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各执己见

作者:蠢萌的猫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全世界都以为我是救世主最新章节!

    应霖挂断电话,扭头看着身边一圈同事,眉头紧紧地皱着,“你们怎么看?”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纠结,他们在这之前其实已经收到了两个报警电话,第一个甚至是说有人公然在大白天直播杀人,震惊之下他们立刻就准备赶往民众报警的地点,结果还未来得及出警,又打来了一个电话,与现在这个电话的内容差不多,不过对方好像知道有人报了警,还交代了前一个报警人称直播杀人的那人为什么杀人。

    虽然听上去有些玄妙,可事实就是如此。

    这三个电话连着一起来,反而有点像是有人故意报假警恶作剧了。

    应霖皱着眉沉思片刻后,推开椅子站起身,“先去,刚才的报警人是126事件的当事人,她没必要说谎。”

    与此同时,林云洛抱着阿七下楼,慢悠悠的朝着地图上被困者光点最多的一处走去。

    路边一辆毫不起眼的黑色车内,青年轻啧了声,视线从林云洛身上挪开,看着从楼梯口出来的井沉,声音中带着一丝抱怨,可更多的,却是兴奋,“好歹发小一场,你一来就把我卷进这么大的事情里,你好意思吗你。”

    “抱歉。”电话中传来井沉几乎没有起伏的声音。

    青年顿时翻了个白眼,“还是这么没劲,不过……你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找我帮忙,你跟她关系很好?”没得到回应,青年也不恼,自顾自的继续说:“难道是钱家的人?啧啧,也不对,钱家可没人敢做到这个份上,我……”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青年嘴角抽了抽,还好已经习惯了,不然非得被气死。

    井沉扭头看着林云洛抱着阿七离开,没有跟上去,片刻后回头看着地上早已死绝的几具尸体,很轻松就认出了他们是之前来围堵的人,楼道里传来了吵吵嚷嚷的声音,被绑下来的方雨童等人看到地上的尸体,眼睛猛地瞪大,心中那唯一的拖延时间等待救援的侥幸也消失了。

    这些人竟然不是条子……而且没想到比他们还心狠手辣!

    这么多人啊!居然说杀就杀了,连点声音都没留下。

    如果他们知道这些人的死全都是出自林云洛之手,大概心里除了后怕外还会剩下深深的侥幸,毕竟刚才他们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人制止了。

    很快,整栋楼房里被关着的女孩都被放了出来,竟足足有五十几人,并且这些孩子看上去都差不多大,里面有没有人满了十岁都未可知,就连井沉都深深地皱起眉。

    孩子们大概是被关的久了,忽然被放出来都表现的很抗拒害怕,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来跟着他们走,井沉便让人重新将门带上,回到楼房前空地,皱眉看着缩成一团的方雨童等人。

    被井沉的眼神扫视道,方雨童缩了缩脖子,下意识就开始狡辩,“那些丫头跟我们可没关系,你们……我,我不说了,不要……不要杀我!”

    满脸凶神恶煞的男人这才收回掐着方雨童脖子的手,又忍不住朝她脸上吐了口唾沫,“绑了这么多孩子,毁了多少家庭,你个人渣。”

    “都说了不关我的事。”方雨童压抑着怒火,咬着下唇低声解释。

    可惜事实就在眼前,就算她把嘴皮子说破了,现在的情况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几个强壮的男人动手将方雨童等人绑到一旁的树干上,扭头看着井沉,“井先生,那些孩子怎么办?”

    “会有人来接手,你们先回去。”

    最终只有井沉一个人留在这里,他知道自己现在跟上林云洛大概也帮不了什么忙,唯一能做的,便是帮她解决后患,让她无后顾之忧。

    这个念头刚在脑海里闪过,井沉想到对方杀人时毫不手软的动作,忽然笑了下。

    ……

    林云洛抱着阿七往地图上被困者聚集最多的地方走去,刚开始她还较有耐心,可当阿七像个猴子般的在她怀里扭来扭去,脑袋晃来晃去几分钟后,耐心被消磨殆尽,“安份点。”

    阿七顿时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只是她只乖乖在林云洛怀里待了不到半分钟,就又忍不住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片刻后,嘟嘴委屈的说:“雨声哥哥说外面一点都不好看,原来他都是骗我们的,外面明明很好看嘛。”

    林云洛将阿七放在地上,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视线扫了眼瞬间挨上自己腿的阿七,轻哼了声:“这里有何好看的,到处都是破破旧旧的东西。”

    阿七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林云洛的话给转移走了,一双清澈漂亮的眼睛里满是认真,“姐姐你是神仙,你见到的地方肯定都好看,可是阿七不同,阿七今天是第一次出来,阿七觉得到处都好看。”

    林云洛的动作顿了顿,捏住她的手,漫不经心的问:“为何是第一次出来?”

    阿七想了想才说:“巴叔叔不让我们出门。”

    林云洛淡淡的嗯了声,眼中却有寒光闪过,她牵着阿七很快就到了其中几个被困者所在的地方,对方显然也没想到这里会有人出现,原本还算放松的身体在瞬间紧绷,只是当目光落在阿七身上时,这些被困者眼中的敌意才渐渐消失。

    其中穿着黄|色羽绒服的妇女走到林云洛和阿七面前,眼神爱怜的看了阿七片刻后,对林云洛温柔的笑了笑,“不好意思,这里等会儿会发生些事,可能现在不太适合进去。”

    阿七悄悄往林云洛身后藏了藏,双手紧紧地抱着林云洛的手臂,只用余光注视着站在一臂之外笑的温柔的中年妇女。

    林云洛则眯眼打量着这个笑容无懈可击的被困者,心里对她升起了一些兴趣,明明心中已经发出了强烈的求救信号,面上却丝毫不显,视线在对方手臂鼓鼓的羽绒服上停留了片刻,点头应道:“嗯。”

    看着毫不犹豫的牵着小丫头离开的林云洛,被困者有些诧异,今天还没这么顺利过……

    “阿娟别发愣了,那些人快出来了。”

    被困者闻言,身体立刻紧绷,最后看了眼林云洛和阿七的背影,转身跑到同伴身边,紧张地按了按左手手臂,“大家注意安全。”

    所有人都默默点头,等待了足足五分钟却还没见那些人出来,都有些急了,“怎么回事?难道他们得到了消息今天不打算出来了?”

    “不会的,肯定是有事耽搁了,我们再等等,好不容易才查到了这么一点线索,怎么可能让他们这么安生的离开!”

    阿娟深吸了口气,也压低声音劝道:“就是,大家稍安勿躁,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我都不会放弃,我相信你们也不会放弃,所以就算这次等不等得到他们,我们都会一直追查下去,直到……直到宝贝们回家。”

    站在阿娟身边的男人无声地叹了口气,伸手将她搂进怀中,眼眶却也不知不觉的红了。

    因阿娟的这番话,被困者们总算是冷静下来,又重新恢复了刚才那种安安静静的模样。

    “主播你怎么了?感觉你现在好伤心。”

    “qaq对啊,媳妇儿你别这样啊,我们还要看你酷炫狂霸拽的救人,不要你难过,我看着你这样,我都难受了。”

    “……你们到底是怎么看出主播难受的?她只不过是站在那里没有动而已啊喂!”

    “感觉你懂不懂!”

    正在指挥搬运物资进安置点的何宗光,听到耳机里传出的声音却猛地一惊,二话不说的拨了自己前不久才狠狠挂断的电话,“你们关注了直播间没有?”

    何宗庆一口气还没发出来就被堵了回去,他立刻就明白了对方打电话来的用意,怒气冲冲的吼,“你给我管好雾城百姓的安全,其他事不劳你费心!”

    何宗光默默拿下手机,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嘀咕道:“记仇的家伙。”

    另一头,何宗庆在挂了电话后,却深深地叹了口气,看着电脑屏幕内围在花坛边的一群中年人,心中有些刺痛。

    从刚才的对话中,他们的身份已经昭然若揭。

    只是上面到现在还在讨论直播间存在的好坏,与主播这个人的存在危险与否,一些人认为直播间应该公之于众,让所有民众都知道真相,而一些人却认为直播间公布危害过大,极有可能引起全国人民的恐慌,甚至可能会导致其他各国为了争夺/毁灭拥有神秘力量的主播,而将z国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眉头已经拧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何宗庆看着电脑屏幕,想到主播杀人时的狠辣,便觉得一阵头疼,亏得直播间里知道真相的人还不多,还能傻白甜的以为主播土豪玩这种救人的游戏,不然不知要引起多大的恐慌。

    而在某个会议室中,z国几个最高领导人齐聚一堂,每个人都微微皱着眉,靠在椅背上沉默不语,只有墙上倒映的大屏幕中偶尔有声音传出。

    “直播间应该立刻关闭,即使她做的是好事,但直播杀人已经违反了法律,如果因为这件事引起民众的恐慌,再收场就难了。”

    “她杀的都是本该下地狱的人。”

    “那也不该她来动手,自会有法律来制裁!”

    “直播间应该留下,我们可以利用直播间来得知最新的情况,从之前得到的分析中得知,这个主播每次都会出现在发生灾难的地方,对落难的民众进行救援,只要我们好好利用直播间的存在,将会有更多不幸在各种情况下落难的民众保住性命,引起民众恐慌也很好解决,我们可以不将直播间对民众开放。”

    “不对民众开放根本不可能,顶级黑客最终都只能查到自己的ip,这个直播间我们完全无法插手,要关闭也只能与她交谈。”

    双方持有不同观点的又是一番激烈的争执,所有人都选择性的忽略了林云洛会起死回生的手段,他们的身份让他们只能忽视。

    林云洛并不知道自己引起了多大的关注,不过就算知道,她大概也不会太在意,甚至还可能会对此期待。

    保持着垂着眼眸视线落在鞋面的姿势足足五分钟的林云洛抬起头,手掌落在阿七脑袋上,狠狠揉了揉,压抑住多余的并不需要存在的情绪,淡淡的说:“踩着我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