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蔓延

作者:蠢萌的猫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复玩陈萝紫就不停的刷新,想看看有没有人喷自己,结果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心里微妙的升起了一种失落的情绪,察觉到这一点后,有些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继续翻看后面的跟帖,很多跟帖内容都是大同小异,当她正准备关掉帖子时,一个自称路人的跟帖回复引起了她的注意。

    “既然路过了,我就说一下吧,我不是被救的人,我是直播间的观众,你们被救的时候我全程都在看,看到有人说主播喜怒无常,还举了例子,原谅我忍不住嘲讽的笑出了声,举例子的某人,你到底知不知道当时如果主播不弄死那人渣,会有多少人死去?你们这群人真的很难伺候,主播辛辛苦苦把你们救回来,结果还要承受你们的猜疑,还不如不救,呵呵。”

    这个回帖的下面跟着一溜反驳或者好奇询问的回复,可惜层主下了个钩子,也不说出实情就消失了,让后面上钩的一群人心塞不已。

    其中就包括了陈萝紫,她刷新了n次都没能等到层主回来解释,又忍不住在回复下面跟了一层,抓耳捞腮得等待着。

    “萝紫,出来吃饭。”

    “知道了。”应了声,陈萝紫又忍不住想跟爸妈分享刚发现的秘密,“爸妈你们快进来看这个帖子,好多人都在说我们被救的事。”

    陈萝紫的妈妈愣了愣,边解围兜边往陈萝紫房间走,反应跟当时的陈萝紫相差无几,也很是惊讶,“怎么回事?不是说不让说出去的吗?怎么现在连网上都知道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个帖子里很多人都在说,而且好像不止是我们被那个神秘的女士救了,还有其他人也被她救了。”说话时,陈萝紫又刷新了一次,结果竟然刷出了刚才那个层主新的回复!!!

    “你们经历过的肯定都记得当时有三个人掉进了海里,其实我想说的是,那三个人根本就不是自己掉进海里的好吗,他们都是被旁边的胖子推下去的,如果不是主播发现的及时,呵呵,不知道还有几个撒比会被推下去呢。”

    看完层主的这层回复,陈萝紫惊得整个人都僵硬了,背后在瞬间出了一层冷汗,后怕的情绪蹭地闯进脑海中,过了足足半分钟才回神,激动地指着层主的新回复,“妈你快看这个!当时爸就在那个被丢下水的胖子身边啊!”

    陈萝紫的妈妈愣了愣,也赶紧凑近了认真看了看层主的回复,看完也惊出了一声冷汗,但很快她有带着怀疑问:“这上面的东西可信吗?当时军队的人都让我们保守秘密,这些人是怎么知道的?”

    陈萝紫想到自己刚刚看到真相时的震惊,嘴角抽了抽,“妈……那个神秘的女士其实是个直播,我们被救得过程都被直播出去了。”她伸手捂脸,无语的嘀咕,“所以为什么还要我们保守秘密啊,人家直播间的观众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全知道了。”

    陈妈妈还没能从震惊中缓过神,片刻后,着急地跑出屋,将坐在饭桌前的老公拉起来上上下下仔细的检查了一番,没发现有什么暗伤,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升起了后怕的情绪,抱着人就默默的抹起了眼泪,把陈爸爸弄的满头雾水,想像闺女求助,偏偏闺女一副要钻进电脑的模样,半点注意力都没分过来。

    越来越多的被困者发现了帖子,越来越多的被困者现身说法,当这件事愈演愈烈的时候,原本对这件事很排斥的观众莫名的升起了慢慢的自豪感,有种世界皆醉我独醒的自豪。

    瞧,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可是从头到尾都在看着呢!

    接受……似乎也没有那么困难。

    刚演习完回来的封哲总感觉同事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感到有什么异样,又继续往前走,走近了发现同事们的眼神越来越奇怪,嘴角抽了抽,“你们在看什么啊?我脸上就是一些灰尘吧?”

    一片沉默后,宿舍里所有人都挤到封哲身边,挤眉弄眼了片刻后,做贼似得压低声音问:“你还记不记得前段时间雪岭山雪崩时,你非指着一个地方说哪里有人在等待救援?”

    封哲嘴角抽了抽,将凑过来的脸打开,“这件事都过去多久了,你们还拿我开玩笑,而且当时不是找到了被困的人员吗!”

    “不是!”

    封哲被突如其来的一声吼吓了一跳,用狐疑的眼神看向自己的队友们,“你们到底想说什么?”

    “你看这个!”

    封哲刚开始不肯看,被强硬地按着头,玩闹了一番还是屈服了,不过在看清手机上显示出的内容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天的卧槽,被一群队友手忙脚乱地捂住嘴,脸都憋红了才被放开。

    “呼!你们……咳咳,是不是早就看我不顺眼想弄死我啊!”封哲大口大口喘着气,带着杀气的眼神一个个扫过去,结果只看到了一群的后脑勺,翻了个白眼,把手机夺过来,仔仔细细将所有的字都读完,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所以说……之前救出来的市民说的都是真的?而我那天莫名其妙的感觉也不是我自己的感觉,而是因为主播?”

    “看上去是这样的。”

    “……我觉得我可能要冷静一下。”

    队员们立刻都是一副‘我们懂你’的表情,其实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幸灾乐祸,毕竟多一个人傻掉就更能证明当时傻掉的自己没有那么傻,咳咳……

    现身说法的被困者越来越多,看笑话的那群人也都开始半信半疑,特别是搜到了雾城洪灾的消息,和雪岭山雪崩等见了报纸的新闻的消息后,心中的怀疑也渐渐放大,如果说是炒作……也不可能真的知道的那么清楚吧?

    而且有很多人都到那几个地方的公安微博下留言询问,本来这种事如果是假的公安微博绝对会出面辟谣,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不辟谣也不认同。

    但就是这样的态度,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那个所谓的救人的直播间里的事都是真的,当天晚上,沉寂在各大直播平台的直播间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人数从刚开始的几千呈直线上升,最后甚至直接突破了一千万!

    这还是在直播间并没有直播时的人数。

    “我去,直播怎么没开始?专门来看的!”

    基本摸清了林云洛直播频率的老观众都与有荣焉的出来帮忙解释,“别急啊,主播一般会在三个小时后开始直播,现在离开始直播还有一段时间。”

    这段解释很好的安抚下了焦躁等待的新来观众。

    结果三个小时后,老观众被打脸了……然后一起加入了郁闷纠结直播为什么还没开始的队伍中。

    时间倒回到几个小时前。

    林云洛吃掉了几乎满满两桌的糕点,惹的井沉的视线忍不住往她捂得严严实实的肚子看了一眼。

    刚吃饱喝足的林云洛心情很好,整个人都显得很慵懒,注意到井沉的目光,也跟着垂眸往自己的肚子看去,片刻后,默默将外面那层羽绒服脱下,随手丢到旁边的椅子上,眯着眼将手掌搭在肚皮上,感觉到了久违的撑。

    自从她辟谷不需吃东西后,就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现在发现似乎感觉还不错,有种真实活着的感觉。

    念头转到这里,林云洛感到一阵好笑,懒洋洋的从储物袋取了两颗下品灵石给井沉。

    井沉拿起其中一个仔细地看了片刻,“这是什么?”

    “给你你就好好收着,哪来这么多废话。”即使是不满的话语,从此时的林云洛最终说出来,都夹杂着一丝慵懒的诱|惑,那种懒洋洋的声音,若是不仔细听的话,还以为她在撒娇。

    可惜这里就只有一个愣头青井沉,闻言,他点点头,将灵石收进兜里,看着靠在椅背上完全不想动弹的林云洛,到嘴边的‘去买衣服吗’变成了:“要找个地方休息吗?”

    林云洛斜睨了他一眼,“不必。”

    说罢就闭上了眼睛,井沉见状也不再打扰她,视线从她长卷的睫毛上挪开,落在桌上唯一还剩下的一块香草蛋糕上,想到她方才大块垛嚼的模样,从不喜欢吃甜食的井沉莫名觉得有些谗。

    望着香草蛋糕仿佛在与天人交战,一分钟后,井沉伸手拿起碟子里的叉子,叉了一小块下来,颇有种正在试毒的模样将蛋糕送进嘴中,咀嚼了片刻,并未觉出有什么好吃的,便放下了叉子,刚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微垂着的眸子。

    林云洛歪了下脑袋,一头长发随着她的动作飘荡,其中一缕飘至脸颊旁,她伸手抚到而后,将视线从井沉脸上挪到缺了一块的香草蛋糕上,漫不经心的说:“既然吃了就吃完。”

    井沉沉默的看着林云洛,林云洛亦然。

    两人对视了足足两分钟之久,井沉败下阵来,无声地叹了口气,拿起碟子里的叉子,味如嚼蜡的将剩下的蛋糕吃完。

    林云洛见他将香草蛋糕吃的干干净净,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你这人倒是挺有趣的。”

    “我……”

    剩下的话语都卡在了喉间,井沉看着空空如也的椅子,心情很平静,他并不觉得震惊是因为在此前不久他就过对方在原地消失,只是还是有些无奈,还未能问她的名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