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书童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柴草燃烧越旺,陶罐中的热气腾腾升起,杨河无意识抚摸刀鞘上那雕琢精巧的黄铜护壳,冰凉冰凉的。

    猛然,梦幻般的感觉涌上心头,还有那难以形容的寂寞,孤独,似乎天地间只余自己一个人。

    破烂不堪的苇屋,肮脏的空间,可怜兮兮的两个孩童,外面到处的死人骸骨,一切都是混乱不堪,突然置身于此,只让人觉得迷茫,有一种深深的不真实感。

    还有……灵魂间那无时无刻的痛楚,那种深深的不甘,深深的懊悔,那样的深切。

    “父亲,流贼肆虐,孩儿岂能一走了之?既中生员,当守土有责,愿随同恩师,与此城共存亡!”

    “你又不是朝廷命官,一生员耳,守什么土,尽什么责?你死不要紧,我杨家就绝后了!”

    不堪回首的记忆涌上心头。

    这个身体本为归德府鹿邑县人,从小聪慧好学,经史子集过目成诵,十五岁就读完四书五经,春秋左传。

    这个身体成长的同时,正是世道混乱的时候,他父亲杨状也不是迂腐之人,在学习经史诗文的同时也不忘请名师教导他武学,所以这个身体最后可算文武双全,尤其弓马娴熟,箭法有百步穿杨,空中取鹊之能。

    崇祯十三年的时候,这个身体更以区区十七岁的年纪中得生员,当时可谓轰动整个县城,连当时的鹿邑知县纪懋勋都震动了,最后收他为亲传弟子,成为他传道授业的业师。

    纪懋勋史称有古循吏风,其人忠厚倜傥,洁己爱民,深受鹿邑百姓拥戴,能得纪懋勋为弟子,这个身体当时是多么的意气风发?每每以李贺诗句自勉:“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然时间进入崇祯十四年,事情急转直下,年初流贼再起,闯贼陷河南府,杀福王,攻开封,献贼陷襄阳,杀襄王,克随州。藩王死难,流贼大兴,天下震动。

    贼势如火,河南百姓惶惶不可终日,害怕哪一天就兵临城下。

    皇帝起用傅宗龙为陕西三边总督时,各方都对他寄于厚望,特别是河南的百姓。

    不料官军在项城大败,傅宗龙退守陈州,生死不明。

    正当这晴天霹雳时,更有消息传来,大明以举国之力汇集的兵马在松山大败,九边精锐毁于一旦,众人对国事更感心忧茫然,不知前途希望何方。

    众人都有种感觉,国事难以挽回,流贼更无可抵挡,河南将是闯贼的天下。

    加之各地流寇充斥,小股贼骑到处打粮铲城,局势难安,各城百姓纷纷出逃。

    杨家人也准备出逃,只是逃亡前有过争议,是就近前往归德府城,还是逃往徐州,或是前往凤阳、庐州等地。

    傅宗龙兵败后,就有流贼会攻打归德府城的传言,徐州离归德亦近,也可能遭受闯贼攻打。而且本年五月泰安贼曾攻打过徐州,土寇程继孔、王道善、张方造亦盘踞境内,四出烧杀焚掠,在此生存很有问题。

    前往南直凤阳府、庐州府一样不可取。

    崇祯七年流贼曾陷凤阳,八年围攻庐州,数年来蹂躏无算,各州县仅存者不过寿州与庐州,人民被屠戮者不可胜数。江北百姓已是畏贼如虎,有小儿夜啼,父母惧之说:“勿啼,流贼来矣。”儿立止。

    人言流贼之祸,不独人畏,鬼亦畏,不独老壮者畏,小儿亦畏之。

    本年五月,河南土寇袁时中还聚众二十万犯凤泗,虽被总督朱大典击败,但各县小股残贼不计其数,江北之地,为贼糜烂久矣,非是安生之所。

    有传言闯贼将东进攻打凤阳府,亦畏横行于凤、庐二府的革左诸贼,最后家人决定前往淮安府。

    明中叶黄河全流夺淮,淮安府水患愈演愈烈,鱼米之乡盛景不再,加之黄河泛滥,很多地方土壤贫瘠,成了有名的恶水之乡,盗贼辈出,乞丐云集。

    不过面对流贼的生命威胁,相对安定的淮安府对杨家人来说却不亚于天堂之地,杨父有一同年在淮安府衙担任经历司经历,便考虑前往投奔,举家投靠。

    这个身体其实是不赞成出走的,他觉得自己中了生员,又是知县的弟子,当留下来一起守御乡梓,而且现在到处兵荒马乱,冒然出走外乡,不见得就是好事。

    但他被父亲严厉喝斥,说他只是生员,不是官员,守什么土?

    最后父命难违,家人匆匆准备后就随同逃亡大军离开了鹿邑县城。

    然后……

    这天下到处都是匪贼,但遇上小股匪徒还好,逃难的杨家各人族人亲戚数十人,男丁十几个,个个都会操习弓马,小股匪徒并不惧怕。而且逃亡路上闻听傅宗龙虽被俘死,但闯贼大队人马也往南阳府方向去了。

    所以走到亳州后,二伯便想改道永城,去把自己女儿女婿一家接走,众人商议后也觉得现在形式还好,就赞同了二伯的意见。

    最后走到濉溪集的时候,就遇到徐州贼程继孔、王道善、张方造的大队人马。

    “……自贼乱来,杀人不可胜计,辐辏尽成荒芜,吾上不能报家国,下不能护乡梓父母,愧为人子矣。”

    惨烈的一幕每每在吞噬他的心灵,潮水般的贼寇,男丁拼死抵挡,女子为免遭贼子凌辱,最后都用随身刀具自尽。

    为保护自己突出重围,父亲、大伯、二伯、堂兄弟们拼命战斗,只有自己捆上弟弟妹妹,在书童杨大臣拼死保护下,最后侥幸杀出重围,余者皆战死。

    事后自己与书童杨大臣去当地寻找,现场一片狼藉,亲人们的遗体个个被糟蹋得不成样子。

    痛哭,火一样的愤怒,海一样的仇恨烙在心中,然祸不单行,在埋葬完亲人们的尸体不久,又遭遇了当时匪徒中的一股,一番激战后,与书童杨大臣又失散了。

    心灵深处又被深深划上一刀,一连串的打击与折磨下,使得这个身体心力交瘁,全靠一股毅力支撑。

    待逃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后,却终于不支倒下,让自己这个后世的灵魂占据了身体。

    只是,原来那个灵魂执念极深,身体中残留的意识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影响着他,最后都让自己分不清哪个是哪个。

    “吾有愧也……”

    杨河只觉一阵阵眩晕,忽然他听到一阵“哥哥……哥哥……”的声音。

    杨河猛然惊醒,原来自己头痛之余,不知不觉睡着了,然后他听到弟弟妹妹的呼唤声,还有陶罐中水沸滚的声音。

    “哥哥,是大臣哥哥……”

    “什么?”

    “瑛儿听到大臣哥哥的声音。”

    杨河凝神细听,果然外面隐隐约约传来声音:“少爷,少爷……”

    “大臣……”

    杨河大喜,连忙冲出苇屋,弟弟妹妹也欢声跟了出来,“大臣哥哥……”

    杨河举目往声音处看去,小庄子左侧那边也有一座村邑废址,周边连绵的蒿草,隐隐看不到人。不过此时杂草中还是有人影闪动,还传来隐隐约约的怒喝声:“……敢抢老子的东西……找死……”

    然后是凄厉的惨叫垂死声,有人影在蒿草丛中逃窜,然后一个人影追上去,连连挥舞手中棍棒样式的东西,将那人打倒在地,“打死你个衅种”,他不断挥棍,直到那人一动不动。

    “大臣……”

    杨河看得亲切,果然是自己的书童杨大臣,不由大喜叫喊了一声。

    那人影举目往这边看来,然后语气中是极度的惊喜:“少爷?”

    “少爷,你没死。”

    随着欢快的声音,就见人影提着棍棒往这边急步跑来,似乎棍棒上还串着一个什么东西。

    身影跑得飞快,很快一个憨厚粗壮的少年出现在杨河的眼前,头上裹着折上巾,身穿着蓝色短袍,脚上打着行缠,腰间有短刀与匕首,后面还斜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裹。

    他手上提着棍棒,棍棒呈金属的暗黄色光芒,上面布满了各色花纹,给人势大力沉之感,却是杨河充为长柄刀的棍柄,此时上面串着的却是一只野兔。

    这就是杨河的书童杨大臣,家生子,只比杨河小一岁,两人一起长大,亲如手足。

    远远的杨大臣眼泪就成串落下,他飞扑过来,抱住杨河的大腿裂开大嘴就哭:“少爷……呜呜……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看着脚下哭得眼泪鼻涕都出来的书童,杨河心中阵阵温暖,他柔声安慰道:“好了,这不是没事吗?快起来吧。”

    弟弟妹妹也在旁欢声道:“大臣哥哥。”

    看到二人,杨大臣又裂开大嘴直笑,他将两个孩童抱起转圈,逗得二人咯咯直笑,并高兴的说道:“两位小主人没事真的太好了。”

    他的喜悦发自内心,杨河不用说,他一直视为亲哥,杨谦、杨瑛二人他也一直将他们当弟弟妹妹看待。

    事实上,比起杨河家人,从小反是他照顾两个孩童更多一些。

    随后他想起什么,献宝似的提起手上的东西:“看,这是什么?”

    妹妹瑛儿拍手道:“哇,兔兔。”

    ……

    老白牛:新书发布了,又要开始漫长的创作旅程了。和小兵一样,本书也是一本严谨的历史穿越文,慷慨激昂,热血悲歌,毕竟南明阶段也有许多值得诉说的人与事。

    具体也不多说,诸君看下去就知道,为了本书我也准备了很多,专门考察了山东、河南、江苏、安徽、山西、河北、北京、内蒙古等多个省市地区的地理、地形、人文、水土等情况。

    特别凤阳与淮安等地区跑得更细致,一切,只是为了写出那种真实感,有强迫症的人没办法。

    上本小兵让人诟病之处就是大断更,吸取教训这本不会了,会持续更新下去。当然,有时累了困了,休息个三五天是很正常的,毕竟写作是件很燃烧精气神的事情。

    而且要休息前我会在章节中告知读者。

    又喜见公众版就有定时更新,近期我会每天两章,分别定在中午十二点,晚上七点更新,读者朋友们可准时观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