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孩子

作者:蠢萌的猫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七呆呆地往下看了一眼,看清自己的脚放在哪里后,一张脸肉眼可见的红了,慌慌张张地松开搂着林云洛胳膊的手,“对……对不起。”

    阿七那可怜兮兮的声音刚落,不远处就传来数声大吼,把阿七吓了一跳,像只兔子似得飞快的藏到了林云洛身后。

    林云洛稳稳地站在原地,无视了阿七的小动作,看着不远处那群被困者从厚实的羽绒服里掏出奇形怪状的武器,哼出一个小小的气音,反手将阿七抓着自己衣摆的手握进掌心,朝着被困者们的位置走去。

    “快!拦住这辆车!里面肯定有孩子!”

    “都不要怕,我们这么多人,他们不敢撞上来。”

    “报警!快报警!”声音中充满了兴奋,他们已经失望了太多次,只有这次真的发现了目标才敢报警,怕又被当成报假警。

    一群人毫不畏惧的将正在行驶的面包车拦了下来,从窗户外面根本就看不到里面的情形,甚至从前面也是,后座被黑布彻彻底底的隔离了,可就是这样,才让这些孩子被偷的被困者们感到高兴,因为这表示他们拦对车了。

    副驾驶座上嘴角上方有条狰狞疤痕的男人看着来势汹汹的人群,脸上却并没有出现慌张的神色,很平静的说:“撞过去。”

    驾驶座上的还是个年轻人,显然没干过这种事,闻言,双手忍不住发颤,紧张地吞咽着口水,“曲哥,这不太好吧?”

    “老子让你撞就撞,死不了人。”

    年轻人身体猛地一颤,不敢违抗曲哥的命令,紧紧咬着牙,颤|抖着腿狠狠踩下油门,当车前的人被撞飞,甚至车身一个颠簸,明显压到了人后,年轻人眼中竟出现了兴奋的神色,他粗粗地喘着气,“曲哥,要不干脆都搞死吧?免得他们记住了我们的长相……”

    阿娟的丈夫就是那个被车轮碾压过的被困者,他的两条腿此时已经完全被压扁了,鲜血很快就从他躺着的地方蔓延开来,阿娟跪在地上满脸眼泪,想伸手碰他又不敢,听着耳边痛苦的呻|吟,感觉自己的心正在被人狠狠的一针针的扎。

    “阿娟!快去!去救孩子。”

    阿娟心如刀绞,“你别说话了,我马上就叫救护车,我陪着你。”

    可是她现在连拿出手机的力气都没有。

    “救孩子,去,快去……”他声音越来越小,可嘴里反反复复就只有这一句话,身边停留下来的几个人咬了咬牙,疯了一般地追向那辆缓慢前行的面包车,如果之前那些准备好的擀面杖、铁棍只是为了给自己壮胆,现在却才是真正派上用场。

    被困者们狠狠砸着车窗,后来眼见砸不开,有人就放弃了继续用擀面杖这种根本没有多少杀伤力的武器,跑到路边捡了大石头,冲上去冲着车窗狠狠地砸,只是还未多砸几下,就被曲记从车内伸出手狠狠的在手臂上砍了一刀。

    惨叫、怒骂、大哭、一片混乱。

    林云洛牵着阿七慢慢地往阿娟丈夫的方向走去,感觉到小家伙的害怕,皱了皱眉,冷淡的说:“闭眼。”

    阿七乖乖地闭上眼睛,可是很快她就更加害怕的抱紧了林云洛的手臂,声音中已经带上了哭腔,“可是闭眼睛我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我怕黑。”

    “有何可怕的,我不是牵着你吗。”林云洛声音里夹杂着一丝不耐,她加快了速度走到阿娟和她丈夫身边,看到对方明明已经到了弥留之际,却还不停呢喃着要救孩子,在心中冷哼了声,愚蠢的家伙又遇到了一个。

    阿娟哆哆嗦嗦的刚按下‘0’,余光看到一颗红色类似丹药的东西被塞进了丈夫嘴里,精神在瞬间奔溃,满手是血的抓住林云洛的裙摆,“你……你给……给我老公……吃了什么?”

    林云洛皱眉看着自己裙摆上的血迹,弯腰将那一块撕掉,牵着阿七继续往面包车的方向走,而阿娟因林云洛撕掉裙摆的动作,手猛地垂落在地,抓着那一块的衣摆满脸眼泪的看着林云洛的背影。

    “阿娟……我……我没事了?”

    林云洛听着声后传来的激动大哭声,眼中露出嫌弃,这些被困者总是咋咋呼呼大惊小怪,实在是烦人的紧。

    被困者们很快就放弃了去砸窗户,只留了些人牵制住车子的速度,其他人都纷纷去捡石头,往车轮下扔,一声声‘把孩子还给我们’的大吼,让驾驶座上的年轻人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兴奋。

    本来还稳坐在副驾驶上的曲记也失了淡定,气急败坏的对车外锲而不舍的被困者们吼,“再敢追上来老子就弄死你们!”

    “你来啊!我们已经报警了!你弄死我们啊!”

    殊不知就是这句已经报警彻底激怒了曲记,他直接将上半身从车窗探出去,手里拿着还带着血的刀子,对着被困者们就是一通乱砍,好在大家及时避开,才没被砍到,车子也忽然加速,撞倒了一个被困者,甚至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反复用轮胎碾压了几下,被撞倒的人绝对是活不成了。

    “你们这些人渣,我就是拼了命也要拉你们下地狱!!!”

    眼看着这些愚蠢的被困者就要被弄死了,林云洛弯腰将阿七提进怀里,总算是加快了速度,于是当年轻人狠狠踩下油门的时候,却发现车子竟没有完全挪动分毫,感觉到灵力在飞速流逝,林云洛皱眉,把阿七放下来,拿出还剩下一半精纯灵气的中品灵石补充灵力。

    她手抵着的周围开始出现寸寸裂痕,拿着石头、铁棍、擀面杖的被困者们都惊得忘记了动作,呆呆的看着车头彻底凹陷。

    “还愣着。”

    清冷的嗓音立刻将被困者们的意识拉回来,他们也顾不得去想对方现在做出的这个动作有多么的惊世骇俗,猛地砸开了车门,怒气冲冲的将同样惊得呆愣的曲记和年轻人拉下车,第一时间就收走了对方手里的凶器,含着眼泪一阵拳打脚踢后,用早就准备好的绳子将对方绑住。

    林云洛扭头看着几步外还剩下一口气的被困者,兑换了一颗‘包治万伤’,递给旁边始终不敢睁眼的阿七,“去,把这颗药给那个人吃了。”

    阿七连忙睁开眼睛,闯入视线中的便是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被困者的身影,吓得眼泪瞬间就出来了,可还是乖乖的立刻拿着林云洛给的药丸冲过去,手忙脚乱地塞进被困者嘴中,悄悄的说:“你不会有事的,这是神仙姐姐给我的药,你肯定马上就会好起来的。”

    林云洛没去看念念叨叨的阿七,退到几步之外,看着那个浑身是血的蠢货,带着弄脏了自己裙摆的被困者冲过来,皱眉道:“不许靠近我。”

    阿娟夫妻两立刻停下脚步,满脸的激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见林云洛的视线落在面包车上,两人觉得她是在关心孩子们的安危,又跑到面包车旁,红光满面的说:“大家不要担心,这次我们一定能找到孩子。”

    众人只当他在鼓劲,刚才太过混乱,现在所有人都陷入了喜悦和忐忑的心情中,倒是没人注意到阿娟丈夫明明腿都被压断了,却又站在这里的情况。

    深吸了口气,有人说:“我们数一二三,拉开车门。”

    所有人都点头,数数的声音开始响起,当喊到三的时候,站在车门边的人猛地将车门拉开,预想中的孩子们没有看到,被一层黑布遮挡了视线,可被困者的勇气都在刚才拉开车门的时候用光了,这会儿只觉得双|腿发软,连拉开黑布这么简单的总做都做不到。

    “我……我来吧!”旁边一个被困者深吸了口气,颤|抖着将手伸过去,当黑布被拉开的那一刻,所有人的眼中都出现了震惊、愤怒、悲痛的神色。

    因为小小的面包车中挤满了孩子,可如果仅仅只是这样,迎接他们的将会是喜悦。

    短暂的寂静后,一声痛苦的大吼响起,“你们这些畜牲!”

    其中一个被困者从人群中挤到曲记和年轻人身边,捏紧手中的擀面杖狠狠的在对方膝盖骨上砸了一下,眼泪像水一样哗啦啦的往下掉,“你们怎么忍心!畜牲,畜牲!”

    越来越多的被困者加入了殴打两人的队伍中。

    阿娟伸手捂着嘴,拼命让自己不要哭出声,她看到孩子们眼中的害怕,咽了咽唾沫,深吸了口气,泪眼模糊的冲最靠近车门的孩子伸出手,“别怕,我们是来救你们的,不会让你们再受苦了。”

    可是孩子们却吓得往车里挤了又挤,根本就不敢出来。

    而被困者们散去后,直播间的观众这才看清车里的情形,顿时也被惊呆了,下意识的跟着大骂了一声畜牲。

    车里的孩子全都脏兮兮的,脸上甚至还存留着干枯的血迹,最让人心疼的是,这些孩子的身体或多或少都有些残缺,恐惧的眼神真的很让人心疼。

    无论被困者多么温柔的哄,孩子们都不肯给一丝反应,或许是被吓怕了,又或许是被勒令不许与陌生人说话……真相到底是什么,只有这些孩子知道。

    林云洛看了片刻,对这些被困者磨磨唧唧的动作感到不耐,抬脚走了过去,她用灵力推开被困者们,很轻松就到了车门前。

    发现她的阿娟夫妻两眼中立刻出现了希望的光,满脸期翼的看着她。

    林云洛却只是眯了眯眼,冷着声音说了两个字,“出来。”

    最先有反应的是靠近门边的一个孩子,他颤|抖的用一只手用车里爬出来,用可怜绝望的眼神扫视了林云洛和被困者们一眼,咬着牙下了车,模样看上去竟然还没阿七大,下车后,小家伙就紧紧的把自己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模样让被困者们心疼极了。

    虽然对林云洛的严厉有些不满,可是能让孩子们主动出来,他们也很感激,忍着眼泪凑上去,“别怕别怕,阿姨不会伤害你的。”

    当所有孩子都从车里出来蜷缩成一团后,忽然有个被困者奔溃的一声大叫,“我的乐乐!”

    她猛地冲过去,将垂着头和孩子们挤在一起缺了一条腿的孩子抱进怀里,哭的呼吸不顺,紧紧抱着儿子,“乐乐,是妈妈的错,以后妈妈一定不会让你离开妈妈的视线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