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洪水大灾(14)

作者:蠢萌的猫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井沉想到她在堤坝前露的那一手,她的确有这样的自信,沉默了片刻,还是说:“你不可能时时刻刻保持警惕,更何况……”他摇了摇手机。

    林云洛悠闲的心情忽然转变,冷眼看着井沉,“你管的太多了。”

    井沉看着已经转身离去的人,无声地叹了口气,他抬脚跟上了林云洛,边发出了一条信息,这一切都是在手掌地遮挡下完成的,并没有被直播间的观众看见,让少数几个知道他身份的人,急的恨不得想冲进屏幕去将他的手机夺过来,好看看他究竟干了什么。

    而就在此时,董宇冲忽然坐起身,脑袋刚好撞到沙妮妮的额头,把沙妮妮撞的直接一屁|股在在地上,偏下面还有个石头,隔得屁|股生疼,但沙妮妮却硬是毫无反应,一脸见鬼表情地看着董宇冲。

    看着一脸泪痕狼狈不已的沙妮妮,董宇冲下意识的以为是自己把她撞疼了,也顾不得自己同样疼的额头,歉疚的问:“你没事吧?”

    “啊?啊……我……我没事啊……你……你没事吧?”沙妮妮艰难地咽着口水。

    “我没……”事字猛地被卡在了喉间,董宇冲上下其手的对自己进行了一通摸,而后一脸懵逼的看向周围一圈自己的同事和其他不熟悉的面孔。

    难道他刚刚只是做了个梦,并没有掉下水被钢筋穿透肚子?

    “你没死啊?”

    这句问话顿时打破了平静,有喊着诈尸吓得夺命狂奔的,也有高兴地扑过去抱着董宇冲嘻嘻哈哈大笑的,等所有人都稍微冷静了一些后,董宇冲的几个同事和沙妮妮留了下来,仍然一脸不解的看着董宇冲。

    “我刚刚就坐在你旁边,我发誓,刚刚你的确是已经死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活了。”

    旁边的人顿时打了几个冷颤,“你别瞎说,肯定是我们刚才关心则乱,没发现其实宇冲还活着。”

    “我也这么觉得。”

    众人顿时认同的连连点头。

    只有沙妮妮还一脸震惊的看着董宇冲,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在脑海里都过了一遍后,沙妮妮忽然抓住了董宇冲的手,感觉到他手掌上传来的热度,脸色反而变得更加惨白了。

    在董宇冲将视线投过来时,哆哆嗦嗦的说:“你,你刚刚是真的,真的断气了,我亲眼看着你失去呼吸的。”不敢看董宇冲的反应,沙妮妮的十根手指紧张地纠|缠在一起,“就是当时救了我们的女孩,让人给你吃了一个东西,然后你就……就恢复了呼吸。”

    沙妮妮的声音很小,而且又被雨声掩盖,只有离她很近的董宇冲听到了全部,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果然是这样啊。

    “我有点事,接下去的工作就拜托你们了。”

    “喂喂,你什么啊,你的伤好了吗?还跑那么快!”

    无论同事的声音有多气急败坏,董宇冲都毫不犹豫地跑了,他现在心里既兴奋又纠结,从沙妮妮说出那些话后,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觉得是真的,而且接受的非常良好,现在只想去确认和表达自己的感谢。

    林云洛和井沉一前一后的离开了这个安置点。

    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左右,在雾城大部分居民得救被转移的同时,还有一小部分人还在冰冷的角落苦苦支撑。

    残破的房子中,一个中年男人靠着墙壁站在冰冷的水中,他只有肩膀以上还露在水面上,脸色被冻的铁青,双手扶着踩在自己肩膀上抱着自己头的宝贝女儿,“青青怕不怕。”

    “青青不怕。”青青抱着爸爸的头用冰冷的小脸蹭了蹭,两只肉乎乎的小手摸索到爸爸消瘦冰冷的脸上,用力的搓了几下,“爸爸会有人来救我们吗。”

    高德今哈着冷气,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僵硬地点了点头,“会的,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你看之前不是有人从旁边路过吗,只是那时候我们的声音太小了,他们没听到,下次我们只要声音大点,一定会得救的。”

    他的嘴早就被冻的干裂,每说一个字都会撕扯到被冻住死皮,血腥味飘进嘴里,让高德今逐渐模糊的意识好不容易才清醒了点,感觉到女儿的存在,狠狠地咬住本就血肉模糊的下唇,让自己的意识足以保持一段时间的清醒。

    “爸爸,青青好饿。”

    “乖,再坚持一下,等我们得救了很快就有东西吃的。”

    “可是我们什么时候才会得救,青青又冷又饿。”小小的青青声音中充满了委屈,黑暗中父女俩的身体都在发抖,外面偌大的雨声将他们的对话完全遮盖,且这里很是偏僻,平时都不会有什么人来,更别说是发了洪水的现在了。

    “很快的,青青乖,再坚持一下好吗。”

    高德今没想到自己一语成谶,他也不知道自己和女儿究竟等待了多久,可当视线逐渐模糊时,抬头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时,他甚至以为自己看到了天神。

    看着眼前破旧脏乱的房子,林云洛眼中满是嫌弃,见移动功德点主动要去救人,脸上的神情才总算是缓和了一点,她在后面拿着手电筒,对着井沉的后背一通乱照,见他停下动作,不耐的催促,“快点。”

    “看不到里面。”

    林云洛丝毫没意识到是自己手电筒没照对位置,才导致井沉看不到房子里面情况的意识,眉头皱了皱,兑换了一个明亮的超级大灯笼丢在竹筏上,嫌弃的说:“真不知你们究竟是如何活过了幼年期的。”

    被倒打一耙的井沉面瘫脸有了一丝裂痕,但很快他就自我调整过来,沉默的将剩下的瓦片扒拉开,对仰着头的父女两伸出手,“手给我。”

    冰冷的雨珠落在脸上时,高德今终于反应过来,激动的双|腿一软,险些从桌子上摔下去,“把……把我……我女儿先拉上去,谢谢。”

    泡在冰冷的水里一整个晚上都没哭的人,此时却哭的稀里哗啦的,只是他的手已经被冻的僵硬几乎不能弯曲,无法将女儿往上送,急的不行,“青青你把手递给叔叔,让叔叔拉你上去。”

    “爸爸你呢?”

    “你上去了,爸爸就上去。”

    青青这才小心翼翼的把手伸给井沉,被井沉快速的拉了上去,将人往竹筏上一放,就重新撑着房梁对下面踩在桌子上的高德今伸出手,此时眼中已经出现了嫌弃……

    救高德今的过程有些艰难,毕竟他已经在冰冷的水中泡了好几个小时,全身的血液流通的缓慢,身体四肢早已经变得僵硬,此时就是井沉已经对他伸出了手,他都无法将自己的手伸过去,还是无法逃脱现在的困境。

    井沉皱了皱眉,将身体往里再探了些,可即使是这样,他还是无法抓到高德今的手。

    “爸爸爸爸你怎么还不出来。”

    听到宝贝女儿断断续续的声音,高德今哑着嗓子回了一句很快就上来,可他的脸上却满是绝望。

    没办法,完全无法伸出手,无法逃出去。

    折腾了足有五分钟之久,林云洛等的不耐,总算从竹筏的另一头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了眼里面保持着双手举在自己头顶后方的姿势的被困者,同时用嫌弃的眼神扫了眼井沉,在井沉没反应过来之时,猛地伸手将他往前一推。

    井沉的身体就有半截掉进了房屋里,剩下的半截……还在竹筏上。

    抓着井沉腰后衣服的林云洛不耐的催促,“快点,给你两分钟。”

    井沉深吸了口气,才压下了浮上心头的那一丝丝郁闷,这次总算手一伸就抓到了高德今的手,然而他人看上去很消瘦,可重量却不轻,更何况此时他衣服里还全部是水,重量又翻了一倍不止,导致原本还很悠闲的林云洛也不得不咬牙切齿的单手抱住了井沉的腰。

    “天啦天啦,抱上了。(▽#)=﹏﹏”

    “qaq你是我媳妇儿,你怎么能去抱别人,不开森,宝宝被戴了绿帽子。”

    “楼上滚,主播明明是我老婆好吗?你就这样当着我的面叫我老婆媳妇儿,你真的好意思?你信不信我现在就顺着网线爬过去打死你。”

    “板砖已准备好,有种把头伸出来。[微笑]”

    “[白眼]你们有美男颜值高吗?有美男有钱吗?”

    “没钱怎么了?没钱还不许我追求真爱了?”

    某个黑乎乎的房间内,楚耀生发出一声震惊到了极点的粗话,抓耳挠腮的纠结了一会儿,还是默默起身去打了个电话,两分钟后又回来了,看着屏幕中正趴在脏兮兮的房梁上救人的老板,无辜的摊了摊手,嘀咕道:“这可不怪我啊,这是先生做的决定……不过老板我相信你,你一定能挺住的。”

    说完最后这句话,脸上不自禁的露出了贼兮兮的笑容,想到等会儿打电话联系不到他的老板的表情,他就一阵兴奋。

    咳咳咳……但愿老板能在性格有些奇怪的主播手里安全的活下来!

    在一些人对林云洛忽然出手抱住井沉腰的动作喜闻乐见时,两个正在准备将自家儿子或者孙子投放到雾城的人却气的直冒火,“该死的,井家的速度太快了!他们究竟是怎么这么快得到的消息!”

    “你记住,这次不管有没有遇到对头,都只能将注意力放在主播身上。”

    拿着被各自的老爸或者爷爷硬塞到手里的手机,看了眼上面正在直播的画面,两个青年满脸茫然,甚至还穿着睡衣,直接被从床上拖了起来,当他们被塞上直升机时,还是一脸懵逼,“等等,老爸你要送我去哪儿?!我说了我不想出国!你不能不遵从我的意愿,你这是不民主的!妈妈知道吗?我要抗议!!!”

    “蠢儿子,老子和你妈以后能不能长命百岁青春不老就指望你了,你千万不要让爸爸失望。”

    ???

    当然,有想用怀柔政策的就自然有想用强硬手段的,这其中也有想继续观望的,总之因为林云洛在堤坝上露面后,她的事情就被层层上报,再也无法隐瞒,而直到她救活了董宇冲,一些人终于忍不住了。

    其中便有苏猛,他甚至等不及约定好的同伴,就买了当晚的机票,用了最快的速度赶往w省,没有直达的飞机,又在半途换成长途大巴,压抑着满心的兴奋毫不在意雾城此刻的灾难也要赶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