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有米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杨河用力喘气,只觉身体阵阵发虚,他回头看了那些难民一眼,所有接触到他目光的人都是浑身一僵,一动也不敢动,方才一幕对他们震动太大了。

    堂内血腥味刺鼻浓重,还夹着淡淡的硝烟味道,到处是斑斑血迹,触目惊心。

    回过头来,杨河淡淡说道:“大臣,把东西都收走。”

    杨大臣大声应了声,杨河也来到几具尸体面前,首先他将两个弓兵的双插收走,特别是自己的强弓。

    曾经杨河以为自己的良弓遗失后再也见不到,没想到现在失而复得,心中的喜悦难以形容。

    特别他的弓不是普通的弓,而是开元强弓,使用竹、牛角、牛筋、鱼胶、桑木、桦树皮、漆等一系列复合材料,制作精良,属于祖传下来的宝贝。

    茅元仪在《武备志》中曾介绍大明弓箭类型,开元弓可是九边利器,在大明腹地尤为少见,中州、淮北这边多使用的是小稍弓,却是和开元弓不能比。

    强弓在手,杨河立时心中安定了许多,这将会急速提升他的战斗力,人跟动物的区别就是人会使用工具,文明人跟野蛮人的区别,就是文明人会使用更多更好的工具。

    一弓袋与一箭袋合为双插,将两副双插插在自己的鞓带上,掩好披风,杨河心中涌起极大的安全感。看杨大臣四处收罗,他看了看,然后看向柱子上绑着的那男人。

    他还未死,此时死灰的眼睛死死看着自己,微微眨动着,流露出无比的恳求之色。

    杨河闭上了眼睛,他猛然睁开,刀光一闪,就划断了这人的咽喉。

    再看去,这男人眼睛还是睁着,但内中似乎流露着无比的感激与解脱。

    看着他,杨河不由感慨生命之脆弱,乱世人命贱如蝼蚁。

    杨大臣不断的收罗,将几兵的佩刀、匕首、火药三眼铳、手铳、火摺子等全部搜走,还把将那兵的红笠军帽捡起,弹了弹后戴到自己头上,这帽比民间的红缨毡帽制作会精良些。

    他在堂上不断寻找,可以看出,这三个兵痞的财帛都放在堂上,杨大臣不断找到一些衣物、首饰、银两等等,显然都是三人杀人越货后所得的财物。

    当然财帛什么现在二人都没放在心上,一百两银子此时在杨河心中不值一碗米,只是寻找时顺手而为收起来罢了。

    那帮难民还是呆呆站着,只是拿眼不时偷看杨河,妹妹瑛儿此时也停止了哭泣,见杨河停下动作,就在哥哥杨谦带着下来到身边,抱着杨河的大腿只是乖巧不语。

    杨河摸摸二人的头,心下酸涩难言,每日让弟弟妹妹担惊受怕,这日子什么时候是头?

    忽然杨大臣欣喜若狂的声音传来:“少爷,有米啊,好几十斤的米……哈哈,这帮畜生,有米吃还吃人,真是纯种的畜生!”

    “什么,有米?”

    杨河大喜过望,还有好几十斤?

    果然见杨大臣喜逐颜开的提着一个米袋过来,看份量,确实有好几十斤。

    那边的难民也是一阵骚动,不过杨河目光冷冷看去,就没有一个人敢动。

    “好了,动作麻利!”

    有了米,杨河也没兴趣再搜刮了,当下提醒杨大臣。

    杨大臣应了声,从一个墙角处扯了两块布幔,将所得所获打了两个包,就用铜棍挑起。

    当然,他没忘拿一个还算干净的大陶碗与木盆装进去,没有小铁锅,但大陶碗也可以用来炒菜,木盆可以用来洗脸洗衣。

    最后杨河举目四望,对他有用的东西都带走了,余下就是眼前这口大铁锅了。

    锅太大太重,无法带走,里面还煮着一锅的“肉”,此时水沸腾烧开了,似乎香味不断弥漫。

    杨河腹中翻滚,不知是饿的还是恶心,那些难民也是眼睁睁看着锅中,很多人的喉结不断的上下滚动。

    又看着眼前这个屠宰场,人间地狱,世间最丑陋的地方,上面一个个人肉肢体仍然挂着,是那样的刺目。杨河猛然一脚将这口锅踹翻在地,里面的东西全部倾倒出来。

    然后他捡起下面的柴火,扔到墙边一处柴禾茅草堆中,立时那堆柴禾燃烧起来。

    他将燃着的柴火不断踢到各处,最后堂中火势慢慢大起来。

    看着火苗腾起,不断席卷,杨河神情冰冷,静静说道:“烈火必将焚尽一切黑暗!”

    然后回头,带着弟弟妹妹与杨大臣向外走去。

    所到之处,每个难民都是敬畏的避开。

    看杨河四人出去,那些难民发一声喊,不顾火势就去搜索余下的东西。

    破衣烂服,碗筷瓢盆,连三个兵身上残留衣物腰带什么都被剥光,那口翻落的大锅也几人争先恐后去抬。

    ……

    “少爷,那边也有一个台。”

    杨河四人出了宅子,当务之急,是找一个有干净水源的地方生火造饭。

    他们沿着街两旁的瓦砾废墟寻找着,也看过几个墙体残损不是很厉害的房屋,可惜里面没有水井,到圩子的东面后,忽然杨大臣指着一个地方说道。

    果然那边有一个台,上面一个残破的院落,似乎还是个几进的大院,虽然东西两侧及北端的建筑尽废,但也可以看出屋主以前的身份地位很不一般。

    杨河几人兴冲冲进了宅院去,北地低洼处除了外间建圩墙,内中富户在盖屋前还会筑土台子,然后院落建在上面,以防汛期间房屋被淹,谓其为台。

    这户人家有财力建台及几进大院,肯定在院落内修有水井。

    果然在西厢房屋檐不远处发现一座水井,井旁还竖立着一个石雕佛阁,然后边上有一个石面水盆。

    随后杨河二人大失所望,因为厢房被毁的缘故,一些残砖断瓦落到井中,却把井水弄脏弄淤了。

    “不用急,如此宅院定有暗井。”

    杨河说道,他与杨大臣细细寻找,果然在正堂后方一处残破木地板下,发现了一处暗井,可以看到水位依然很高,井边留有方孔巨石,上面插绑着一个打水轱辘,轱辘上吊着水桶。

    杨大臣很轻松的打了一桶水上来,杨河看了看,水质比较干净。

    再尝了尝,杨河笑道:“大臣,就在这边歇息,生火造饭。”

    杨大臣高兴的应了声,弟弟妹妹也拍手叫好起来。

    杨河笑了笑,大户人家多有暗井,就象杨家的宅子一样,同样有一口这样的暗井。

    厨房在正堂的东面,这也是东厨的由来,杨大臣去看了看,虽然破损,但也可用,锅碗瓢盆没了,但灶台还在。

    他走回来解开包裹米袋,又拿出陶罐,从米袋里面抓了几抓米,估计有四斤左右,煮成米饭可有八斤。当然,水放多些饭可以更多,但那就稀了。

    一边杨大臣满面笑容地道:“少爷,今天我们饱饱的吃一顿。”

    杨河笑着点头,他从来没想到,为了吃一餐米,会是这样的艰辛,这样的高兴。

    杨大臣洗米淘米,杨河吩咐弟弟妹妹不要乱跑,他提着斩马刀在屋前屋后巡视一番。

    可以看出这宅子底蕴不错,连屋角墀头上都刻着精美砖雕瑞兽,寓意着房主人对美好事物的渴望,然现在全部残破了,除了正堂与南边大门这一片略好,余者皆成废墟。

    杨河去几个屋子内看了看,家具桌椅都消失不见,或成破碎木板,他还看到一张金丝楠木拔步床,现在成了一堆碎片。

    还好杨河找到一张较为完好的案几,可以当成饭桌使用。

    杨河回来时,就看到厨房那边炊烟袅袅,还有弟弟妹妹正围在厨房门口,显然饿得急了,一直等着饭吃。

    杨河拿出木盆面巾等,又从暗井那边提了一桶水,然后呼唤弟弟妹妹:“瑛儿、谦儿,过来洗手洗脸。”

    在正堂前方那石面水盆前,杨河给弟弟妹妹仔细洗了手,洗了脸,将二人脸上、衣裳上的灰尘擦去,立时一盆的水都漆黑无比,杨河的白巾成了黑布。

    随后杨河又自己洗手洗脸,又擦擦衣裳上的尘土,一些擦不到的地方,妹妹瑛儿主动帮自己擦。

    “瑛儿真乖。”

    杨河抱起妹妹,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立时妹妹瑛儿咯咯的笑起来。

    搞完饭前卫生,杨河扯块布将案几擦洗干净,又洗了碗筷,以一块布幔垫在案几下面,没椅子只好几人跪坐在布幔上面了,正好体会下汉民族最正统的居坐方式。

    随后杨河的心情变得焦急,缴获来的一大堆东西他都没心思去看,就等着饭吃。

    厨房那边米饭的香味阵阵,还有滋滋的炒菜声音,一股股肉香的味道让人坐立不安。

    杨河从来没觉得时间这么慢过,弟弟妹妹端坐在杨河两侧,也是不断的往那边探头探脑。

    终于。

    “开饭啦。”

    就见杨大臣用一块木板端着陶罐与大陶碗进来,里面是满满的米饭与兔肉,立时腾腾热气,阵阵浓香迎面而来,似乎整个屋子都被香味笼罩。

    “少爷,瑛儿、谦儿,等急了吧?”

    杨大臣一边将陶罐与大陶碗摆上桌,一边乐呵呵的说道。

    杨河微笑道:“不急,瑛儿、谦儿,大臣哥哥辛苦,还不快谢谢他?”

    “谢谢大臣哥哥。”

    妹妹瑛儿甜甜说道。

    弟弟杨谦性格较内敛,轻声说了一句。

    “好,真乖……呵呵……乖……”

    这少年摸着头,裂开大嘴只是直笑。

    他给三人装饭,眼中忽然涌出热泪,一滴滴落下来,呜咽道:“没想到……还可以吃到饱饭……”

    杨河内心也酸酸的,他示意杨大臣赶快也给自己装饭,然后说道:“吃饭。”

    端起饭首先吃了一口,就觉浓香四溢,香甜诱人,热腾腾的让人全身温暖,不由缓缓闭上眼睛。

    “好吃。”

    弟弟杨谦也说了一句。

    他们大口大口扒着饭,这一刻,四人都觉幸福无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