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春草的父亲

作者:我吃西红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莽荒纪一念永恒我欲封天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修仙狂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间一天天过去。

    天也逐渐更冷了父亲依旧没回来,纪氏西府早就派出一支黑甲卫长期驻扎在翼蛇湖。

    练武场内。

    一道道剑影呼啸闪过,纪宁则是独自一人练习着《滴水经》,现如今不管是黑甲卫,还是厉害的妖兽……对纪宁磨砺剑法都没什么用了。而父亲纪一川又一直没回来,纪一川只好一个人练剑。

    “公子。”秋叶小声道。

    “嗯?”纪宁看向秋叶,秋叶一脸的忐忑不安。

    纪宁皱眉收了北冥剑:“秋叶,什么事?”

    “公子。”秋叶低声道,“春草的父亲,求见公子。”

    “谁?”纪宁一愣。

    “春草的父亲!”秋叶声音略大些,“生父!”

    纪宁惊讶道:“春草有父亲?”

    自己的两个贴身女仆都是奴隶出身,都很小就被买进纪氏西府了。

    “春草呢?”纪宁问道。

    “春草没敢来见公子。”女仆秋叶低声道,“我看得出来,其实春草是挺想见她父亲的,只是她的身份……令她不敢来说。”

    纪宁若有所思点头。

    对,严格说,春草和秋叶都是自己的女仆,生命都是由自己掌控的。当被卖出的那天起,就和她们的父母没关系了。不过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去,将春草的父亲带进来。”纪宁笑着,“既然想要见我,就见一见。”

    “是。”秋叶一脸喜色,连飞奔着跑出去。

    纪宁则是对院外喊道:“春草,进来。”只见院外一个兽皮女仆身影正忐忑站在那,听到公子的声音,只能走了进来。只是脸上满是忐忑难安之色……春草此刻内心是非常的复杂混乱,又激动欢喜紧张,又羞愧内疚不安。

    “公子。”春草看着纪宁。

    “你父亲来,想见就见。”纪宁笑着道。

    “可,可我是被纪氏买下的。”春草咬着嘴唇。

    “嗯?”纪宁眉头微皱,“我的话也没用了?”

    “是,公子。”春草看了眼纪宁,心中满是感激。其实她也感觉到这个纪氏西府中这个最天才横溢,甚至将来要当府主的少年,在对她和秋叶时,并不是像一般的主人对仆人。

    “来了。”纪宁朝外看去,一眼看到院外走进来的两道身影,走在前面的是秋叶,跟在后面的则是一个身材高大穿着黑色兽皮的中年人,这中年人脸上有着疤痕,正低垂着脑袋显得略有些拘谨。

    “公子,人来了。”秋叶恭敬道。

    那疤痕中年人连上前跪了下来,头埋的靠地,双手也是放在地上,恭敬万分:“黑牙拜见伟大的公子。”

    春草见状眼睛都忍不住泛红了。

    纪宁瞥了一眼春草,随即道:“起来吧。”

    “是。”疤痕中年人这才起身,也看到了站在纪宁身侧的春草,父女俩眼神一相对,顿时忍不住眼泪就下来了。

    疤痕中年人很快反应过来,连擦拭了下眼泪。

    “你来我这,有什么事?”纪宁问道。

    疤痕中年人深吸一口气:“黑牙来公子这,就是想要向公子赎回我的孩子‘米娃’。”

    “赎回?”纪宁一惊。

    赎回?

    来到这个世界的这些年,自己有感情的人并不多,而春草和秋叶,纪宁在心中就已经当成了姐姐。

    “父亲。”春草忍不住喝道,一般的奴隶付出一定代价赎回是有可能的,可是纪氏公子什么身份?也是她父亲能赎回的?一旦惹怒了公子,父亲恐怕会直接丢掉了性命。

    同时连噗通一声跪下磕头,“公子,我父亲什么都不懂,还请公子饶过父亲的不敬。”

    “让他说。”纪宁看着这疤痕中年人,“有什么全部说出来,如果你说服了我,我会答应你。如果你说服不了我……哼。”

    疤痕中年人一阵心颤。

    他明白眼前的少年的权势是何等的大,想要拿走他的性命也是轻而易举。不过既然选择来……他就做好了准备!

    “伟大的公子。”疤痕中年人恭敬道,“黑牙会将一切心里的话都说出来。”

    纪宁只是看着他。

    “我黑牙,本是一部落首领的儿子。”疤痕中年人缓缓道,“在一片山林里,我们黑牙部落过着平静的生活,我们圈养着野兽,我带领着部落内强大的战士狩猎着部落周围的一些妖兽……有一天,我们在一偏僻的山谷中发现了自然生长的大量的黍米。”

    “我们整个部落都为之激动欢呼,有了这些黍米,我们部落就好过多了,也能养更多的族人了。然而这消息很快被另外一强大的部落‘血蚊部落’知道了,在一天的清晨,天还蒙蒙亮,很多族人还在熟睡时……”疤痕中年人眼中露出痛苦之色,“他们偷袭了我们的部落,疯狂杀戮我们的族人,我们实力本就远不如血蚊部落,加上又被偷袭。我们一些幸存的族人只能逃跑。”

    “我带着米娃,一路逃跑。一路上经历了大量的生死危机,终于最后逃到了西府城。”疤痕中年人身体隐隐发颤,“可是我深爱的妻子,我的部族兄弟们,他们都死了,我一定得报仇,死也要去报仇。可米娃是无辜的,我希望她活着……所以我将她卖给了纪氏,在纪氏中,她至少能过上稳定的日子。”

    春草在那颤抖着,眼泪不停流着:“父亲,父亲……”

    她忘不了……

    忘不了逃跑的日子,虽然她还小,可是忘记不了一个个亲人死去,一个个同龄伙伴死去。忘不了父亲带着她一路拼命历经一重重危险艰难抵达西府城,当时父亲只是跟她说:“米娃,父亲要做该做的事,而米娃也要好好活下去。”

    “父亲,不要离开米娃,父亲,父亲……”年幼的春草痛哭着。

    当初还是青年的黑牙,咬牙离去。

    他踏上了复仇的道路!

    “我恨。”疤痕中年人身体颤抖,“我想报仇,我虽然算是九牙战士。可对血蚊部落根本不值一提!在我杀死四个仇人后,一头火红毛发的大妖袭击了血蚊部落……当初带领着队伍毁掉我家乡的那个丑陋家伙,也被那头大妖一口给吞吃掉了,血蚊部落因此也灭亡了,幸存的血蚊部落族人也都加入了其他部落。”

    “仇敌没了。”

    “一无所有的我根本无法赎回米娃,所以我成了一个走商。”疤痕中年人道,“历经一次次生死路途,将我黑牙部落逃亡的族人又找回一些,走商队伍越加壮大,我也拥有了财富,于是收拢一些逃亡的人们,建立了一个部落——黑牙部落!而我,则成了新一任的黑牙。”

    “在成为走商期间。”疤痕中年人看着纪宁,“我就和纪氏一些仆人聊过,知道当年的米娃成了纪宁公子你的女仆。”

    “当我建立了黑牙部落,我该做的都做了,我对得起我的父亲,对得起历代的黑牙。”疤痕中年人看着纪宁,“所以我来了,我来见十年来一直做梦都想着的孩子米娃,即便是死,我也要见米娃。”

    “我的米娃,我的孩子,我要和她在一起,她是我黑牙在世上唯一的亲人。”疤痕中年人满脸泪水。

    春草早就泪流满面,在那嚎啕大哭。

    “父亲。”春草直接跑过去,抱着她苦难的父亲。

    “米娃。”疤痕中年人也抱着女儿,他一直渴望着这一天。

    秋叶也在一旁忍不住流眼泪。

    纪宁则是听的唏嘘。

    部落人们和天斗,和地斗,和妖斗。而春草的父亲‘黑牙’也只是其中一个缩影。

    “春草。”纪宁开口,“你想和你父亲在一起吗?”

    春草咬着嘴唇,眼中泪水控制不住,直接跪下来:“公子,请原谅春草!我真的很想和父亲在一起,真的很想!”

    “伟大的公子。”疤痕中年人也连跪下。

    纪宁看着这对父女,长时间的相伴,春草和秋叶和自己早就有了宛如姐弟一般的感情,自己不太想春草离自己而去,但是自己更不想春草内心痛苦:“春草,从今天起,你就恢复自由,和你父亲去吧。”

    “啊。”春草和黑牙都是一怔。

    就这么答应了?

    他们父女可以在一起了?

    “谢伟大的公子,黑牙会永远记住公子的大恩。”黑牙激动跪下感激道。

    ……

    在纪宁的安排下,春草恢复了自由身,而她的父亲黑牙带着她离开了,走时春草还喊着:“公子,春草会永远记得公子的恩德。春草会在黑牙部落默默为公子祈福,将来公子若是路过黑牙部落,希望能来看看春草。”

    “一定。”纪宁应道。

    “我们一定去。”秋叶更是流泪,她和春草的确情同姐妹。

    天,越加冷了。

    纪宁的心思也在变化着。

    春草的离去、春草父亲的经历、翼蛇的袭击、父亲去斩大妖、纪氏内很难有对手来磨砺自己剑法……一系列的事,让纪宁的心思在浮动。

    他有点觉得西府城太小了。

    他想要出去,想要看看更广阔的天地!他想要看看像黑牙部落等一个个部落是如何生存的!他想要像父亲一样去和一头头大妖战斗……他想要在这一片大地上闯荡冒险……

    “宁儿,你父亲回来了。”在下雪的一天,尉迟雪喊着儿子。

    纪宁则是看到,高空中父亲踏着青焰鸟归来了。

    ;

    {飘天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