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府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冲榜关键时刻,别忘了投推荐票!

    ——————

    飘雪殿的贺宴一直持续到深夜才结束,深夜时分,满天繁星,纪一川夫妇正带着婴儿返回。

    “呜!”纪宁迷糊着睁开朦胧小眼,就看到夜空中的满天星斗。

    啊!

    自己睡着了,自己竟然中途睡着了!

    那么精彩的表演,大殿内的乐师吹奏敲打着磐、钟、埙等乐器,光脚的兽皮少女们自由奔放的舞蹈,和地球上截然不同的风格真的很好看,可惜自己是一个婴儿,看到一半就实在困的不行了,直接呼呼睡着了。

    “一川。”尉迟雪边走边道,声音中蕴含怒气,“你在贺宴上说让我们儿子夺金剑?这多难,难道你不知道?”

    “我当年就能做到。”纪一川皱眉。

    “你是纪氏西府第一强者,你少年时代是能做到,可你们纪氏西府传承千年,有几个像你?”尉迟雪怒了,她平时是很温柔,可牵扯到她的儿子她就急了,“而且今天府主提议让我们孩子为下一任府主,当时就有五名执事同意,只差一名执事而已,只要以后再劝说一名执事……凑足六名执事赞同,那么我们儿子就能轻易当上府主,何必夺那金剑?”

    夺金剑,太难了。

    纪一川摇头叹息:“你不懂。”

    “我怎么不懂?”尉迟雪怒道。

    “你刚来我们纪氏西府,不懂里面的玄妙。”纪一川解释,“我纪氏西府十大执事,分为府主一系、纪烈一系、中立派系三方,我们要再拉拢一名执事,代价太高了。”

    “代价高又怎样?”尉迟雪不满道。

    “是,付出巨额代价是能让我们儿子当府主。”纪一川皱眉喝道,“可是如果我们儿子是个无能之辈,让他坐在府主的位置,只会吃尽苦头,苦不堪言!那是受罪!”

    尉迟雪一怔。

    “我不想让我们儿子受罪。”纪一川缓缓道,“所以我才提出夺金剑。”

    “我儿若是天赋异禀,悟性惊人,一路突飞猛进,自当能够夺取金剑,以夺取金剑的姿态获得府主之位,谁都没有异议。”纪一川道,“而如果我儿夺取不了金剑,那就过悠闲悠哉的生活吧,我纪一川自当庇护他一生,让他无忧无虑一生。”

    尉迟雪若有所思。

    她明白了。

    当府主不一定就逍遥自在,如果是强者,自然能坐稳那位置。可若是无能之辈……即便硬是坐上去,也只是受苦。

    “一川,我错怪你了。”尉迟雪轻声道。

    纪一川只是低头摸了摸儿子的小脸:“这眼睛瞪得这么大,这小子早醒了。”

    “对了,一川,我们给孩子起什么名字?”尉迟雪连问道,“怀孕时问你,你一会儿这个不满意,那个不满意。现在孩子都出生了,该想个适合的名字了。”

    “名字跟随我们儿子一生。”纪一川道,“我怎能不慎重,之前一直没定下,不过刚才我忽然想到一个名字……我们的儿子,取名为宁吧,不管他将来的生活是平淡还是激荡,不管是弱者还是强者,都要保持一颗平静的心。”

    “宁?”尉迟雪念叨着,“纪宁,纪宁……”

    纪宁?

    被母亲抱着的婴儿瞪大眼睛,是那位第一判官崔府君在生死簿上给自己定了来世的名字?还是真的巧合?

    竟然这一世也叫纪宁?

    ******

    纪氏西府实力第一者,便是‘滴水剑’纪一川。

    第二者,则是‘虎魔’纪烈。

    纪烈的府邸内。

    “恭喜父亲,贺喜父亲。”有着数十个辫子的中年人连道,“那纪一川狂傲盲目,竟然让他的儿子去夺金剑……我们纪氏西府传承过千年,还未曾有谁靠夺金剑坐上府主之位呢。”

    火红色头发,耳朵上有着一赤红色小蛇的老者猛地一拍扶手:“当年我年轻时,就应该我当府主!我那时太过张扬,栽在了我的大兄‘纪酉阳’的手里。让那纪酉阳老家伙坐在府主位置上,坐了整整八十年!”

    “八十年啊!”

    “我一直在等,一直在等,每一天都是煎熬。”纪烈咬牙,“没想到嫡系一脉出了一个纪一川!真的是风华绝代啊,幸好,幸好这纪一川一心要修仙,根本无心当府主。这次这纪一川也是太傲了,竟给他儿子选这么条路。”

    “上天要让我们坐上府主位置。”中年人激动道。

    “别急。”

    纪烈喝道,“我年轻时栽那一跟头,让我明白……不到真正成功不能高兴过早!我们得做些准备!”

    “父亲的意思是?”中年人问道。

    纪烈皱眉沉思起来。

    时间缓缓流逝,中年人坐在一旁不敢打扰,他知道他父亲在思考。

    “嗯!”纪烈低沉道,“就这么办!”

    中年人看向父亲:“父亲,你打算?”

    “要获得金剑,必须击败所有部落少年、纪氏子弟。”纪烈低沉道,“纪氏子弟数量稀少却能得到大量的宝物秘籍,部落少年数量众多却宝物稀少。即便如此,四年一次的金剑大典,五六次金剑大典,才勉强有一次被纪氏子弟获得。”

    中年人点头:“部落少年太多,总会出一些天赋异禀的。不过再天赋异禀,我纪氏的真正绝学也不会传授给他们,只会传授次一等的,即便金剑大典上这些部落少年还厉害,可过上七八十年,强者主要还是我纪氏的。”

    “我的意思是……”纪烈低沉道,“在部落少年中选出最优秀的几个,我给予他们大量的宝物资源,大力栽培他们。没我的栽培,这些部落少年天才都那般强大,一旦得到我栽培,定能一飞冲天!变得更加强大,我就不信,纪一川的儿子能够横扫一切对手夺得金剑。”

    “对,对。”中年人连点头。

    平常对待部落少年和纪氏子弟,是完全区别对待的。

    纪氏子弟乃是自家人,当然好处多多。对待部落的少年们又得拉拢又得控制好!可这次……就尽全力培养最优秀的几个!

    “父亲,这样一来,纪一川的儿子肯定输。”中年人自信道。

    “哈哈哈……”纪烈笑道,“记住,在纪一川那边安插点人手,我要知道纪一川儿子的实力进步程度,知己知彼,才能取胜!”

    “是!”中年人双眸都亮起来了。

    ******

    暖和的小床上,尉迟雪轻轻将儿子放上。

    “宁儿,乖,睡觉。”尉迟雪轻轻亲了下儿子的小脸,随即便躺上床。

    纪宁苦着脸。

    眨巴下嘴,刚喝了奶,好古怪的感觉。

    这二十四小时所经历的一切实在是太惊心动魄不可思议了,先是自己过了奈何桥,正当要喝孟婆汤,谁想冥界地府发生大的动荡,仿佛天崩地裂,自己幸亏反应快,一跃进了人间道,投胎来到了这一世界。

    一条雪白大狗,是自己的白叔?

    一条长超过百米,头颅堪比房屋的黑色大蛇,且能变成黑发中年人,是自己的黑伯?

    现在还让自己夺什么金剑,当什么府主?

    你们问过我的意见没?

    “唉,婴儿没人权啊。”纪宁舔了下嘴角的奶,即收敛思绪,眼眸中有着一丝期待:“该修炼了!”

    来到这世界的第一天,纪宁就感觉到自己家族的强大,能够统领无数部落能一般么?不过显然府主的位置也惹得各方眼馋,那个耳朵上有赤红色小蛇的老家伙的势力就不小,竟然敢和府主抗争,敢和自己父亲叫板。

    管他呢!

    自己就一个婴儿,没必要烦恼那么多,现在最重要的是修炼,修炼观想之法《女娲图》。

    《女娲图》,按照崔府君说的,即便自己投胎到天界去,在天兵天将中也能靠这一观想之法出头,更别说在人间了。在人间定是属于最最顶尖的观想之法吧,如此珍贵的观想妙法,又深深印在自己的记忆中,乃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立足的最大根本。

    前世十八年病痛折磨下的日子,那种散步半小时都累的不行,那种病痛折磨下的无力感自己是受够了!那种面对死亡的无力感,自己也受够了!够了!都够了!自己要掌控自己的命运唯有一条路,而这条路便是崔府君说的修仙路!

    唯有修仙!

    纪宁闭上了眼,开始观想起来。

    一丝丝天地元气缓缓进入纪宁的身体,被吸纳进识海,强壮了魂魄。因为被吸纳的天地元气只是一丝丝,所以即便是纪一川、尉迟雪也根本察觉不到。

    观想之法,竟能引动天地元气被吸纳?

    这很不可思议。

    因为这不是修仙法诀,也不是仙魔秘术,如果是修仙法诀,即便疯狂吞吸大量天地元气都是正常。可是一观想之法,即使只是吸纳一丝天地元气……都是不可思议的。

    “哗~~”“哗~~~”一丝丝天地元气,不断进入纪宁的婴儿体内。

    天地元气的一次次进入,也等于冲刷着纪宁的身体,婴儿刚出生是最纯净的,出生后则会沾染世间尘垢,可此刻的纪宁沾染的污浊尘垢很少,一被冲刷,很快又变得无比的纯净,如初生那一刻般的纯净!

    {飘天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