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隧道塌陷(4)

作者:蠢萌的猫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本来已经弯下腰的林云洛又直起身子,似笑非笑的看着系统,“既然如此,我不救了就是。”

    “救助被困者是主播的责任和义务。”系统冷冰冰的提醒。

    林云洛伸手拍了拍圆滚滚的系统,“你的责任既然是为了监督我完成救援任务,那我不救了便是,我若是不救被困者你便可以不必监督,你的责任更加要紧,我的责任就不必放在心上了,去吧,去看看上面到底在做什么。”

    好像没有哪里不对?

    系统下意识的往上飘,直到他离开了隧道,来到了明亮的隧道上方,才猛地停住身体,瞬间就想回去,但对林云洛性格分析后得出的结论让系统明白如果现在下去了,宿主可能真的就不救人了。

    惩罚……如今已经没什么太大的作用。

    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内,系统已经调集资料库进行了数据庞大的分析,最后还是飘上去,朝着检测到有人类活动的地方飘去。

    将系统忽悠走的林云洛满意的在原地站了片刻,终于开始干活,把已经快死了的被困者救出来,兑换了‘包治万伤’,这次她没有直接将被困者丢在这里,弯腰揪住被困者的后领子,上半身悬空下半身还拖在地上的姿势,速度极快的拖着被困者来到了之前放置的大锅处,在被困者醒过来之前掀起大锅把人丢了进去。

    里面的被困者们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好在触碰到了温热的身体。

    短暂的沉默后,被困者们将那个被撞倒的灯笼扶了起来,终于看清了刚刚被丢进来的人的脸,“是老张!”

    周围本来已经躲得远远的紧靠着锅壁的被困者们闻言立刻围了过去,你一下我一下的摇晃着老张,企图将他弄醒,好在老张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很快就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视线模糊了片刻,他看着四周完好无损就是脸上和身上很脏的十几个工友,愣愣的说:“刚刚隧道塌了?”

    好半晌才有人回了一句,“啊……塌了。”

    老张于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四肢和肚子,在一众诡异目光是注视下摸到了自己脚踝处的血,甚至还没干枯,他下意识的大叫,但很快就发现除了膝盖有点疼之外,脚踝并没有任何感觉,惊魂未定的看着周围的工友们,“你们谁流血了?都蹭我身上了!”

    没有任何人回答,老张心里有些慌,下意识加大声音又问了几遍。

    但依旧没有人说话,这诡异的气氛差点将老张逼疯了,还好此时刘勇很小的声音解释道:“你别问了,这些血都是你自己身上的。”

    “这不可能!”

    刘勇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嘴,用手电筒照了照其他工友的脸,见他们都是一脸三观震碎的模样,默默的说:“没骗你,我们都被神仙用神仙手段救了,不然隧道塌成这样,我们这么多人怎么能都一点事都没有?”

    顿了顿,眼中出现了更加复杂的神情,“而且刚才我们所有人都亲眼看到她变出了这口锅。”

    也许是因为刘勇对老陈的解释引起了其他被困者的倾诉欲,原本沉默的被困者们都纷纷表示之前没觉得奇怪的地方,现在仔细想想实在是怪异。

    比如说那个小妹为什么会忽然停下在一个根本看不到人的地方铲土,还真的挖出了一个人。

    又比如说为什么当时都在弹命的小刘在被小妹喂了一个什么东西后就活过来了。

    种种不可思议叠加起来,可不就是神仙手段吗!

    所有人都敞开了嗓子说,说到激动的地方还会站起来大喊大叫,等这个话题告一段落后,所有被困者心里都有些后怕,特别是之前对林云洛说教的那两个被困者。

    两个人这下是直接跪在地上了,双手合十连拜了好几下,希望林云洛不要见怪,那恼怒的模样估计是恨不得回去给当时瞎说话的自己几耳光。

    而此时被当成了神仙的林云洛正救出这边的第三个被困者,在这期间系统将在上面看到的画面都录了下来,直接将视频调给林云洛。

    视频上几个包的很严实人高马大的男人正在隧道的上方来回走动,每走一段距离就会停下观察片刻,然后将什么东西放下,又换位置,反反复复许多次,林云洛皱着眉,实在没看懂。

    “他们在做什么。”

    “放置法器。”

    林云洛眼中浮现出惊讶的神色,又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眯了眯眼,但想到被系统坑了的那次,心中升起的一丝丝抢夺的火苗被熄灭了,“这是攻击法器?我若抢了会如何?”

    系统沉默了片刻,大概也是想到了上次林云洛抢炸药的事,只是系统想的是,如果宿主这次还去抢,又会耽误救人。

    “不能抢。”末了,还加了一句,“请宿主立刻救助其他被困者!”

    林云洛思索了片刻,也觉得无趣,便继续救人,等她终于靠近了最后一批被困者时,隧道又开始了第四次的塌陷。

    这次塌陷直接将另一边的老陈几人也全部都掩埋,还剩下的三个被困者恐慌的在黑暗中叫着同伴的名字,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时,他们的精神已经到了奔溃边缘。

    “老陈,老陈你出来说句话啊,我知道这次是我们不该不听你的,是我们贪财,干完这票就不干了,你出来啊!”

    喊话的被困者应该是嗓子受伤了,他自以为自己用了最大的力气去呼唤,其实声音小到连离他只有两米多远的另外一个被困者都听不到。

    呼唤的频率越来越高,但从来没有得到过回应,甚至连原先两个还在身后的同伴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他们应该是受伤晕过去了,或者也被土给埋了,许隐绝望的想,嘴里还在不停的低喃着同伴的名字,短短几秒的时间他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都不止。

    原本已经安静下去的许隐此时却疯狂地捶打着地面,破了的嗓子绝望的狂吼,“啊啊啊啊,完了,我们全完了,我们没救了,没人能来救我们了,全死了,全死了。”

    林云洛走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许隐癫狂吼叫的一幕,她眼中露出嫌弃的眼神,在原地站了片刻,没有上前,从地图上最近的一个红点开始救,救出一个就喂一颗药丸,后丢沙包般的直接丢到旁边空旷一些的地方。

    等许隐从绝望的癫狂中稍微清醒一些时,林云洛已经将大部分还活着的被困者都挖出来了。

    许隐被林云洛丢过来的被困者砸倒,好半晌都没能从地上爬起来,直到其中一个被困者悠悠转醒,发出一声疑问:“我……我还活着?”

    窸窸窣窣起身的声音越来越多,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多,许隐从地上爬起来,却依旧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这怎么可能?明明刚才他们都……

    “我已经死了?这是我的幻想?”

    听到这话的老陈没忍住给他后脑勺一巴掌,“说什么胡话,我们都还活着。”

    可先前的事情老陈却半点都没忘,虽然表面上看似很镇定,但黑暗中颤|抖的双手还是出卖了他的真实情绪,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等视线中终于出现一丝光亮时,所有人心里的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恐惧。

    情况太诡异了。

    他们明明应该死了,甚至有人还觉得自己已经去阴曹地府转了一圈,可临到踏上奈何桥的那一脚,又被拉回来了。

    被困者们年纪都比较大,自然有人比较迷信,此时已经有好几个被困者瑟瑟发抖的朝着越来越近的那道光跪下,口中念念有词,不仔细听都听不真切。

    将最后一个活着的被困者丢到被困者们待着的位置,林云洛思索了片刻,又兑换了一口与方才那个一模一样的大锅,倒扣在地上,冷眼瞧着身体僵硬的被困者们,“进去。”

    这次可比之前说话要好使多了,那几个迷信的被困者毫不犹豫的爬了进去,有人带头,其他被困者纵然心里恐惧,可还是马不停蹄的跟着往锅里爬,好似晚一步就会被林云洛剥皮抽筋似得。

    甚至有被困者因不敢离林云洛太近,明明极为壮硕的身体非要从缝隙最小的地方往锅里钻,被林云洛不留情面的踹进去。

    “噗,原谅我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

    “同上,主播你也别太敷衍了喂,而且这两口锅真的是我有史以来见到过的最大的锅!”

    “只有我觉得这锅有点煞风景吗?这锅完全配不上主播的美貌啊,摔!”

    “画风突变的太快,前一刻还感动的稀里哗啦的,现在……妈妈问我为什么笑的像个撒比!”

    林云洛把被困者们都塞进了大锅中,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旁边,看着地图上终于在朝着这里靠近的救援队,片刻后,挪开视线打量着墙壁,思索着从这里破个洞上去的可能性有多大。

    而正当她在思索时,一阵砰砰砰砸锅的声音忽然响起又驱然停下,林云洛挑了挑眉,视线挪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