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难民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多谢书友们的投票打赏等,回天下纵横兄,小说完本后,就不能再添加任何内容,前几天我想在小兵中广告新书的发布都不行,唯有靠书友们的相互转告了。到时网站也会有一些推荐,让更多的朋友看到。

    ……

    第二天一早,四人就起来了,昨晚杨河已经与杨大臣商议好,四人沿着睢河岸边走,一直走到睢宁去,然后到宿迁,看看运河边有没有什么船只,最后坐船到淮安府城去。

    然后杨大臣又忙碌的准备,烧饭的锅已经遗失,所以那个陶罐必须带走,他听从杨河的吩咐,烧了一罐的清洁热水装入皮囊,以供四人饮水之用。

    临行前四人又喝了一碗野菜汤,周边再无野菜可采。

    兔肉杨大臣已经料理好切成小块,若省着点吃的话,倒还可以吃个一些天。

    然后四人出了苇屋去,杨大臣身背更大了一圈的包裹,手持铜棍走在前面开路,杨河则手牵弟弟妹妹走在后面。

    因为是顺路,杨河打算到前方那小庄子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获。

    四人顺着那条干硬的土路一直走,周边全是干硬的地皮,处处龟裂,就算有什么植物,也都是那种茅草杂草,而且样式枯黄。

    途中又发现几具干尸,个个形状狰狞,杨河牵着弟弟妹妹远远绕开,一是不愿让小孩看到这种惨状,二他内心总有一种恐惧,害怕自己也成为其中一员。

    进入庄子的结果让人大失所望,可以看出庄子早被沿途流民收刮过无数遍,能用有用的东西全部被带走了,连水井水池都找不到。

    杨河看着这个小庄,满眼的荒草,到处的断垣残壁,庄子内甚至还有被火焚烧过的痕迹。

    周边倒有一圈矮矮的寨墙,只是破损严重,特别西面垮了一大片,可以看出一些战斗的痕迹,似乎有敌人从这边攻入庄子,然后摧毁了里面的一切。

    外来敌人是谁?流寇、土贼、兵匪,都有可能,甚至一些庄子还会相互火拼,掠夺口粮与资源。

    失望的离开这里,几人继续往下游走去,然后感觉沙壤地多起来。

    这种地的路面极其恶心,晴天尘土漫天,走一会儿就让人蓬头垢面。雨天则泥泞无比,烂泥甚至会到人的腰部,因为土壤疏松,还非常容易发生塌陷。

    越往下游走,越有这种现象,风一吹来,漫天的尘土,给人感觉似乎到了荒漠中一样。

    这也是因为黄河频繁决口的缘故,带来了大片大片的流沙礓砾。宿州这一片还好,下游的睢宁是黄河的主要决河之地,境内淤积的沙土可达两丈之深。

    除了沙壤地,还到处的盐碱地,洼塘地。只是水洼水塘的水大多成为死水,远远的就一股腥臭的怪味,周边还杂草丛生,多成为蝗虫的革生地,往往造成严重的蝗灾。

    这也是河水淤塞的缘故,每次黄河暴涨、决溢,就增加了睢河泥沙的淤积,事实上到了清初,注向黄河的老濉河河道就淤废了。

    杨河四人不时的绕路,绕开河边的洼塘地,加上这沿河都没有官道,一小时下来也走不了多少里。

    四周寂静荒凉,除了枯黄就是枯黄,没有任何人烟,似乎一切都死了一样。

    偶尔看到一些流民,个个面黄肌瘦,形容枯槁,状如恶鬼,众人都相互警惕,远远的就各自避开了。

    近午时,杨河已感觉腹中饥饿难忍,野菜毕竟是野菜,就算加点肉进去,也最多吊着命,提供多少营养与蛋白质是不可能的。

    他看向杨大臣与自己的弟弟妹妹,可以看出三人同样是饥肠辘辘。杨河规划了行程计划,每一小时都会休息一会,喝点儿水,但水怎么可能顶饱?

    他柔声问自己弟弟妹妹道:“瑛儿、谦儿,饿吗?”

    妹妹瑛儿用力点头:“哥哥,瑛儿好饿。”

    为防止风沙吹入眼内,杨河给两个孩童都戴了帷帽,四缘垂了薄而透的纱巾,可以看出他们神情中的疲惫与虚弱,却一直强忍着乖巧不出声。

    杨河摸了摸她的头,心下难过。

    杨大臣举目眺望,说道:“少爷,不若就在附近找些野菜,然后寻个废庄废屋生火造饭。”

    杨河点头,忽然他与杨大臣齐声咦了一声,透过摇曳的杂草,前方似乎有一个庄子,那边有炊烟袅袅。

    杨河凝神细望,说道:“看情形那庄子被废弃了,怎么会有人烟?大臣,我们过去看看,不过要小心。”

    杨大臣高声应了声,握紧手上的铜棍,杨河也拔出自己的斩马刀,几人往那边摸去。

    道路是田间小道,快被两边撂荒的农田杂草淹没,这边的地势较为低洼,所以杂草非常茂盛。走了一会,看庄子越发清楚,果然是一个废庄,到处是倒塌的建筑,很多屋舍只余墙基地基。

    离庄不远时,杨河看到路边一个石牌:“杜圩。”

    “果然废弃了。”

    杨河的话中不知是什么滋味,走了这么久,就没见过一个正常的村庄。

    再走近后,杨河就看到倒塌的圩墙,出入口的吊桥也是静静放着。

    看这圩围规模不小,外面一个又一个深深的水塘,以条石砌成,旱可以灌,涝可以蓄洪防洪,又可植桑养鱼之用,想必圩子建立时肯定耗费很大的心血。

    杨河往圩子里面眺望,淮北村落在沿河沿沟低洼之处,往往在村庄或田地周围筑建堤坝,这样在涝汛到来后就可以保护村落与田产,当地人称之为圩。

    圩有水圩、树圩、土圩,都是防涝之用,现在更加上防匪防盗的功能。

    显然这耗费村民很大心血的筑围并不起作用。

    吊桥附近还有几株古柏,但树上没有一片叶子,树干也是光秃秃的,显然早被人剥光了。

    杨大臣在吊桥旁边探头探脑,看圩中炊烟还在升起,他说道:“少爷,我先去看看动静,没事了再叫你们进来。”

    杨河摇头道:“不,我们一起进去。”

    杨大臣还要说什么,忽然圩墙西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与说话声。

    二人大吃一惊,杨河连忙将弟弟妹妹拉到自己身后。

    二人严加戒备,很快一群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人出现在眼前。

    这群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有,老者满脸皱纹,身上衣物千疮百孔,空洞的眼神透露着对生活的绝望,少者孩童也是形容枯槁,四肢干瘦有若骷髅。

    每个人都面有菜色,虚弱不堪,衣不蔽体。

    原来是一群难民,先前没看到,却是被圩墙挡住。

    这群人似乎早到圩子外面,也看到了内中的袅袅炊烟。

    但别的方向没有吊桥入口,虽外间有倒塌的圩墙可以进入,但同样心下警惕犹豫,正争论要不要派个人先进去探探,猛然看到杨河几人,一样大吃一惊。

    这些人顿时露出戒备的神情,妇女小孩更个个躲到男人身后去。

    双方都在戒备,随着渐渐接近,那方看到这边似有一个读书人,还有两个孩童,不类坏人,稍稍放心些。

    杨河同样心下稍安,听他们口音类似,可能是同一个里甲逃荒的百姓,而且内中还妇女小孩居多,个个有气无力,虚弱非常。

    他还在内中看到一个读书人样子的人,四五十岁,头发花白,戴着懒收巾,穿着满是补丁的长袍,一脸的皱纹,神情沧桑之极。又有一个戴着瓦楞帽,神情中有几分官府中人的味道。

    几个满脸尘土的孩童躲躲闪闪的躲在他们身后。

    看这群人有数十个之多,男丁也有十几人,都提着木棍,杨河心下警惕,也没有兴趣和这些人多说话。

    他目光在懒收巾与瓦楞帽身上转了转,说道:“大臣,我们进去。”

    杨大臣手持铜棍,对那边狠狠的瞪了一眼,大声应道:“是,少爷。”

    他持着铜棍,一马当先向吊桥走去。

    那边一阵骚动。

    其实看到杨河的样子后,那懒收巾与瓦楞帽已经想过来攀谈,只是看杨河神情冷漠,却是不敢过来。

    懒收巾是一个读书人,知道杨河的打扮意味着什么。

    那代表一个十七八岁的生员,放眼整个大明,能在这个年纪夺得功名的人也是寥寥无几,懒收巾活到四十多岁,却连一个秀才都没考上,份外知道这份功名的厚重。

    而且杨河举手投足中带着一股威严,虽然也有些蓬头垢面,但却掩盖不住那种气度的凌然。

    他手持利器,看起来又文武双全,就更让人敬畏。

    他的仆童看起来也不是等闲之辈,所以二人想上来说话,却又不敢。

    不过见杨河带着两个孩童进去后,一群人都不知觉的跟上。

    这个时代读书人往往有主心骨的作用,特别一个书生打扮,还是有功名的读书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