,不由惊叫一声。

    杨大臣猛然弃弓,一把抽出插在地上的铜棍,重重抽在那狼的腰上,将它的腰骨打成两截。

    齐友信正拼命抓住这狼的两条前爪,防止它咬向自己喉咙,那狼被杨大臣一棍打成瘫痪,他同样被这沉重的力道震得一口气说不出话来。

    无声无息的身影不断,似乎越来越多的恶狼试图从这边突破,杨大臣等人吼叫搏斗阻止,不过仍然有一些狼只从空中钻了进去,扑向后方的老弱妇孺。

    比若就有一只恶狼向孙招弟的几个子女扑来。

    孙招弟与身边几个妇人发疯似的挥打,用手中棍棒将扑来的恶狼挡住,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这个母亲豁出去了。

    就连严德政一样忘了自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童生,他涨红脸吼叫着,手中的棍棒拼命挥动。

    杨河看着四周,已经无狼再敢向他扑来,不过四面八方似乎都是黑影闪动,恶狼们游走着,窥探着,只要抽个空子就会扑上来,象极了草原上的种种战术。

    右翼传来的动静他心知肚明,不过他仍然静静看着,他知道要结束这一切,唯有射杀头狼。

    猛然他又抽出一根重箭,他已经看到那只头狼了,它正有若狸猫似的随在狼群中,悄无声息的向己方逼来。

    他冷冷看着,缓缓张开弓,一百二十明斤,158.7磅的上力弓在拉动中嘎吱嘎吱响动,猛然那头狼对上杨河的目光,一双残忍无情的眼睛,然后那狼从地上一弹而起,高高跳跃扑来。

    杨河猛地松开弓弦。

    “嗖!”

    空气被破开的凌厉呼啸声音。

    一声凄厉的狼嚎,就在两步开外,那头狼被杨河的箭矢射飞出去,它至少在空中飞了十米,然后重重摔倒在地,在地上挣扎一会,就一动不动了。

    却是这狼的喉部被一根长箭透体而过,鲜血大量涌出不停。

    群狼的攻击猛然一顿,呜咽声大作,随后很多恶狼尾巴一垂,掉头就走。

    在这些狼只的带动下,越来越多恶狼拔头回走,很快它们消失个无影,只留下一地的狼尸。

    ……

    杨河猛然一个踉跄,有点脱力的感觉,这些天又是天天喝稀饭,体力有些不足。

    不过他还是叫道:“大伙都没事吧?”

    众难民回道:“没事。”

    间中夹着几声痛哼呻吟,却还是有人被恶狼扑伤,好在没人被咬中,否则事情就严重了。

    杨河叫道:“瑛儿、谦儿呢?”

    弟弟妹妹从背篓中钻出头来,其中弟弟杨谦还紧紧抱着妹妹,妹妹瑛儿在他怀里大声回道:“哥哥,瑛儿没事。”

    杨河放下心来,身边杨大臣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累死老子了。”

    齐友信等人仍然心有余悸,韩大侠说道:“这些恶狼也是饿疯了,否则早在第一波后它们就该逃了。”

    杨河略有些不放心,安排韩大侠去侦察一番,果然四周狼群早已消失无踪,再无半分踪影。

    众人都放下心来,随后欢喜从心中腾起。

    看着一地狼尸,杨大臣大笑道:“哈哈,有肉吃了,还这么多肉。”

    齐友信也忘了方才的惊险,他眉欢眼笑道:“调理得好的话,狼肉比驴肉还好吃……记得亳州城以前有家老字号,专卖狼肉,红焖出锅后沥干,撕开沾料吃……那味道……”

    杨河同样满心的欢喜,看现场斩杀重伤恶狼起码有十几头,己方不过轻伤几人,这战果确实很大,还解决了急需的粮食肉食问题,他一挥手,豪迈地道:“好久没好好吃肉了,今天大伙就放开吃。”

    众人都欢呼起来。

    ……

    众人清点所得,现场收获恶狼尸体一共有十六只,当然,这内中原有一些恶狼是被打成重伤的,都当场一棍子打死。

    还有一只是意外之喜,却是一只恶狼被杨大臣射了两箭,然后逃走了,却在附近一个草丛中留下尸体,看样子是失血过多而死,结果被眼尖的韩官儿发现。

    这让杨大臣可惜不已,很多狼只被他射了一箭逃跑,怕日后迟早要死,却不可能去寻找追赶了。

    同时杨河与杨大臣还回收了自己的箭矢,然后在杨河命令下,众青壮兴高采烈扛着狼尸,来到不远处的河汊废宅处。

    淮北的民众喜欢将房舍建在河的内湾处,认为如此聚气聚财、人财两旺。

    同时认为河流入湖入海,或小河流入大河处是蛟龙入海,在这里建房设村可以如龙得水,前程无量。

    所以在太平盛世时,若这样的河汊处,七八户、三五户即为村的现象很普遍,甚至有许多独家舍,不过战乱一起,首先遭殃的还是这些防护力不强的小村独户。

    杨河在几家废宅处转了一圈,在一个石牌上发现这片废墟叫“吴口”,淮北各地多俗称这种河汊处为“剅口”,当地以“×口”、“×岔”等习惯命名非常多。

    可以看出,当初这几户人聚集时建房非常讲究,门前视野开阔,毫无遮拦,为了防水还堆了台,建了圩。

    可惜乱世一来,再美好的愿望,再精心的构局都无济于事。

    几所大气的宅院现在多剩断垣残壁,只有一间屋舍稍好一些,可以遮风挡雨。

    杨河打算今天就在这里歇息,举行篝火盛宴,烤全狼。

    ……

    老白牛:拼音的浪潮也弥漫到历史文中了?我改改,历史文中出现拼音真是不忍卒读。

    若读者先前有看过拼音的地名,可以回去看过,拼音的地名与汉字的地名那意境是完全不同。

    多谢黑风之夜等书友的打赏,还有封面,我问问编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