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洪水大灾(7)

作者:蠢萌的猫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云洛挥开倒下来的遮雨棚以及上面压着的楼房的残骸,在雨水落下来之前,兑换了新的遮雨棚,她松开按在井沉脑袋上的手,拿出油纸伞撑开,在系统恬噪的警报声中,离开了竹筏,身体轻盈地踏着房屋残骸找到了第一个被困者。

    抓着被困者的手腕,林云洛将人带回竹筏,又接连出去了几趟,才将所有被困者都带回来,只是除了其中一个运气极好的,其他被困者都或多或少的受了些伤,轻重都有。

    “你……你做了什么!”

    那个果断跳水的被困者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林云洛,紧闭的双|腿一分开一股尿骚味就飘了出来,他又连忙将腿闭上,心虚的看了看身边的其他几个人,发现他们都没注意到自己的窘迫,默默松了口气。

    林云洛冷漠的扫了他一样,给受伤比较重的两个被困者塞了一个‘包治万伤’,便继续去往下一个被困者集中的位置,注意到地图上其中一个就在自己身边的光点越来越强盛,眉头微微皱起,回身看去时,才发现移动功德点还以方才那个姿势半跪在竹筏上。

    又在地图上看了眼,林云洛最终确定那个光芒越来越强盛的红点代表的就是移动功德点,“起来。”

    毫无反应。

    林云洛眉头皱得更紧,弯腰准备将井沉拉起来,谁知她的手刚搭在井沉的肩膀上,就听到井沉沙哑的声音响起,“起不来。”

    如果仔细分辨的话,便能从井沉低沉沙哑的声音中听出一丝痛苦的意味,可惜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林云洛,耐心听井沉把这三个字说完便已经是她的极限。

    听完就冷笑了下,毫不犹豫的将井沉拽起,一声短促且痛苦的闷哼声同时响起,井沉忍不住伸手按住林云洛的肩膀,企图阻止她继续对自己施行‘暴行’,声音虚弱的说:“暂时别碰我。”

    林云洛面无表情的将胆敢碰触自己的移动功德点摔在竹筏上,看着他坐在竹筏上头都快埋进胸口的怪异姿势,眯了眯眼,半分钟后,挑眉在井沉面前蹲下,沉思了片刻后,将手伸进井沉后颈,摸到其中一个突起的异常的地方,垂眸看着一脸隐忍的移动功德点,唇角微微勾起。

    搭在井沉后颈上的手指微微用力,“疼吗?”

    井沉冷汗都冒出来了,两只手紧紧地捏成拳,却在片刻后,不受控制的松开手撑在竹筏上,咬牙挤出一个‘嗯’字。

    就是这么一个字井沉的声线都抖得非常厉害,可见他现在的确是在极力隐忍着痛苦。

    林云洛闻言,俏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神色,她也没去计较井沉抵在自己膝盖上的额头,一脸笑意的加重了手指上的力道,硬生生把那块突起给按了回去,说:“疼就对了。”

    疼的快昏厥的井沉:“……”

    林云洛随后挪开视线看着旁边圆滚滚的系统,正准备发出警报的系统忽然觉得一股寒意袭击了他,他立刻扫描了自己的程序,并没有发现病毒入侵。

    “警告!被困者的生命体征正在减弱,请主播立刻放开被困者并对被困者进行救援,否则系统将有权对主播开启初级惩罚。”

    若是换做之前,林云洛早就出手将系统打开,但现在她听到系统的警告提醒,眉眼间都染上了笑意,带着愉悦的心情松开手,顺便兑换了一颗‘包治万伤’,用灵力塞进井沉嘴里,无情的起身走到竹筏的最前方。

    还好井沉虽然猜到了一些林云洛的想法却不知究竟是什么,不然看着林云洛那潇洒的完全利用完就走的模样,估计气的面瘫脸都要维持不住了。

    在这期间,竹筏上的被困者们终于意识到得救,又是一番激动的大吼大叫,林云洛被吵得烦躁,直接将油纸伞丢过去。

    正中目标。

    旁边被困者的家人瞪着林云洛,明显是想跟她理论,但看着林云洛冷冰冰的眼睛,到嘴的质问又给咽了回去,扶着自家男人底气不足的说:“你干什么打人啊。”

    “谁再大声吵闹,我不仅要打人,还要杀人。”

    轻缓平静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朵里,每个字都仿佛带着蚀骨的寒意,让所有被困者都不禁打了个寒颤,他们只以为自己太冷了,对说出这番霸道言论的林云洛起了生理性的厌恶和讨厌。

    “你以为你是谁啊,还杀人,现在可是法治社会,而且我们这里这么多人,你一个女的,你打得过谁。”顿了顿,撇嘴补充道:“就算你救了我们你也不能这么嚣张,不然到底是谁到谁还不一定呢,你……”

    “闭嘴闭嘴!!!你给老子闭嘴!!!”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扶着的男人狠狠扇了一巴掌,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林云洛,“她一向就是这么口无遮拦,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她计较。”

    说罢为了让林云洛消气,转身就又是狠狠一巴掌扇过去,把还没从刚才那一耳光中反应过来的被困者彻底扇懵了,“你个臭婆娘,你还不快跪下道歉!”

    臭婆娘不清楚其中的诡异和异常,作为当事人他却再清楚不过。

    刚才他被楼房的残骸砸中,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异样,但其实已经伤到了内脏,刚刚他整个人都疼的说不出话来,却在人家塞了一个东西进来时感觉疼痛瞬间消失……只是没想到还没等他从震惊中回过神,就听到自己婆娘质问人家的话语。

    对聪明上道的人林云洛总是会宽容一些,而对她无礼的人也从来没有好下场,她的视线落在对自己无礼的被困者身上,看着对方从呆愣中清醒,疯了般地捶打着自己的夫君,眼中划过一抹讽刺的情绪。

    愚蠢。

    “你闭嘴!给老子道歉!”

    “道歉?凭什么我道歉?你说你是不是看她长得好看看上她了?你竟然为了她打我,还让我给她跪下道歉,你安的什么心啊啊啊啊!”打完自己男人还不解气,站起身冲到林云洛面前就要动手,“你个贱人,勾|引我老公。”

    林云洛的眼神彻底冷下来,隔着一层空气狠狠扇了被困者一巴掌,面无表情的用油纸伞在她膝盖处敲了一下,被困者顿时不受控制地跪在竹筏上。

    林云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惊慌失措的眼睛,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太弱小,禁不住她的扇打。

    无声的叹了口气,林云洛捏住被困者的衣服将人丢进了水中,心情有些惆怅,以前觉得那些经常来擒拿骚扰她的宗门弟子很是讨厌可恶,可现在想起来,却还有点思念呢。

    毕竟他们能经得住她的抽打。

    很快就听到又一声‘噗通’落水的声音,那个被困者的老公跳下水游了回去。

    本还吵吵闹闹的被困者们彻底安静了下来,林云洛扫了眼那些安静的被困者,视线在眼神有些复杂的望着自己的移动功德点身上停留了片刻,想着这次任务结束后会得到大量功德点,便满意地挪开视线。

    “双……双双……这个主播她……她真的是……”

    刘莹双也从震惊中回神,她扭头看着犹犹豫豫的妈妈,也很是纠结,可又打从心底里不愿意说主播的坏话,于是把那一丝丝的奇怪念头压下。

    “主播又没真的杀他们,况且你们想想,主播今天早上才刚在大海上救了人,下午又去救了老爸他们,晚上马不停蹄的又去救人,现在被质疑,她当然不高兴了,换做我我也肯定不高兴,这是在质疑主播的信仰啊!”

    刘勇夫妻两被女儿说的一愣一愣的。

    刘莹双也被自己说服了,捏着拳坚定的说:“主播一定不会滥杀无辜的!”

    ……

    “雾草!”

    顾雨声瞪着手机屏幕,瞳孔一阵猛缩,他想到自己之前去找对方讨钱以及讹她的举动,出了一后背的冷汗,还好最后他阴差阳错的帮她付了冰淇淋的钱……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警察说的那两个人渣命|根子被切了的事情,顾雨声下身一紧,哆哆嗦嗦的把手机收起来,踮起脚尖往破烂的房间里走去,看着里面熟睡的几个小萝卜头,松了口气,轻手轻脚地走进去,只是还没等他躺下,就听到外面大嗓门点名的声音。

    顾雨声整个人都紧张起来,直到听到自己的名字时,本还算俊秀的脸扭曲了一瞬,黑暗中喘息声越来越重。

    “雨声哥哥,你回来啦?”

    顾雨声的怒火像是被充满了气的气球,瞬间被这一声软糯糯的哥哥戳破,他走过去摸了摸小萝卜头的脑袋,小声说:“我现在要出去一会儿,你自己乖乖的睡觉,如果觉得饿了,就把我昨天给你们留下的大饼找出来吃一口。”

    顿了顿,声音温柔的问:“还记得藏在哪里的吗?”

    黑暗中,小萝卜头用力地点头,“雨声哥哥你要吃吗?你今天早上都没吃两口饭。”

    说完不等顾雨声回答,小萝卜头就扑到床铺上,小心翼翼地掀开自己的薄薄的床单,从下面翻出一个用塑料袋装着的冷冰冰还剩下一半的大饼,献宝般的递到顾雨声面前,“雨声哥哥你快吃。”

    顾雨声那双灿烂阳光的眼睛中浮现出一层水雾,“我吃过了,你们好好藏着,千万不要让别人发现了,乖乖睡吧,我马上就回来。”

    “那你快点啊。”

    小萝卜头的声音中明显充满了不舍。

    顾雨声也不想走,但他现在已经不敢再耽搁了,又揉了揉她的头发,深吸了口气,转身离开了房间,走到外面脏乱的客厅,已经看到有好两个‘同伴’趴在桌子上,他抿着唇一言不发地走过去趴在旁边空着的桌子上。

    “你们三个今天是不是偷懒了?为什么没完成任务?”抬起手在三个少年身上狠狠抽了一鞭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