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洪水大灾(5)

作者:蠢萌的猫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几个挤在大雨伞边缘的被困者发现忽然没有雨滴到自己身上时,都以为没下雨了,带着喜悦的心情抬头,却在下一秒就懵逼了。

    “等等,这个遮雨棚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呃,好像就在刚刚吧?”回答的人也很是迟疑,完全不记得这个遮雨棚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但又觉得可能是刚才太冷只顾着缩成一团取暖没注意到。

    整个竹筏都被固定了宽大而牢固的遮雨棚,林云洛将油纸伞收起来,看着地图上正朝着这边靠近的其中一个被困者,将竹筏的速度稍微慢了下来,等被困者出现在视线中时,她看到对方的模样忍不住笑了。

    还在因为忽然出现的遮雨棚而懵逼的被困者们也傻乎乎地扭头看着游在水里的人,对方脑袋上起码趴着两只猫,背上还站着一条大黑狗,并且狗的背上还拴着一只鸡……

    这……猫和狗能理解,鸡算怎么回事儿?

    看到竹筏,在水里奋力游泳的被困者眼睛立刻就亮了,加快了速度游过去,他一只手撑在竹筏上,把紧紧抓着自己头发的猫抓下来放在竹筏上,又对着狗拍了拍竹筏,“黑子,上去。”

    说完自己也准备爬上去,“太好了,总算是遇到人了,你们是不知道,我醒来后周围一个人都没了,我都差点以为这城市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已经先他一步跳上竹筏的大黑狗低着头咬着他的衣袖,试图将他拉到竹筏上,可惜没能成功,而听到‘汪汪汪’的叫声,被困者们才如梦初醒,连忙凑过去把人拉了上来。

    两只猫咪被竹筏上的两个女被困者一人一只地抱了过去,其中一人逗弄着小猫,看了眼面前的黄符,伸手抓过来贴在小猫身上,本只是随意之举,但很快她的眼睛就猛地瞪大,原本蹲着的,此时也一屁|股坐在了竹筏上。

    “你们快看!!!”

    她的吼声让正在与刚爬上来的被困者交流的人全部转过视线,只有井沉微微皱眉,在被困者激动的语无伦次的指着皮毛干爽的小猫激动说话时,井沉松开抱着的男孩。

    “叔叔?”男孩立刻紧张的伸手抓住井沉的衣袖。

    井沉伸手把他的手拨开,在对方可怜巴巴的眼神下,皱眉说:“有事。”

    说完就起身绕开激动的快要手舞足蹈的被困者们,走到站在竹筏最前方边缘的林云洛身边,声音有些沙哑的说:“多谢。”

    本对被困者靠近而不满的林云洛发现来的是移动功德点,将不耐压下,眼眸微眯,似笑非笑的说:“谢?谢能值你一条命?”

    井沉摇头,眉头微皱,短短的时间里脑海里已经闪现出了好几个感谢的方案,但最终都被他否决,微微垂着头,深邃的眸子中倒映着林云洛似笑非笑的面容,张了张嘴井沉又闭上了,最终那句话在唇齿间转了一圈又咽了回去,“你需要什么可以跟我说,我能帮上忙一定会帮。”

    直播间的存在他还没有忘记,想到此时此刻自己正暴露在不知多少人的目光下,井沉的眉头就皱的更紧,眼中浮现出一丝丝不悦,当然,冲的不是林云洛。

    其他的话不好当着直播间的观众说出来,井沉掏出兜里还能用的手机,翻出备忘录,在上面打了一行字,用手掌遮着送到林云洛面前。

    林云洛看着上面‘井沉’两个字,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之前让自己瞬间从负债变得富有的那个观众,眼中玩味的意味越来越浓烈,“你放心,你帮得上忙的地方一定很多。”

    井沉却敏锐的从这句话中听出了一丝危险之意,他想到之前自己被推下水之事,心情变得微妙,不过这种心情被他强行压下。

    “妈的!那个男的你偷偷给主播看了什么!qaq”

    “你怎么可以勾|引我老婆!拖出去打死!!!”

    “啊啊啊啊啊,甜爆了好吗!配一脸啊喂!一本满足!”

    “话说你们有谁知道主播的名字啊?老是主播主播的叫感觉一点都不亲切!”

    这条评论冒出来后,公屏上闪动的极快的评论逐渐慢了下来,此时守在电脑或者手机前的观众,有不少都一脸懵逼,提到这个关键问题他们才想起来,他们不仅不知道主播的名字,连个外号都不知道好吗?

    “……为什么我们家的主播会这么高冷!别人家的主播又是卖萌又是亲亲又是撒娇的,我们家主播我们连叫什么都不知道?!!![一脸冷漠]”

    “呵呵,这算什么,我从第一场直播就进来看,到现在主播总共就跟我们互动了三次!”

    “而且这三次平均不到一分钟。”

    “我咋觉得这么心酸勒?”

    顿时一连串大哭的表情出现在屏幕上,控诉林云洛的评论也越来越多,本来都各自看直播的观众们因这件事莫名其妙的团结起来,弹幕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要求林云洛跟他们互动的!

    被弹幕挡住了视线,伸手关弹幕的刘莹双有些哭笑不得,主播哪里有时间跟他们互动,救人都来不及。

    而此时竹筏上的被困者们都紧张地捏着黄符,用小心翼翼的眼神看了看林云洛,又看了眼皮毛干爽的小猫,咬牙把黄符拍在了身上,当亲眼看到黄符消失时,其他被困者们都惊得一屁|股坐在了竹筏上。

    还是有人不愿意相信,“你你你,你是不是动了什么手脚……”

    说到后面几个字的时候这个被困者几乎失声,因为他亲眼看到刚才还浑身*的人,此时不仅头发干了,甚至连衣服都干了,衣服和头发上那多余的水分像是被凭空蒸发掉了般。

    “卧槽!”这是最后那个带着猫狗和鸡上竹筏的被困者发出的惊呼。

    “天啦!!!我衣服真的干了,我现在好暖和,一点都不冷!”那个把黄符拍在身上的被困者站起身惊喜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兴奋的手舞足蹈,并且因为太过高兴,差点就掉下竹筏,还好被人拉了一把。

    手里还捏着黄符的被困者们立刻用一种看稀世珍宝的眼神看着黄符,除了把黄符用给了小猫的被困者,其他人眼中都满是兴奋,当然,偶尔投向林云洛的眼神中却充满了敬畏。

    如果刚才他们还以为是自己记错了遮雨棚的事,但现在……

    一但心里起了怀疑,那些怪异的地方便越想越不对劲,先不说这竹筏的速度明显远超一般的船只,也没看到撑杆啊?!

    而且这么久,竹筏好像一直都畅通无阻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分明就不对劲!

    除了其中一个被困者小心翼翼的将黄符折好收起来,其他被困者都带着兴奋将黄符拍在了自己身上,感觉到瞬间消散的寒意和眨眼便干爽的衣服头发时,剧烈的欢呼不由自主的响起。

    而在此时竹筏已经靠近了居民被安置的地方,看着那上面密密麻麻的红点,林云洛不满的皱起眉,“既然已经脱离危险,为何求救信号还未曾减弱。”

    “……”

    看着系统的沉默,林云洛危险的眯起双眼,“莫非你也不知。”

    “……系统的职责是监督主播完成过救援任务,让被困者脱离危险是主播的责任。”

    若是仔细听便能从系统的话语中听出一丝丝的迟疑,系统本身也已经开始对自己的程序计算升起了疑惑之心,难道损毁的那部分程序真的非常重要?

    林云洛冷笑,“你既什么都不知,我还要你何用。”

    就在林云洛跟系统说话时,对面小山上在水平线之上巡逻的交警已经发现了他们,几乎整个晚上林云洛都在救人,虽然每次她救完人都直接丢给警方或者军方就立刻离开,但关于竹筏和她的消息还是不可避免的被传开。

    她甚至得了一个‘最美志愿者’的称号。

    所以此刻看到竹筏过来,两个交警顿时兴奋,站定后拼命地挥舞着双手,“这边。”

    可惜两个交警的兴奋完全没能传递给林云洛,甚至也没能传递给竹筏上的被困者,因为此时所有被困者都被神奇的黄符给吸引去了全部注意力,这会儿正在叽叽喳喳的讨论,当然,他们声音不敢太大,怕引起林云洛的不满。

    直到竹筏靠岸,林云洛拎起最近的一个被困者丢到岸上,他们才慢慢的反应过来,怕也遭到被丢的待遇,连忙乖乖的自动往岸上走去,只有那个把符给了猫咪的被困者不甘心的走到林云洛身边,捏着猫咪的两只小爪子,小声问:“我刚刚的符给猫咪用了,你能不能再给我一张?”

    林云洛直接将她的话语无视,伸手抓住她的手臂,随手一丢就将人丢到了岸上,并且因为太过突然,导致她摔了个五体投地,旁边带着狗和鸡的那个被困者走过去将她扶起来,顺便把猫咪塞进怀里,转身看着将最后一个孩子也丢到岸上,正在离去的竹筏,忽然情绪高涨,振奋的挥舞着手臂,“谢谢你们!!!”

    他的吼声传入了旁边几个被困者的耳朵里,顿时他们也忍不住振臂高呼。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两个交警甚至没能来得及说出挽留的话语,林云洛和井沉已经不见了踪影。

    听到他们喊话声中竟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词语,两个交警都有些懵,但职业素养很快就将其他的情绪压下去,“先上去避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