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诡异的符咒

作者:什么等于二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雪鹰领主完美世界圣墟修仙狂少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合体双修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师妹,看来你们收获也不错嘛。”一个男子的声音在林月溪耳边响起。

    “李毅!”林月溪回过头一看,一个十七岁的冷漠少年和十几个天道盟的成员一起正缓缓向她走来,这冷漠少年的模样颇为英俊,只不过微挑的嘴角,却是露出一些桀骜以及难掩的傲气,他就是内门弟子十大高手之一的李毅,地届排行前五的存在,年纪轻轻,就已经超越许多内门弟子了,传闻还和核心弟子战斗过而不败,所以有着傲气也是理所当然的。

    “这...你们竟然去猎捕天灵草了,竟还抓到这么多。”而当李毅等人看到林月溪怀中的天元草后,同样震惊无比。

    一株天元草的价值,相当于二十株地元草,而林月溪怀中的这十三株天元草,已是大多数弟子的收成还要珍贵。

    “不,这并不是我们抓到的,而是吴天送我的。”楚月说话间,将这十三株天元草,塞入了自己的腰包中。

    当她做出这一举动时,几乎所有人都羡慕得倒吞了一口口水,尤其是先前侮辱吴天的那两位,简直连找块豆腐撞死的心都有了。

    因为他们刚刚对吴天的挑衅,无异于两个拿着铜钱的乞丐,去对一个腰缠万贯的富豪炫富,可笑至极。

    “林月溪,你是说,这是那吴天给你的,莫非.....”李毅面容失色,他来时在后面已经看到吴天那满满的包裹,起先以为都是地元草,但现在,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哥,月溪姐,不好了,吴天他......”就在这时,李雪一伙人,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并且她的脸色非常难看。

    “李雪,怎么回事?是不是吴天欺负你了。”当看到李雪那失魂落魄的模样,以及李高腿上的伤势后,李毅身后天道盟成员都围了上来,他们还以为是吴天在灵药山欺负了李雪等人,以此报复李毅,毕竟,李毅曾教训过吴天,这事在场的人都知道。

    而当李雪说出将当日的经过后,所有人都沉默了。

    因为按照李雪所说,吴天为了救她,被三个灵元境五重的剑盟高手围攻时,本该陷入绝对,不死即残的吴天。

    可是刚刚,他们明明都看到了吴天,不但毫发无损,且还春光满面,哪里像是负伤之人。

    而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吴天可以,面对三名灵元境五重的高手而不败,至少能过全身而退,这可是非常恐怖的事。

    吴天究竟有着怎样的实力?

    人们简直不敢继续想了,因为越想越是心惊。

    “月溪姐,你是说吴天哥没事?”楚雪满面激动的追问道,同样感觉不可思议。

    “恩,他真的没事,我们刚刚还见到了他。”林月溪肯定点头道。

    “太好了,吴天哥没事,这实在是太好了....呜....”乐极生悲,李雪一把扑入了楚月的怀中,哭泣道:“月溪姐,我错了,我们都错了,我们以前不该那样对吴天哥....若不是吴天哥,我这次就,呜.....”对于这样一幕,林月溪倍感欣慰,可见李雪这丫头,经过此事后,是真的对吴天改变了看法。

    “看来,我们的确是小看吴天了,他隐藏的很深呐。”李毅叹息一声,脸上有着几分惭愧,得知李雪的经历后,事实上在场的所有人对吴天,都有了新的看法。

    而就在所有弟子,都在撤离灵药山的时候,一群由内外长老所组成的人马,却已是来到药灵山的中围。

    此刻,安妙菡,武技阁主事等内门当家长老,全部聚于此处,望着不远处的三具弟子的尸体眉头紧皱。

    不过,以他们的身份,眼下却也只能围观,没有了话语权。

    因为在那尸体旁边,一位身穿白袍的人正在仔细观察,这位可是东武宗的一位大人物,连核心长老也要退避三分。

    此人身上的白袍很特殊,刻满了奇异的符咒,特殊的纹路,并且这白袍很大,不仅遮盖了此人的衣衫,更是遮盖住了他的面容,将整个人包裹的严严实实。

    “时隔多年,终于又出现了。”终于,白袍之中,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司徒长老,您说的...可是万骨冢?”安妙菡上前问道。

    “除了万骨冢,还能是什么?”

    “不是我说你们啊,你们这些内门长老,也未免太失职了,为何每次都是万骨冢出世之后,才来通报,你知道你们耽误了多大的事么?”

    “简直就是一群饭桶,全部都是废物,真不知道要你们有何用?”然而安妙菡的问话,却换来白袍老者的一顿怒斥,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这位大人物的愤怒。

    “哼”一番训斥之后,那白袍老者大袖一挥,竟消失不见,连一丝气息都没有留下。

    而当他离开后,所有人都是如释重负,长舒了一口气,在那位的面前,他们实在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而如同安妙菡那样上前问话,可不是谁都敢做的。

    “这老家伙,未免也太过分了,这万骨冢本就虚无缥缈,连布下层层阵法的他都察觉不到,我们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安妙菡气鼓鼓的道,一脸怒气。

    “我说丫头,你小点声,我们东武宗能够请到这位可不容易,别说我们,就连宗主大人,对他也要毕恭毕敬,我们真的惹不起他。”慕容长老上前劝阻,深怕安妙菡得罪了那白袍老者。

    “哼,我看他加入我东武宗是假,窥探万骨冢的宝藏才是真。”安妙菡冷哼一声不以为然。

    “虽说那万骨冢很可能是一处宝藏,可毕竟只是传闻,而如今凡是踏入者都会毙命,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如今这万骨冢已被视为宗门第一绝地,早就闹的人心惶惶,如果司徒长老真能破解这万骨冢,就算那宝藏给他又如何。”

    “就怕他没那本事。”安妙菡撇了撇嘴。

    “你这丫头,就少说一句吧。”面对倔强的苏柔,慕容长老显得颇为无奈:“对了,你让玄翼盟邀请那小子么?”

    “哎,那小子还真是个让人头疼的主,我听小玲说,他拒绝了加入玄翼盟。”提起吴天,安妙菡叹了口气。

    “喔?”慕容长老先是一愣,旋即释然的笑道:“这小子还真有点意思。”

    吴天回到府邸,最先做的事,便是舒舒服服的沐浴一番,可是刚刚脱掉衣服,还未进入浴池,吴天的面容便是大变。

    “这...这是....”望着自己的胸口,吴天目光闪烁,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因为在他的胸口处,竟出现了一幅诡异的图案,之所以说它诡异,那是因为这幅图案,是由无数道符咒组成。

    每道符咒,都好像具有生命一般,竟然在吴天的皮肤之中,缓缓游动,极其渗人。

    吴天用力的在胸口蹭了几下,试图将这诡异的图案抹除,可是奈何这图案如同生长在他的肌肤一般,根本无法去除。看着那些密密麻麻,在自己肌肤中来回游走的诡异符咒,吴天一脸惆怅无比,却又无可奈何。

    “看来,我还并没有摆脱那万骨冢的诅咒。”突然,吴天释然的笑了,他知道这一定是万骨冢,留给他的纪念品,而无论这东西是福是祸,此刻的他都无力左右,只能听天由命。

    他不是忧愁之人,既然已经无力改变,吴天也就懒得多想,干脆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跳入浴池之中,享受起当下的人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