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被困断桥(1)

作者:蠢萌的猫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灵魂状态的林云洛心情极好,看着眼睛里闪烁着蓝光的系统都觉得顺眼了很多,轻笑着伸手碰了下系统,闭上眼睛任由灵魂在空中飘荡,在飘回到军舰上方时,林云洛睁开眼睛随意扫了几眼,视线在站在夹板上的井沉身上停留了半秒,又重新闭上眼睛。

    系统飘到林云洛身边,道:“直播将在六个小时后开启,请宿主做好准备。”

    ……

    “进洞子了!”

    伴随着小孩子兴奋的大叫声,窗子外已经逐渐明亮的天色瞬间消失,剩下的只有星星点点得灯光,和大片得黑暗。

    相熟的小孩子激动地扑在窗子上叽叽喳喳的围绕着洞子聊天,而大人们现在的心情也并没有比孩子平静多少,其中聊的话题也多数都是关于直播间的,虽然他们没能进直播间去看,但是之前列车上的电视转播了新闻,该知道的他们基本也都知道了。

    “前几天双双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坐在中间位置的刘慧感概地说完,伸手把脸贴在冰冷窗户上的儿子拉过来,用热乎得手捂着儿子得脸,看着旁边低头捣鼓着手机的老公,翻了个白眼,“你都盯了几个小时了,能休息会儿吗?”

    苏洗又发了两条跟风要看直播的评论,这才将手机收起来,揉了揉挣扎着要从刘慧怀里钻出去的儿子,“我就是太好奇了,双双说的时候不是还没现在这么轰动吗,那时候应该换做谁都不会相信的吧,听上去就跟说疯话一样。”

    刘慧嗯了声表示赞同,把脸终于焐热了的儿子松开,看着他又凑到窗户上贴着,皱着眉说:“别贴在玻璃上。”

    “妈,我看到光了!”苏凯源激动地手舞足蹈,刘慧和苏洗也忍不住将头往窗户边凑了些,轰隆隆的声音消失后,出现在视线中的,是被皑皑白雪覆盖的森林群,视线往下是在山间流淌的绿油油的湖水,看上去漂亮极了,此时即使心里还有些抑郁的地方,看到由大自然赋予的美丽,心情都变得轻松。

    然而很快轻松的心情不再,正在行驶的列车忽然发出一道异常刺耳的声音,车内一阵晃动,乘客们东倒西歪,被掉落下来的行礼砸了个正着的也不在少数,好在晃动很快就停止了,并没有出现受伤严重的情况。

    一阵吵闹后,陆陆续续有乘客发现了问题,全都愣住,完全摸不着头脑,列车怎么在这种时候停了。

    紧紧抱着老婆孩子的苏洗抬起头,看了看窗外,发现窗外的景色依旧停留在刚才看到的地方,疑惑道:“车怎么停了?”

    “车停了?”闻言,刘慧也赶紧往窗外看了看,发现还真是,“难道出了什么意外?”

    有人起身准备去其他车厢看看,却在起身的同时听到了喇叭磁拉的声音,很快,乘务员的声音从内传出,“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可能会引起恐慌,但是我们乘务组以及车长都认为该告诉大家真相,我希望大家听到这个消息后都尽量保持冷静。”

    听到这里,所有人心里都升起了不好的预感,准备去其他车厢的乘客也在此时打消了离开的念头,深吸了几口气,又乖乖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很不幸,我们的前后两端的桥塌了,列车无法再继续行驶,此时车头和车尾已经掉在了桥下,所以请所有还在车厢内走动的乘客坐回自己的座位,避免列车往桥下滑落……”

    听到最后那句‘请大家安静的等待救援时’,乘客们终于清晰的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尽管心里很害怕,但此时所有人都不敢随意走动,就怕因为自己而让列车掉下去,并且现在目测高度起码有几十米,到时候掉下去可真的是全部都完了。

    而此时在两端,半截车厢都挂在了桥下,其中末尾的位置还被桥上的钢筋戳出一个缝隙,如果不早点将掉落在下方的人救下来,极有可能让那处缝隙越来越大,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没有人敢深想。

    “都别慌,保持冷静,我们不会让任何一个人落下,千万不要着急!”

    满头大汗的乘务员温声细语的安慰着掉落在下方的乘客,刚才一个乘客因为着急想爬上来,引起了车厢的剧烈晃动,把他们都给吓得不清,好在那乘客最后自己也意识到了危险,没有再做这种可能会让整辆列车陷入危险之中的事。

    “知道了,我们不着急,但是你们快点想想办法,这里有个人被行李箱砸到了,现在脑袋上都是血。”

    闻言,站在上面的所有人紧张的心都提了起来,乘务员勉强让自己保持冷静,嗓子很紧地扭头喊:“其他人都小心地退到其他车厢去,有医生的话请医生留下。”

    在这种时候不可能有谁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都很配合的放慢步伐往其他车厢走过去,有两三个人留下了,而很快,有从其他车厢过来的人走到乘务员身边。

    那是三个穿着羽绒服剪着板寸头的青年,此时,其中一人身上带着绳子,站在上面打量了周围的环境片刻后,板寸头的青年将绳子丢下去,道:“大家尽量往右边靠拢,把绳子绑在孩子的腋下,动作要轻。”

    见三人一身正气,乘务员刚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紧张的往前走了一步,道:“我也来帮忙吧。”

    另一个青年摇头,“你们都退后。”

    而半躺在车厢下方的几个乘客闻言,小心翼翼将孩子送到最前面,手指颤|抖地抓住绳子,要将其绑在孩子腋下,可是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太恐惧了,手指发软,好几次的失败,让被困在下面的人都急了,满脸眼泪的喊:“不……不行,我绑不住。”

    “庆阳,你下去帮忙。”

    张庆阳点了点头,拽着绳子一点点的往车厢下挪,期间车厢晃动的厉害,那个被钢筋捅破的缝隙似乎也变大了些,被困在下方的乘客们甚至不敢尖叫,僵硬在原地等着张庆阳下来。

    张庆阳速度不慢不快,但所幸最后还是平安的到达了底部,他松了口气,踩在一个不会让车厢晃动的太厉害的位置,伸手将吓得脸色惨白的孩子抱过来,放轻了声音安慰,“不要怕。”

    说罢就快速的将绳子绑在了孩子腋下,对着上面的两个战友比了个ok的手势。

    已经退到其他车厢的乘务员和其他乘客见状都打算出去帮忙,但是见对方扎着马步半蹲在那里,拉人上来的姿势很是娴熟连贯,丝毫没有吃力的样子,又都止住了动作,扬声喊:“大家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要乱动。”

    蠢蠢欲动的乘客们又只好坐了回去,特别是靠近掉落在桥下的那截车厢中的乘客,此刻都恨不得立刻逃离这里,到离这里远的车厢,但是他们也怕因为自己的莽撞让车子掉的更快,只好僵硬着带着不动。

    将三个唯一的孩子都救了上去,张庆阳看着一众期盼的目光,视线落在旁边满头是血的乘客身上,“把他挪过来,动作轻点。”

    尽管很想立刻就被拉上去,然而现在的确不是能计较这些的时候,强忍着心里的失望,几个离那位受伤的乘客较近的人都伸手帮忙,好不容易才将人挪过去。

    折腾了足足半个多小时,才将人差不多都拉了上去,而此时那个缝隙已经越来越大,如果再不将人全部救上去,很可能那里会发展成一个直接能掉人下去的大洞。

    发现这一点的乘客们都急了,刚才互助的气氛在此刻生命的威胁下慢慢的消失,“先拉我,我家里还有两个女儿等着我回去。”

    “艹,难道就你有家人,我们就没有吗,我还有上了年纪的父母等我回家团圆呢!”

    争执之中,车厢的晃动逐渐加大,又多了两根钢筋插|进了车厢,将一个女生绑好的张庆阳回头怒喝了一声,等大部分乘客都冷静下来后,才放轻声音说:“你们的不安我们都能理解,但是这种时候越是着急越是危险,如果你们不想整辆车的人都跟着一起陪葬,就立刻给我冷静下来!”

    张庆阳发怒时,当兵的那种威严就自然而然的显露了出来,乘客们泪眼婆娑的看着他,不敢再继续争执,毕竟他们还地等着他救助。

    被救下来的乘客都已经安全的进了其他车厢,而那个脑袋受了伤的人也被仔细的检查,没发现什么大问题,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然而意外终究还是来了。

    “啊!救我,救我!”

    张庆阳猛地回头,就见其中一个乘客的脚已经掉进了桥下,他拽着绳子将身体往那边挪,边大声阻止他剧烈的挣扎,然而在生命的威胁下,一切的劝说都是徒劳,惊恐的叫声,剧烈的挣扎,乘客们失去理智拽着座椅往车厢上爬的举动,都使得车厢剧烈摇晃,那几根弯曲的钢筋让车厢下的裂缝越来越大。

    “冷静!都不许动!”

    “去你|妈的,你就是想害死我们!”

    听到这句话的张庆阳心里翻腾起一阵怒火,他现在挂在这里到底是为了谁?但即使是气得不轻,他也没有回头,而是继续往已经小半个身体都掉落下去的乘客那里挪过去,在对方即将掉下去时,总算抓到了他的手。

    “拉!”

    上方紧张关注的李名成和秦镇立刻用力拉绳子,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两人第一次对后方紧张关注的乘客喊了帮忙。

    可看着摇晃的剧烈的车厢,有不少人都犹豫了,他们愿意伸出援手,但是前提是在不威胁到自己生命的情况下,现在这种情况明显威胁到了他们的生命,而就在众人犹豫时,身材娇|小的乘务员挤了出来,紧张地挪到秦镇身后,颤|抖着手抓紧了绳子。

    看到一个女生都上去帮忙,还在犹豫的几个人都尴尬的红了脸,“艹,我们一群大老爷们难道还不如一个女生勇敢吗?”

    好在虽然大家嘴上喊得热血不已,但动作还是小心翼翼,没有失了分寸。

    可惜所有人的努力都被下方惊恐的乘客们给打碎,车厢在剧烈的摇晃过后,渐渐偏离了轨道,其他截车厢也有往桥下挪的趋势,引发了一连串惊恐的呼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