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狼群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风一吹,一股猛烈的尘土迎面而来,身旁的杨大臣呸了一声,将头上戴的红笠军帽往下歪了歪,遮挡住吹来的风沙,又托了托身后的背篓,口中骂骂咧咧不止。

    杨河也是皱了皱眉,这路太不好走了。

    他回头看去,身旁各人个个戴着帷帽,众人不久前换的衣服已经灰蒙蒙满是尘土。

    为防止风沙吹入眼中,众人都戴上这种挂有纱巾的帽子,杨河也不例外。

    帷帽在遮蔽风沙上非常实用,在大明北地,特别京师使用普遍。

    当时的欧洲传教士利玛窦就有写:“京城这个地方很少下雨,为了克服讨厌的灰尘,这里任何阶层的人想要外出,不管步行或乘交通工具,都要戴一条长纱,从帽子前面垂下来,从而遮蔽起面部。”

    杨河也有帷帽,早前放在杨大臣包裹中,眼下风沙大,自然要将帷帽戴上。

    为防止风沙吹入眼内,他又给弟弟妹妹戴上帽子。

    那些难民同样如此,不过杨大臣却不喜欢戴,毕竟多少影响视线。

    仍然睢河边上,死寂、荒凉、枯黄,也跟前些天他走的路一样,越往睢河下游行去,那沙壤地就越多,然后各种各样的盐碱地,洼塘地,让一行人赶路说不出的困难。

    从杜圩到睢宁其实并不远,若以直线来说,距离不过一百六十里罢了。

    但这个时代赶路不能这样算,没有官道,就只能走小道,然后就要绕来绕去。

    淮北之地多平原,但不一定平原地形就好赶路。

    形形色色的沙壤地、盐碱地、洼塘地不说,从宿州到睢宁,还是黄河重要的泄黄区、分洪区,所以从黄河到睢河之间地带,纵横交错聚集了无数的河道沟渠。

    这些河道有的干涸了,有的还有水,若没有桥的话,就要绕道,或者寻找桥梁。

    想顺着河岸笔直走也不可能,睢水北岸并非封闭的河岸,沿途不断有大小河流注入河道,小沟小水还可以直接跨越,若河道宽一些的话,就要寻找桥梁了。

    因为河水淤塞,睢河的河道还很高,许多支流无法排入水中,或倒灌的缘故,就在入河口形成了众多的洼塘湖泊,大小沼泽,经常连绵数里之多。

    遇上这样的地形,就经常要绕道走上很远。

    杨河皱着眉,从宿州到睢宁其实有官道,却在睢水南岸,而且要先经过灵璧,然后再转而向北,与这边差了十万八千里。

    还有一条徐州到睢宁的官道,却是在黄河边上,离这边同样很远。

    杨河考虑要不要转而向北,走徐州到睢宁的官道。

    这个时代虽说官道情况很不好,但比起这种普通的民间小道,却是好上太多太多,至少不用绕来绕去,跨沟过河也有基本的桥梁。

    反观他们一行人,从早上走到下午,路虽然走得多,但走的都是冤枉路,实际距离并没有前进多少。

    杨河估计今天有效路程只走了二十多里,按这样的速度,走到睢宁要什么时候?

    “相公,可不可以歇息了?看前方有一个剅口,可以停下来洗洗脸,喝喝水。”

    身旁的齐友信气喘吁吁的道,他手中的棍棒当成拐杖,然后身后有一个背篓,里面是他的两个小女儿齐婉君与齐婉德。

    至于大一点的儿女齐智祥、齐婉容,就只能走路了。

    也是受他的启发,杨河也给弟弟妹妹搞了一个背篓,由书童杨大臣背着。

    此时齐友信蓬头垢面、灰头土脸,形象全无,可以看出他非常疲倦,主要是每餐只有一些米粥,对体力衰竭非常快。

    身后的严德政同样强咬着牙,和他的浑家孙招弟一样,都是背上背着一个,脚下跟着一个,还有一干难民,人人疲惫憔悴。

    如以往一样,杨河同样规划了行程计划,每一小时都会休息一会,喝点儿水。

    临出发前,他让赵中举烧了很多干净的水,每个难民的水囊水葫都灌得满满的。

    是差不多到了该休息的时候了,杨河举目眺望,四野寂静无人,不过前方不远处确实有一个河汊,一条不知名的小河从那边流入睢河,水草非常茂密。

    在河汊处,似乎有几间废宅。

    当下杨河说道:“好,就到前方剅口处歇息,然后想办法过河。”

    众人精神一振,都是大声应了声,加快脚步,往那边走去。

    杨河看杨大臣又托了托身后的背篓,关切问道:“大臣,累吗?”

    这个憨厚的少年裂开大嘴笑道:“放心吧少爷,就两位小主人这点份量,再背个一百里也没问题。”

    杨河看弟弟妹妹确实比走路时精神了许多,这是背篓的功劳,也是人多的好处。

    放在往日,杨大臣要负责探路开道,自己要随时警戒,却不能象这样背着。

    很快众人走下沙壤地,地势一低,面前就是一大片盐碱地,周边大片大片的杂草。

    众人都很注意绕开,淮北的盐碱地通常与沼泽连在一起,小心不要陷进去。

    越往河汊处走去,杂草越茂密,一些茅草甚至高过人头,一个又一个洼塘出现。

    就在这时,前方探路的韩大侠忽然发现什么,他交待儿子几句,二人快步回来。

    就见韩大侠走到杨河面前,低低说道:“相公,有狼群。”

    杨河竦然一惊:“在哪里?”

    他将纱巾撩上,顺着韩大侠所指方向看去,果然见盐碱地的左方,那些杂草丛中,一些双目幽幽的恶狼正悄无声息的潜逼而来。

    杨河粗粗一数,只看到的恶狼就有三、四十只,加上一些藏得紧的,怕得有五、六十只,好一只庞大的狼群。

    它们行止间无声无息,还知道借着杂草的掩护,若不是韩大侠曾是猎人,经验丰富,第一时间发现狼群的踪迹,自己一行人惨遭偷袭下,怕要损失惨重。

    他从弓壶中抽出自己的开元弓,又抽出一根重箭,对身旁的杨大臣低低道:“传下去,有狼群,全部靠到那边水塘去。”

    杨大臣已经听到韩大侠说话,他不动声色点了点头,轻声把话传给了身后的齐友信、严德政等人,同时紧了紧身后的背篓,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铜棍。

    立时消息低低传开,一行人都有些紧张起来,好在众难民危险经历多了,虽惊不乱,又有杨河作为主心骨,当下他们听从命令,假装不知情的往水塘那边靠去。

    众人一步步挪动,终于,集体移到了水塘边上,杨河心下一松,这处水塘颇大,塘水也多,有若一个小湖,一行人靠在这,至少狼群无法从水塘右边进攻。

    当下他快速作出安排,青壮男人在外,妇孺老弱在内,个个手持棍棒武器,形成一个半圆的防护圈。

    杨大臣已将自己的背篓取下,后方的孙招弟赶上来接过,并将之放在最安全的内中。

    这个粗壮的书童站在杨河右侧,他将自己的铜棍插在地上,一边抽出弓壶的小稍弓,恶狠狠道:“好久没有吃狼肉了。”

    杨大臣右边上是齐友信,这个大明里长学杨大臣样子将腰刀抽出插在地上,有些紧张的握紧手中棍棒,一边喃喃道:“好多的狼。”

    韩大侠父子在杨河左侧,可能是见惯狼群,这对父子并不慌乱,就见韩大侠不慌不乱抽出腰间的火摺子,他将竹盖取下,用力一甩,内中火种复燃。

    然后他取出塞在腰间的一段火绳,将火绳一端放在火摺子内点燃,又不慌不乱将火摺子盖上,重新塞回腰内。

    他将火绳换到右手,并抽出腰刀插在地上,一边对身边儿子道:“一会注意瞄准,看准打。”

    他儿子韩官儿沉默点头,杨河将三眼铳授给他们后,二人不但给三眼铳装了新木柄,还搞了一个三脚架,此时韩官儿将三眼铳架在三脚架上,身子半伏,默默瞄准群狼。

    看他们父子样子,是打算相互配合,一个点火,一个瞄准,这样确实打得更准。

    韩官儿的三眼铳也早在出门前装填好了子药,火门装了引线,并倒入散药将之捻紧,使之火门引药引线不会散落下来,算是简单而常人所不知的技巧。

    杨河看了他们几眼,这对父子,不象是简单的猎户。

    杨河等人严加戒备,在他们左右两边,是剩余十二个头裹黑巾,将帷帽挂在脖后的青壮。

    他们围成半圆,个个持棍在手,随时准备战斗。

    在青壮们后方,严德政、赵中举等人一样紧张的握紧手中棍棒,乱世中妇孺老弱一样要随时拼命,就连孩童都是紧紧捂住嘴,惟恐发出声音给大人们添乱。

    这时那些恶狼停了下来,显然察觉到自己行踪败露。

    它们公然显露身形,立时此起彼伏的狼嚎声响起,渗人之极。

    ……

    老白牛:突然发现封面换了,玄幻战争大片牛头怪不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