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定生死(本卷终章)

作者:我吃西红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玄界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能再逃了,再逃我体内的赤明神力就要完全消耗光了,一旦神力消耗光,我也必死无疑,连挣扎的能力都没了。”纪宁骤然停下,随即转身看向那已经追的非常愤怒的九名丑陋巨汉,丑陋巨汉们都拿着石棍,撒开大脚丫冲来。

    “终于不逃了。”

    “人族,快没神力了吧。”

    “跟我们比跑,再跑几天我们都不怕。”九名丑陋巨汉都恨不得吃掉眼前的人族。

    纪宁却是双手各持一剑,平静而立。

    生死面前纪宁的心灵也无比的空灵,他这一刻所有其他心思都抛到了脑后,内心中只有这一战。

    “哼。”就在九名丑陋巨汉冲到面前时,纪宁立即一个前冲,身体周围的三片火莲叶、三片水莲叶也旋转搅动着。让那些异族巨汉一靠近纪宁就身形摇晃,根本无法形成围攻。

    纪宁的剑动了。

    剑如火!

    肆意的斩杀!

    “哈哈哈,剑太弱了。”

    “太弱了。”丑陋巨汉们根本不在乎,纪宁的剑穿过浓郁黑光的阻碍,也仅仅只能在他们脸上留下一丝伤痕而已。

    纪宁却很平静,他只是在竭尽全力。

    “神力不多了。”纪宁感应着自己的神力,一咬牙猛地一个上冲,仿佛大鹏一飞冲天。

    嗖!

    廊道高百丈,纪宁便是一跃到百丈高,在飞高的过程中纪宁手中则是出现了两枚古朴的道符,一枚是轻身符,一枚是神行符,体内先天真元瞬间冲入这两道符中,两股奇异的力量立即涌入纪宁体内。

    “最后一剑!”纪宁碰触到廊道顶部时直接双脚一蹬,所有力量完全爆发!

    向下俯冲!

    快!

    快!

    快!

    借助脚蹬廊道顶部的反弹之力,《风翼遁法》本身的可怕速度,重力本身的下坠速度,轻身符、神行符所加持的更加快的速度!这一刻纪宁向下俯冲的速度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快如流光!

    速度就是力量,当速度快到极致,剑的威力自然也大。

    “滴水,取水滴石穿之意。滴水可成丝线,可成细流,可成江河大海。”纪宁在往下俯冲时施展出滴水经的杀招‘滴水穿石’时,脑海中不由掠过父亲纪一川指点自己剑法的场景,自己父亲曾在自己面前演练过三次滴水九剑。

    这一刻怀着决死之心纪宁竟然瞬间明白了。

    父亲演练剑法很慢,从‘滴水穿石’这一招开始施展,随即是‘丝雨成线’‘流水不腐’‘流水无情’尔后又回归为‘滴水穿石’。

    接着又转为‘细雨纷纷’‘暴雨如幕’‘水幕连天’,最终又回归‘滴水穿石’!

    接着又转为‘细水长流’‘滴水不漏’,最后再回归‘滴水穿石’!

    “滴水穿石,是最强招。又是最弱招。《滴水经》之玄妙,无穷无尽,可参悟一生。记住……水滴石穿!”纪一川当初说这些话,纪宁觉得自己懂了。

    可经过一夜悟道,在生死间数次徘徊后纪宁此刻却真正明白父亲的苦心。

    “就是这一招。”

    “滴水!”

    高速俯冲向下的纪宁双手持剑,一剑瞬间引动诱惑那丑陋巨汉的石棍,令石棍砸到一边去。而纪宁的右手剑则是直接朝丑陋巨汉的头部刺去!丑陋巨汉的一石棍已经砸偏了,自然来不及抵挡,可是它也丝毫不怕:“伤不了我的。”

    “穿石!”纪宁眼中只是平静看着那丑陋的头颅。

    嗤!

    一剑如水,如一滴沉重的水滴滴落在石头上,啪!一剑瞬间贯穿了浓郁黑芒的阻碍,深深的刺入了那名丑陋巨汉的头颅,甚至刺入到腹腔内。蕴含的可怕天地威能直接爆发,身体内部没有丝毫防御抵挡,顿时嘭!直接炸裂,化为一滩黑水,甲铠和石棍也跌落到地面上。

    “收。”纪宁立即就将那一道兵甲铠和石棍收到自己的储物法宝内。

    那一滩黑水迅速的凝结再次化为异族巨汉,这异族巨汉更是惊叫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纪宁已经完全放心了,他明白这九名异族巨汉已经阻碍不了自己了。

    “死吧。”

    纪宁仅仅操纵着水火莲花,就迅速的将这名异族巨汉再度碾压成一滩黑水。没有道兵甲铠的保护,异族巨汉根本抵挡不住自己水火莲花的碾压。

    “你们八个也死吧。”纪宁化作幻影,一次次闪烁。

    必须凑足九个道兵甲铠才能彼此联合,现在那些异族巨汉们根本无法联合,面对纪宁威力大进的剑法……更加无法逃避,一个个被斩杀。连道兵甲铠和石棍都被纪宁收入了储物法宝中。

    “死吧。”

    纪宁站在那也不动,只是凭借自己的太阴太阳神纹操纵着六对水火莲花,一次次碾压着这九名异族巨汉,将他们一次次碾压成黑水,即便他们刚凝聚,纪宁又再度碾压。

    仅仅数次碾压,九名异族巨汉终于完全溃散再也无法凝聚了。

    廊道两端的雾气也逐渐消散了。

    “父亲。”纪宁轻声自语。

    虽然之前一夜悟道,在水、火、风方面纪宁都已经悟到一丝真意。可感悟归感悟,能不能运用就是另外一码事了。纪宁之前只懂得‘水火莲花’这一招,这一招其实主要是护体,本不擅长进攻。

    而就在刚才,纪宁凭借本身基础和父亲的指点,在生死刹那终于悟出了《滴水经》的最终真意——滴水真意!

    按照境界划分。

    天人合一之上,便是道之真意!

    “这滴水真意的根本,就在于‘滴水’。”纪宁为之惊叹,“一滴水,乃是根本。当水滴多了,即可连成线,这就是‘丝雨成线’。当水滴更加多就会自然开始流动有了生命力,这就是流水不腐。而当水涛汹涌谁也无法阻挡时,那就是流水无情了。然而无尽的水滴,汇聚在一起,依旧可称之为滴水。”

    “滴水穿石,是滴水经的最强招。也是最弱招。”纪宁笑了,“防御中也是如此,细雨纷纷、暴雨如幕、水幕连天,最后也汇聚为滴水穿石。那细水长流、滴水不漏,也能汇聚为滴水穿石。”

    “滴水真意。”

    “在于循环无尽。”纪宁感慨,“难怪父亲说滴水经可耗费一生。”

    毫无疑问,父亲显然早就悟出了滴水真意。

    明白《滴水经》可以无限循环的提升着,可真正为之耗费一生。

    严格来说……

    一旦悟出滴水真意,其实《滴水经》本身就已经无用了,或许当初创出这本《滴水经》的先辈也仅仅是悟出滴水真意这一境界,机缘巧合下才会创出能够循环无尽的九招来。当然也可能是某位神魔大能、仙人大能故意创出这等能够循环无尽提升的剑法。

    “水滴石穿,水滴石穿。”纪宁默默念叨,随即闭上眼开始歇息,之前的一战太累了。

    ……

    纪宁歇息吃饱喝足,又恢复了神力后,便开始完善自己的滴水真意。一旦悟出滴水真意……完全可以一滴滴水练成丝线,来施展出‘丝雨成线’,这一招的威力将比滴水穿石更大。

    时间流逝。

    纪宁吃着喝着,幸亏自己之前纳晶、铁木占的储物法宝中都有些食物,自己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时间越长,如果自己的《赤明九天图》能够提高一重,如果自己的剑法能够提升到更强,生机自然更大。

    纪宁明白……

    第一关自己靠水火莲花才能通过,第二关自己更是被逼到绝境悟出‘滴水真意’才险险突破。按照这种难度递增程度,第三关一定会很可怕。那雎华仙人都是公开收徒,这第三关难度完全能想象。

    ……

    翼蛇湖畔。

    纪一川、尉迟雪夫妇二人就在这湖畔暂居了下来,他们默默等候着,等候着他们儿子的归来,可是随着时间一天天推迟,他们心中也愈加焦急。因为拖的时间越长,他们儿子生还的可能就越低。

    “咳,咳。”尉迟雪在咳着。

    “别急别急。”纪一川看着短短一个多月妻子病痛迅速加重,也愈加心疼。

    “我也想不急。”尉迟雪看着眼前翼蛇湖无尽的湖水,叹息道,“可是宁儿,宁儿他……都一个多月了,怎么还不出来,还不出来啊!”

    对尉迟雪而言儿子就是她的天地。

    “我们儿子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你当初怀宁儿时就留下病根,不能生气不能急你也知道,好好养身体。”纪一川也心焦如焚,他内心牵挂着他的儿子,可是也担心着身边的妻子,自从当年从北冥大海归来途中的那一场大战……

    虽说白水泽拼死背着重伤的妻子逃出来,也很走运的孩子最终活着出世了,可是妻子、孩子都是留下。

    “纪宁。”纪一川也看着无尽湖水,“一定得活着回来啊。”

    ……

    无尽廊道中。

    廊道内无日月,时间也过的模模糊糊,自己的饭量又大,在纳晶中存放的食物又不算多,铁木占存放的食物也都不多。毕竟在燕山大地上随处都能打猎,而之前纳晶空间有限,怎么会太多呢?

    一个多月时间就将存量吃的干干净净了。

    “细长水流和丝雨成线,也融入了滴水真意。”纪宁暗道,一防御一进攻,自己实力算是大进了,“一个多月的修炼,我的神力也更浑厚了。这第三关也是最后一战……”

    纪宁明白最后一关的可怕和危险。

    也明白,只要通过了,自己便能活下去了。

    可过不去自己就是死!

    “是生是死,就在这了。”

    “死了,怕就要去阴曹地府了。这次估计就没那么好运躲过孟婆汤了,喝了孟婆汤我也不再是我。”纪宁隐隐有种感觉,那是魂魄强大后的冥冥中的直觉,冥冥中有了一种无比恐怖的感觉,仿佛即将迎接自己的是无比可怕的一场大劫难。

    “定生死吧。”

    纪宁双手各持着北冥剑,直接走到了拐角另一侧的廊道,廊道地面上有着三具还没完全腐朽的尸体,地面上也有着零散的一些法宝。

    纪宁直接神念卷起,很平静的就炼化了,一查看,储物法宝内摆放的法宝足有数千件,全部都是轻易就炼化了,果真都是些不入流的法宝,不过……如此可怕的数量也是无比惊人的财富了,可纪宁很平静,因为……如果死了,这些又有何用?

    “终于来了。”一沙哑声音响起,说的正是大夏王朝处处通行的人族语言。

    纪宁立即看去。

    只见远处弥漫的黑雾中走出了一道身影,他有着佝偻的身躯,碧油油的眼睛,全身泛着黑毛。他看似缓慢走来,可每一步都是数十丈远:“可惜,你太弱了。”

    哗!

    瞬间就到了纪宁面前,那仿佛蒲扇般的灰色大巴掌带着浓郁的死气直接拍击向纪宁。这简单的一拍却是快到纪宁无法闪躲,只能施展双剑靠防御绝招‘细水长流’来抵挡,细水长流这一防御招数也同样蕴含了滴水真意。

    “嘭!”纪宁整个人瞬间被砸飞了,双手更是瞬间剧痛麻木。

    “不——”纪宁想要抓住手中的北冥剑,剑如果飞了,他的剑术又有何用?可是手指已经完全麻木没有知觉了,哗!哗!只见断裂的手指和两柄北冥剑就直接朝远处飘荡开去,撞击在远处的廊道墙壁发出清脆的响声。

    纪宁整个人皮肤处处裂开,喷溅出血雾,双手手指都已经断掉,整个人在一团血雾中直接飘飞着摔在远处地面上。

    **

    本卷终!

    {飘天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