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无效

作者:蠢萌的猫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抱着孩子哭的撕心裂肺的同伴,虽然心里一直在鼓劲会找到孩子,可从来没想过会在这里,特别是看到孩子现在的状况后,喉间一阵发堵,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直到看到被她抱在怀里的孩子怯生生地抬头,认真的看了看同伴的面容,似乎是记起了,伸出小手回抱了一下。

    “乐乐,我的乐乐,都是妈妈的错……”被困者哭的更凶,把孩子紧紧抱在怀里,根本就不敢将视线落在那条没了的腿上,心里的恨意已经抵达了顶点,如果不是儿子还在怀里,相信这个被困者现在直接去杀了曲记和年轻人的心都有了。

    被困者们默默地围上去,在孩子们身边蹲下,颤|抖着手从兜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奶糖,温声细语的哄,想让这些可怜的孩子吃点东西。

    阿娟夫妻两此时也蹲在断了手臂的孩子面前,看着孩子手臂处不知道多久前的旧伤,心痛的几乎无法呼吸,颤|抖着将另一只完好的手握进手中,阿娟勉强扯出一个还算温和的笑容,“坏人已经被我们抓住了,以后再也没人敢伤害你们了,别怕。”

    看着被困者们哭成一团,林云洛却猛地往后退了几步,站在没人的地方深吸了几口气,略显苍白的脸色渐渐好转,她的视线落在抱着儿子痛哭的被困者身上,眼眸微垂,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略显嘲讽的弧度,本以为早已遗忘的记忆原来只是隐藏在了记忆深处罢了。

    而此时还蹲守在那个被车轮来回碾压的被困者身边的阿七,忽然发出一声兴奋高兴的大喊,“叔叔,叔叔你醒了!”

    被困者茫然地坐起身,想起之前发生的事,眼中立刻露出恐惧,可很快他就猛地反应过来,不对啊,他明明被车给压了,身上怎么一点都不疼?

    本想找找自己是不是哪里受了伤,却发现了地上的血迹,吓得几乎失声,却在这时候手臂被抓住,稚嫩开心的声音传入耳中,“叔叔,是神仙姐姐把你救活了。”

    说完她就兴奋地朝林云洛跑过去,一双漂亮的眼睛中满是对林云洛的崇拜,如果不是小丫头还是很怕生,现在恐怕要被她嚷嚷的人尽皆知了。

    被困者震惊地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林云洛,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脑子很乱,可事实就摆在眼前,地上甚至还存留着他的血,证明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自己做梦。

    晕晕乎乎地爬起来,被困者像失了魂魄般地走到林云洛面前,刚张嘴就被林云洛冷声阻止。

    “主播帮帮这些孩子!!!”

    “好心疼,这群该死的人渣、畜牲!”

    “如果这是在我的地区发生的,我现在就提着大刀去砍了这群畜牲[微笑]”

    “希望主播把这些畜牲全部干掉。”

    “楼上感情也太泛滥了,这只是个土豪玩直播救人的游戏而已,又不是真的,看着玩玩就算了,竟然还入戏了。”

    “你他|妈眼睛是瞎?孩子们受的伤也能是假的?雾城发洪水的事早就被报道了,连网上也到处都是消息,也只有你们这些智障才会一直找借口自我安慰,相信世界上有超乎寻常的力量就这么难?”

    “别跟他们解释了,反正说再多他们也以为是在骗他们,现在只希望主播能帮帮孩子,真的心疼。”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直播间中刷礼物的地方一直在不停的闪动着观众刷礼物的信息,等林云洛注意到人气值的增加时,已经突破了一千万,这个还算不错的消息让她心中的郁结不知不觉便消散了。

    将手掌放在身边蹦蹦跳跳的阿七脑袋上,果然立刻让她老实下来,“待在这不许动。”冷淡的视线扫了眼阿七,便抬脚往车边走去。

    对哭成一团的被困者们感到了一丝厌烦,林云洛皱着眉将最外面的几个被困者丢开,才总算看到了挤成一团的孩子们,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们片刻后,将最近的一个孩子拉出来,看着对方瑟瑟发抖的模样,眼中有暗光闪过。

    视线在对方脏兮兮的衣服和小脸上扫了一圈,还是把人放下了,兑换了一颗‘包治万伤’,用灵力撬开孩子的嘴塞了进去。

    刚才被她丢出去的几个被困者这会儿也冲了进来,看到林云洛不知道给孩子吃了什么,愤怒地冲上去要将她推开,只是却没能成功靠近林云洛,就被阿娟夫妻两拦住,“没乱给吃的,你们别激动……听我们解释,先听我们解释啊!”

    一番纠|缠吵闹后,总算是有被困者从大悲大喜中冷静下来,发现了刚才被车子撞了的阿娟丈夫,顿时惊了,“你,你你刚刚不是被车撞了吗?你没事?”

    他这一声吼,总算是让被困者们记起刚才发生的事,也都顾不得吵闹了,都呆呆的看着阿娟的丈夫,而这时刚刚被救活还恍恍惚惚的被困者也终于反应过来,费劲地挤进人群,很快就有人认出了他,这次是真的震惊的话都说不出了。

    甚至还有人连忙回头看,想确认这个出现在这里的人是不是刚刚出事的人的双胞胎兄弟……

    可事实证明不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娟扭头悄悄的看了眼站在身后几步之外的林云洛,擦掉还没来得及擦干的眼泪,小声说:“我老公就是被她救得,她给我老公吃了一个药丸,就是刚刚给孩子吃的那种药丸,你们看我老公刚刚都快死了,现在却又站在这,这已经能证明一切了。”

    被困者们都半信半疑,可事实摆在眼前,看向另一个本来也该死了的同伴,可对方比他们还懵逼,只说知道是对方让人把自己救活,其他的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觉得阿娟说的应该是真话,你们,你们刚刚都看到了吧?她徒手把踩满了油门的车给拦了下来。”

    闻言,所有人都看向已经凹陷的车头。

    这些被困者都是孩子被偷被拐的可怜人,这么些年一直都在为找孩子奔波,对世界的绝望让他们轻易就接受了在外人看来有多惊世骇俗的事情。

    看向林云洛的眼神也都充满了希望,甚至那几个因为林云洛给孩子喂了药丸,而骂了她的被困者不约而同地‘噗通’下跪,跪的非常真诚,膝盖骨撞进地面的声音直播间的观众们都听的清清楚楚,力道得是有多重啊。

    几个被困者先是给林云洛道歉,而后又哽咽着请林云洛帮忙找找他们的孩子,也希望她能救救这些孩子。

    林云洛却看着吃了‘包治万伤’却毫无动静的被困者抿了抿唇,又兑换了一颗‘包治万病’给对方吃下去,却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片刻后,她蹲下身,将那个试图将自己挤进被困者们中间的孩子抓出来,将灵力送进对方体内,在察觉到她手臂断裂的地方经脉全部坏死后,松开了她的手。

    起身往人群外走去,声音冷淡中还充斥着一些嘲讽之意,“我又不是神,为何要救他们。”顿了顿,又轻轻笑了下,“若是你们请我杀了他们,我或许会考虑帮忙。”

    她速度很快,根本就没给被困者们反应的机会,已经拎着阿七离开了这里。

    这期间其实连一分钟的时间都没到。

    阿娟呆呆的看着林云洛离开的方向,有些迷茫,“为什么愿意救你,却不愿意救孩子?”

    阿娟的丈夫搂住她的肩膀,看了眼车旁的孩子们,小声说:“她已经救了孩子们了,这次如果不是她的帮忙,孩子们就被那两个人渣带走了。”

    阿娟闻言点了点头,擦掉眼泪,“你说的对,孩子们能救下来已经是对我们天大的帮助了。”

    其他本来心里还有些怨的被困者听到夫妻两的对话,都破涕而笑,“你们说的对,不管怎么样,也要谢谢她,哎,只是她走的太快,不然真得好好感谢。”

    一连串遗憾的声音响起,被困者们看着缩在车边的孩子们却有些犯难了,孩子们怕他们,他们现在连靠近,孩子们都会怕的要命,颤抖着身体的模样让他们哪里忍心再靠近。

    不过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警车很快就到了现场,走在最前方的是之前跟在应霖身边的那个女警察——肖瑞灵,看到缩在车边的孩子们时,她心中的震惊不比刚才看到七八具尸体时少。

    报警人说的竟然都是真的?

    职业缘故让肖瑞灵不由自主的阴谋论,将今天和昨天的事件串联起来后,背后忽然升起了一层寒意,为什么三个报警电话会几乎在同时响起?为什么三个报警人对案件知道的这么清楚?

    孩子们最终都被带回了警局,曲记和年轻人也因为涉嫌绑架儿童被扣留,又因现场留下的血迹太多,打斗的痕迹太过明显,这群来围堵曲记的被困者们也被带了回去,当然,他们对此喜闻乐见的,毕竟他们也不放心孩子们。

    只有那个找到了孩子的被困者坚持要将孩子先送到医院,本来这是不合规矩的,但肖瑞灵最终还是破例,让同事带着他们母子俩去医院。

    在医院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发现孩子身体没有大问题,只是营养没跟上后,孩子的妈妈又悲又喜,喜的是孩子总算身体没有大问题,悲的是她这辈子都无法让她的乐了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警局,应霖狠狠的将手机拍在桌子上,深吸了口气,无视了方才电话中来自上司的施压,眼神阴沉地看着井沉,“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为什么会出现在c区罗圣街,那八个人的死究竟和你有没有关系!”

    井沉冷漠的看着应霖,“我已经将事实真相复述过一遍,你现在该做的不是再问我第二次。”

    应霖气的呼吸都不顺了,“你别给我含含糊糊扯那些有的没的,你认为我会相信?我……”

    被手机铃声打断,应霖只当是上司又想对自己施压,看了一眼就没打算理会,谁知门却在这时被敲响了,他只好起身去开门,“什么事。”

    “你来看看吧,哎……”

    等他跟着出来时,就看到了客厅中挤满了人,其中一多半是成年人,还有一小半身体都有缺陷的孩子……

    应霖的脸色猛地变了,“是瑞灵带回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