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雪岭山雪崩(完)

作者:蠢萌的猫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因为种种原因导致双|腿没了力气无法逃离的几个被困者瞳孔猛缩,呆呆的看着悬崖的方向,他们本以为自己死定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消防官兵,他们猛地冲过去将已经被吓得屎尿失|禁的中年男人控制住,沉着脸往悬崖的方向看了眼,谁也没想到这次的雪崩竟是人为造成的!

    被困者也被消防官兵搀扶着离开了崖边,直到走到一个安全的距离,他们才得到了干毛巾,热水和食物,众人喜极而泣的抱着保温杯狼狈的啃着面包,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我以为死定了,他就是个变|态!疯子!”

    哭泣声越来越大,消防官兵看着被控制住的中年男人,脸色更加难看。

    而已经用对讲机联系完总部的队长也沉着脸让队员们先带着被困者撤退。

    回去的路上,所有人的情绪都有些低落,“队长,刚才那个女孩……她救了我们所有人。”

    直播结束前那惊天的一炸让直播间内仅剩的几个观众久久无法回神,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漆漆已经关闭了直播的直播间内,终于有一条评论冒了出来,“有没有人能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爆炸?”

    这两个带着疑问的字眼冒出来后,又安静了片刻,“我刚才看到了很多消防官兵,还看到了那个人腰上绑着的炸药,以及他身后明显吓瘫的几个人,还有……主播最后自己一个人抱着马上就要爆炸的炸药跳下了悬崖。来个人告诉我我看错了。”

    “你似乎没有看错……我也看到了。”

    “喂喂喂,你们别乱说好不好,这肯定只是主播自己闹着玩的!”

    “但是你们谁见过闹着玩还带抱着炸药跳崖的?!我去搜下有没有类似的相关新闻!手动再见!”

    直播间关闭的实在是太突然了,而且关闭也就关闭吧,竟然是在惊天的爆炸声中关闭了!这不得不让刚才看到了全程的观众们多想。腰上绑着炸药的中年男人,同归于尽的话语,瘫软在地的人质,以及对面的消防官兵,怎么看都觉得像是电影里的剧情,可之前主播也跟他们互动了,而且他们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观看,根本就没看到哪里有摄像机啊?

    直播间仅剩的几个观众都懵逼了。

    雪岭山雪崩导致失联的被困者被全部救出,雪崩的真正原因最终被压下,中年男人被火速移交到刑警手中,但是让所有消防官兵感到诧异不解的是,竟然每个被救回来的人描述都惊人的相似。

    什么醒来后就发现身边多了水和食物,身体也一点都不冷,什么听到了让他们待在原地不动的声音却没看到人。

    更离奇的是被困在山洞中的那群被困者竟然说亲眼看到救了他们的人凭空取出东西,并且随便给吃了一颗药粒就救回了他们快离世的同伴?

    将被困者救出时,他们每个人都离的很远,总不可能说是他们串通了耍着消防官兵玩吧?可这诡异的现象又实在无法解释。

    被救出后所有的被困者除了被中年男人挟持的那个登山队都被集中在两辆面包车上,罗克和好友坐的这辆车一路上都很安静,直到面包车驶出了雪岭山,憋了许久的二号被困者终于忍不住了,“你们是怎么得救的?”

    坐在他对面的女孩看了他一眼,“当然是被消防员救出来的。”

    “真的?”

    女孩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狐疑的看着二号被困者,与此同时,车内所有被救的被困者也都齐齐看向了二号被困者,每个人的眼中都闪烁着晦暗莫名的神色。

    “……你们也是被精灵救得?”

    听到精灵这个词,除了罗克,其他人眼中或多或少都有浮现出诧异和不解,二号被困者的话就像一把钥匙,顿时让这些被困者都憋不住说话了。

    “精灵是怎么回事?虽然我的确是被消防员救得,但其实在那之前我就已经脱离危险了。”

    “我也是。”

    “我也一样,醒来就听到一句让我不要离开的话,然后我就看到面前放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热水和面包。”

    车内众人的经历都大同小异,罗克听了一圈,发现除了自己和好友竟然没有人见到过精灵,心中微妙的升起了一股自豪感。

    作为话唠的二号被困者更是忍不住,立刻激动的将自己和罗克的遭遇说了出来,这些被困者都有差不多的遭遇,唯一的区别就是没看到人而已。

    因着有着相同的经历,车内众人立刻热络了起来,围绕着林云洛叽叽喳喳的讨论个不停,其中最多的还是对她身份的猜测,本来以为只有自己遇到了诡异的事,现在发现还有人跟自己一样,想说的话当然就多了。

    前面开车的消防官兵听着车内传来的阵阵惊呼声嘴角抽了抽,这些人真的是疯了!

    被困者们被完好的救了回去,遇难者只有三人,这是他们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毕竟距离雪崩发生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至少十个小时,冰冷刺骨的寒冬天,早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救援时间。

    车子开出一段距离后,被拦在外面的许多蹲守了一整晚的记者立刻精神抖擞的拿着话筒围了上去,车子不得不停下来,“请问伤亡怎么样?被困者是否已经被全部救出?”

    “让一让,别挡着路。”然而消防官兵的吼声完全淹没在记者们噼里啪啦的提问中,他有些怒了,“车上全是刚救出来的被困者,他们现在需要去医院,你们堵在这如果被困者出了什么事,你们负责吗!”

    记者们静默了一瞬,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一时间有些僵住了,直到听到消防官兵说稍后会有领导说明情况他们才让开。

    第二天一大早,雪岭山雪崩所有失联人员均被找到,只有三位被困者不幸逝世的消息出现在了郓城的各大报纸上。

    林云洛抱着炸药跳下悬崖的事情也被改头换面的报道了出来,在各大报纸上她均被描述成了一个见义勇为不畏生死,用自己的命救下了许多被困者性命的英雄。

    看到报纸的人都会在心中感概惋惜一二。

    而与此同时,在某个吐槽贴吧中出现了这么一个帖子《818那个丧心病狂赚着灾难钱的碧池主播》

    这个帖子的发帖人非常激动的讲述了他看到雪岭山雪崩的新闻,而后想到自己当晚看到的一个直播的内容正是在雪崩后救人,联想到雪岭山雪崩的新闻他立刻就明白了这个碧池主播是在借着灾难博取眼球的丧心病狂行径。

    可惜帖子只引起了少数几个人的关注,跟着楼主愤怒的咒骂了一番,顺着直播间的id去围观了一圈发现直播没有开始后,这个帖子就不再有人关注。

    这个帖子并未能引起广大吧友的注意,很快就沉了下去。

    因为林云洛的事外界有多震荡都与此时她本人没有丝毫关联。

    事实上林云洛是在最后关头听到系统的警告,若是她让那个高级法器‘炸药’在这里爆炸,会让许多被困者失去性命,她也会因此受到极为严重的惩罚。

    震惊之下的林云洛只得拽走炸药跳下悬崖……于是被炸成了渣渣。

    林云洛看着自己明显又淡了些的手掌,脸色发沉,咬牙切齿的对着空气说:“这次是你的过失,你必须补偿我的损失!”

    “……宿主如果不去抢炸药就不会导致炸药引线被点燃。”

    “所以说是我的错咯?”

    系统漂浮在林云洛面前沉默着,显然它就是这么认为的,于是下一刻,系统就被林云洛捏住了脖子——如果它有的话,“若不是你告诉我能抢,我会去抢?我去抢的时候你若是出现阻止,炸药引线会被点燃?若不是我在最后关头抱着炸药跳崖,现在被困者能好好的活着?”

    系统没有手,只有一个圆滚滚的金属身体,所以此刻挣扎无能,一双冰冷机械眼睛盯着林云洛,纠正她话中的措词,“直播期间系统没有权利阻止主播,主播抱着炸药跳崖救下被困者是主播的本份工作。”

    林云洛冷笑了下,“没有阻止主播的权利?”

    “如果主播所做的事威胁到被困者的生命,系统有权利阻止。”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补偿我的损失咯?”

    看着毫无反应的系统,林云洛忽然笑了下,松开捏着系统的手,好整以暇的拍了拍手掌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行,你不愿意我也不强求。”

    系统本能的觉得不对,以它对宿主的性格分析,宿主不是这种轻易放弃的人,但它毕竟只是个系统,没办法真正的像人类一样思考,所以这个疑惑仅仅停留了半分钟,“请宿主抓紧时间调整状态,直播将在三个小时后开启。”

    听到系统提醒的林云洛眼神冷了下来,余光中那个圆滚滚的系统已经消失了。

    “呵呵……总有机会弄死你。”

    带着这个阴恻恻的念头,林云洛第一次走进了这个世界的街道,从未见过的景象让她的心情跟着好了许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